师涛:民主与方法

Share on Google+

在中国大陆,越来越多的人认同了民主这一人类文明的成果。民主的理论问题可能比较复杂,涉及到政治学、经济学、文化学、社会学、人类学等诸多领域。但民主的方法,从美国的总统选举,到日本的政权更迭,到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对前总统的审判,资讯的日益发达,使得中国大陆的老百姓,从信息被严格封锁、知情权被野蛮剥夺、真相被肆意歪曲、表达权被层层限制的政治桎梏中,有了一定的参照和对比,自省与觉悟:同样是人,为什么我们必须得忍受这样的待遇呢?

好几年前,李鹏在回答国外记者提问时,谈到民主这个话题。该李老调重谈曰:“中国有中国的国情,西方那一套民主不适合中国。”我在采访过程中了解到,许多老百姓在思维方式的惯性的支使下,对此观点却表示理解和赞同。偏偏有一位香港杂志不“识相”,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印度、马来西亚、巴基斯坦这些发展中国家,包括非洲一些贫穷小国也在搞民主选举,搞多党政治,搞全民公决,难道就能一古脑把它们划归为西方吗?”如果李鹏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死抱住“中国国情”(实质上是一党独裁)这个酱缸不放,那么他不是独夫民贼又是什么?

在此前提下,还有一种习惯性思维。那就是:“任何人、任何政党上台都想把国家搞好,就算你当上国家主席,还是一样会这样(党天下)搞的。”这就说到民主的方法问题,也就是说民主的进程及适应的方式。──无论哪种方式,必须让人们有一种基本认识。那就是:

民主首先是一种习惯。

在关于民主与方法的启蒙的讨论中,有这样的看法比较为一般群众所认同。那就是:

(一)在高校中强化业务挂帅,培养和引导民主讨论的气氛,从而淡化党对教育的奴化管理,直至党的组织和影响退出高教领域。需要指出的是,越来越多的高校师生认识到了这一点,并致力于去实践;

(二)加强对新闻舆论从业人员的资讯渗透,以便为将来正确表达事实真相做充分的思想准备。据了解,大量的参加过1989年学生运动学生,已经成为各地各种媒体的业务骨干,但对自由、民主思想及科学精神的理解各有不同。即使在不久的将来新闻逐渐开放了,媒体之间、知识份子之间的思想交锋,必将掀起持续不息的高潮;

(三)通过各方面不懈的努力,促使党的组织管理体系从司法机关淡化和退出,使得司法机关独立于各种思潮、各种党派势力之外,为最终会达到的司法独立和真正意义上的政治稳定做好铺垫。

总之,民主进步,匹夫有责。尽管前面还有许多的路要走,但在未来的历史大审判面前,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问心无愧!”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6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