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彦臣:没有帅方的“军令状”——负发展状况加剧社会贫困

Share on Google+

春节期间,我到乡下老家拜年时,听到了这样的议论:“太没局了的时候,就扔只‘老虎’出来。可是党支部还是那个熊样子,派出所过年前还是往麻将馆要‘修车费’什么的”。

一些村民不断给市(县级)、镇上负责人写信,要求清查十五年未曾公佈的村集体账目。但是,两级政府没给任何答覆,现在已经拖到了第十七年。村里开有三家供村民消闲的麻将馆,警员来查,也查不出什么毛病,但“派出所又查他家了”会影响声誉。于是,麻将馆经营者或是主动给派出所送上几张购物卡,或是答应随时而来的“修车费”之类费用摊派。

负发展状况出现且将持续

百姓认为“习近平、王岐山手中还存着一些‘老虎’,为了糊弄百姓,会不断地扔出一两个来”,但都认为这类动作与他们生活改善愿望没多大关系。过年时,确有困难的人家能得到象征性政府帮助,但改变赤贫状态则想也别想。大年初四在乡下老家,我试图到同宗贫困户去拜访兼调查,但该家院门紧闭。绕到西边坍围墙,发现居室门上连幅喜庆对联也没贴。照实论之,泥土房子根本没有最一般的门框,就算有人送了对联也无处可贴。

官媒打造习近平形象,屡屡提起其知青时代在农村当过支部书记的经历。不幸的是,支部书记这个职位在农村人眼中是十分可鄙的。大约两年多前,我曾听到同龄的农村人对习的言论:“支部书记出身太丢人了!支部书记能有什么好玩意儿吗?”当时,我不太认同此种评价,认为习有农村困苦之经历又是有民主意识的中共早期革命家后人,不会像一般“不是好玩意儿”的农村支部书记。然而,春节临近之前的最高党媒一番“军令状”宣传,着实地改变了我的观点。

官媒说习近平自二○一三年十一月以来立了四大“军令状”,其曰全面深改、作风整改、扶贫开发、从严治党。我比较关注扶贫开发一项。中国即便GDP超过美国而居世界第一,仍然面临增长之后的社会结构改善。事实证明习政治以来,中国社会是负发展的,正像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评价北京大学关于基尼系数的调查报告那样,“说白了,穷人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

北大报告只研究到二○一二年的状况,称该年基尼系数是零点四九;国家统计局应声而言,“二○一四年全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已降至零点四六九一”。就算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来源没任何疑问,北大调查过程也不存在技术性错误,但有一点是很成问题的:接受调查的富人绝对不会把自己转移到海外的资产数据告知统计局调查人员。同样,有中等以上权贵背景的人士或是拒绝接受调查,或是绝不透露由他人代持的财产情况。

城市贫困钳制楼市去库存

官方所有文字与数据的东西都在弄虚作假,以致连基本逻辑都不顾。比如,关于习近平四大“军令状”的新闻报道,乍看起来是习代表“党和政府”向“人民”一方许下的诺言;更深入地研究,则似乎是习权力的下级(如某省委与省政府)向习及党中央立下的保证。

依照百姓听广播评书的情节描述:有将军大言去破阵,元帅则严厉声称“军中无戏言”,将军必郑重回声“愿立军令状”。如果习近平确实是以“愿立军令状”的姿态去做扶贫开发事务,那么,显然这张军令状并没有帅方出现,是“废纸一张”。他只要大言一番,再经媒体宣扬就是了,不用对任何结果负责。

也许有人说我看到的农村贫困只是较小的一方面,不代表城市改善贫困工作没成绩。然而,正是城市贫困程度的前所未有加剧,房地产才无法去库存,中央政策才试图让农民工掏钱买房。别说我这样有异议背景的经济学家对激励农民工买房政策嗤之以鼻,就是体制内的经济学家不相信这个政策的也大有人在。

谋小额贿赂不惜触犯刑法

若说整个中国已是“支书政治”状况,也会有许多人不相信。按官方党建数据看,全国村级党组织处于软弱涣散状态的不到百分之十。而事实上,早已达到百分之七十。官媒虽然公佈假数据,但仍然不得不为一种现象所震惊:村党支部为争得上级对涣散组织的经济资助,不惜造假,不惜自贬为涣散组织。然而,非自贬亦非造假,只是为了争到资助端出实情而已。这个情况仅是中国“支书政治”的一个侧面,更有代表性的是农村百姓对支书的真实看法,是曰“喝着你的酒,操着你的娘,吃着你的肉”。

我所知道“喝操吃”情形大体如此:派出所抓了村中小麻将馆,拿走两千六百块钱;村支书出面“搭人情”要回一千一,主家还要出二百请支书喝顿酒;而在此前,派出所是想退一千三,留一千三,支书则说:“你们不容易,多落个儿,弟兄们喝口闲酒。”放大这个实证,没帅方的“军令状”实在与“喝着你的酒,操着你的娘,吃着你的肉”没任何道德本质的区别。地方财政的窘迫强化了“喝操吃”模式的经济含义,也就是“操着你的娘”那种道德风险因素渐至其次了。

地方财政窘迫不止于“有的地方政府债务连利息都还不上”的情形,更显现于许多公职人员因贫困而谋小额非法收入,到了不顾刑法惩治的地步。比如在江西东乡县,有看守所警员仅为了六七百块钱的一条香烟,让卖淫女进所与在押人员做交易;再比如在广东雷州市(县级),有警员放行家属给在押人员夹带的毒品,尽管相关报道没涉及小额贿赂金额。

凭辛苦挣钱行业前景黯淡

社会贫困人员谋生或争取改善生活的机会,受到了苛刻公权的种种打击,这在微观上加剧了社会贫困程度。仅是电三码载客一项,在去年下半年就发生了深圳运营者被扣车辆而挥刀自残、咸阳运营者被阻而豁命自焚等惨烈事件。这还没涉及农民工为讨薪而爬塔、下跪诸事件。

正当的辛勤做工或经营也难以获得稍好预期。美国《华尔街日报》的两位记者在春节前到上海调查,认为工厂门口馄饨摊生意萧条折射了中国经济放缓的情况。而我对所生活小城市的同类调查表明:品牌类小吃去年获利较往年下降六成,近三成的微利经营者声称二○一七年可能会“返贫”。正月初八,我看到春节前提早关门的一家福建沙县小吃仍未有开张迹象,而本地非品牌小店则大多放过开张鞭炮。

文章来源:《争鸣》2016年3月号

阅读次数:79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