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任志强事件不断发酵,当局始料不及,深恐对政权构成威胁,意欲压住这股势头。在这个关头,民间居然有几个人士也要大家不要掺和这事,令人唏嘘。比较典型的有三个,张耀杰的“不要被牵着鼻子走”,张雪忠的“不要妄议中央”民间版,叶隐的鸣冤叫屈转移焦点手法。下面我一一发表看法。

先说说张耀杰先生的说法。尽管张耀杰先生的帖子并没有直接提到任志强,但其观点也是要大家不要掺和任志强事件。

张耀杰先生以黎学文挺梁晓声的事为例说有点悟性的朋友不要被牵着鼻子走。

什么叫被牵着鼻子走呢?我们是自觉地追求自由民主,我们的所作所为只要是不违背这个目标,那就不是被牵着鼻子走,至于方式方法,那可以多种多样。只有当受到别人的影响而迷失了目标,那才是被牵着鼻子走。

俗话说,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可能会说一些正确的、对社会发展有利的话,但不等于说了这样的话就是完人。甚至日后也可能其行为与其这番言论相悖,但这并不能否定这番话的正确性和积极意义。一般来说,我们只能是赞同、支持某个人的某些具体观点、做法,而不是一味地完全赞同、支持其所有观点、做法。即便是选总统,也只是在对其以往表现没有太大的不满、对其竞选时的表现比较满意的情况下投他的票,而并不等于此后在所有事情上都一定会支持他。不管是平时表现好的还是表现不好的人,对于他们说的那些正确的、对社会发展有利的话,我们都应该仅就其这番言论予以评说,而不应该针对其人, 所谓对事不对人。所以,我认为黎学文之前挺梁晓声在原则上并没有错,至于具体技巧、表达方式,也许有值得商榷的地方。至于梁晓声之后的表现发生变化,那是他自己的事情,那并不能证明之前赞同、支持他那番言论的行为是不当的,是被牵着鼻子走了,这是对他的不尊重。

我们赞同、支持所有正确的、对社会发展有利的言论和做法,并不在意是谁说的、做的。我们不应该因人废言。至于赞同、支持了某个人的某些观点、做法是否会被别人认为你是在全盘肯定、抬高他,这取决于你的表达方式。如果表达方式不恰当,这可以批评、探讨,但不能笼统地说赞同他的这个观点、做法本身就是不对的。

该赞同、支持的就应该赞同、支持,大家都遇事不发声,怎么弘扬正义、追求自由民主?当然,你自己不发声这是你的选择自由,但你不应该不要别人发声,甚至用“像牲口一样被牵着鼻子走”这样的话,这很不合适。

在一个专制国家里,所有维护正义的行为都可能受到当权者的打压,甚至你什么都没做也可能遭到专制机器的侵害,甚至那些为专制集团卖力的人也可能遭到专制机器的碾压,这是专制的属性决定的,并不能完全归结于被专制伤害的人的行为。当然,反对专制的行为受到当局打压的风险更大一些。作为一个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士,反对专制就是其天职,走在这条路上,就难免被当局打压,至于是因为哪件事情受到打压,那是另外一回事。今天、这件事他没受到打压,也许明天、那件事就会受到打压了,除非他什么事都不再做了。 当局的打压往往是“算总账”,即在你做到一定程度、他们认为不打压不行了的时候进行打压。因此,说黎学文仅仅是因为挺梁晓声而受到打压,那是对他之前做的事的忽视。

对于每一个反抗专制而受到打压的人,我们都应该尊重,最起码不要贬斥其行为,至于具体方式方法上,可以用友好、谦逊的态度进行探讨。有些人一贯态度不好,连德国老雷都看不过眼了。张耀杰先生一直是我敬重的,这次说出这样的话,有点让我感到意外。
在任志强事件中,有些人确实是在抬高、美化他,这是这些人的事,请不要把所有支持任的某些言论的人都当作是在抬高、美化他,不要混为一谈。有些幽默的、高级黑的段子,可能有些人是没看懂罢了。

要相信大多数人在了解真相的情况下是有思考辨别能力的,不然我们还要揭示真相干嘛呢?不然这个社会还有什么希望呢?封锁言论就是中共一直在干、一直想干的事情,咱们怎么能去帮他们呢?

对于张雪忠的帖子,我采取逐条回应的方式。

1、你们是否有资格判定双方中哪一方才是遵守党章的真正党员?

——请问你张雪忠又是否有资格判定别人“有没有资格判定谁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别人无非是发表一下看法,其看法是否起决定作用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谁都有权利发表看法。况且,说谁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并不等于说共产党员就是好的,这是两回事。难不成你张雪忠会以“真正的共产党员”为自豪?

2、如果任最终被开除出党,你们是支持好呢,还是反对好呢?

——参与任志强事件的议论,一定要支持他们双方中的一方吗?看戏起个哄不行吗?

3、万一任最终检讨了,他们双方和好了,要共同’加强党的领导"了,你们又将如何自处?

——别说任志强有最终作出检讨的可能,就连自由民主人士也有受到当局的胁迫而屈服认错、反悔的,难道那些曾经支持过他的人就无法自处了?要是担心这个,那就对谁的言论、做法都不要支持了,因为你不敢保证他以后不会屈服、认错。谁知道你张雪忠以后会不会也屈服、认错呢?

就事论事是就这个事而言,既不追朔过往,也不能假设以后。

不管任志强事件今后如何发展,就现在来说,这本身就反映了中共的乱象,多多议论这事,让更多人看到这个乱象,对我们追求自由民主的人来说绝对是好事。即便任以后投降了,与中共和好了,也只能让人们更加看清中共的邪恶。因为只有一个荒诞邪恶的组织才会让这种立场不坚定的变色龙受宠。

4、任最好的朋友潘石屹先生都不说话,都知道不介入他人党内事务,你们怎么就这么不懂事?

——潘石屹怎么做那是他的事,他有他的处境,他有他的考虑,你认为他这样做是对的,那也只是你的看法,你凭什么要求别人都像他这样做?即便你想建议大家像他这样做,难道就不能客气一点说?硬要把介入他人党内事务说成是不懂事?就你懂事?跟谁学的这么一副自以为聪明的德性?在中国,法院也是党的,对案件的审理也是党内的事,你张雪忠去法院打官司是不是介入他人党内的事务?

5、势利乃人之常情,但你们能否稍微有些自由主义者应有的原则和体面,不要太热衷于掺合中共的党内事务?难道你们的脑袋真要让坦克碾一遍才能开窍?"

——请问张雪忠:“不要太热衷于掺合中共的党内事务”,是不是“不要妄议中央”的民间版?

不掺合中共党内的事又怎么把它搞乱呢?现在是谁怕任志强事件升温发酵?

参与这个议题的讨论,本身就是为了让这个事情发酵,让更多人看到黨内的混乱,甚至制造党内的混乱。(注意,是制造党内混乱,不是制造社会混乱,别又给我歪曲、扣帽子。党乱了,社会才能变得更好。)

发表看法就发表看法,干嘛要用这样的语言?张雪忠律师还年轻,不要学得这样子说话,这样只能自毁前程。

对于叶隐,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就把我在微信上回应他的帖子发在这里吧。

“哈哈哈哈,又在以鸣冤叫屈的方式转移焦点,上次是为自己鸣冤叫屈,被俺说了一通,这次变聪明了,变成了为“我们”,可是说来说去还是为被自由派攻击那点事耿耿于怀。有什么冤屈痛痛快快地直说出来好了,大家也好判断到底冤不冤,用不着每到发生焦点事件的时候又扯两嗓子喊冤,好像真是在执行任务似的。”

完 2016.2.28

张耀杰原帖:

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一直有人传播标题为《梁晓声:若再回文革,我要么移民要么自杀》的短文章。我上网认真搜索了一下,发现这句话出自梁晓声2014年1月在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生存启示录》。事实上,早在2011年8月28日下午,梁晓声就在我和张弘、苏小和、刘颖共同主持的搜狐读书会上,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十年之后真是这样,那时我已经七十多了,我有两个选择,要不我移民,我会彻底对这一个国家,这一个民族表示我最大的绝望。要么我自杀,表达我的轻蔑和愤慨。”就是这样一句话,因为黎学文省略几个字并且加上“硬汉梁晓声”的标题公开发布,便引出了一场风波。这场风波的直接后果是:真心诚意赞美梁晓声是“硬汉”的黎学文,丢掉了饭碗。我们几个人付出许多心血的搜狐读书会,也走到了终点。急于证明自己并不什么“硬汉”的梁晓声,却通过一部美化知青生活的软性电视剧《知青》而锦上添花,继政协常委之后,又得到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恩赏。2014年10月15日上午,梁晓声还光荣参加了文艺工作座谈会。我的这篇文章当时曾经发布在多个博客当中,可惜现在已经很难找到。旧事重提,我只想让有一点悟性的朋友,不要总是像牲口一样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2016年2月27日。

张雪忠原帖:

如果任志强先生确因言论而被侵夺公民权利,那当然是我们每个人都不应坐视的因言加罪事件。但现在双方争论的主题还只是"谁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以及"怎样的言行才合乎党章",我真不明白,一些平时与我一样有反党倾向的自由派人士,怎么会那么激动上火。我很想请教这些人几个问题:"1、你们是否有资格判定双方中哪一方才是遵守党章的真正党员?2、如果任最终被开除出党,你们是支持好呢,还是反对好呢?3、万一任最终检讨了,他们双方和好了,要共同’加强党的领导"了,你们又将如何自处?4、任最好的朋友潘石屹先生都不说话,都知道不介入他人党内事务,你们怎么就这么不懂事?5、势利乃人之常情,但你们能否稍微有些自由主义者应有的原则和体面,不要太热衷于掺合中共的党内事务?难道你们的脑袋真要让坦克碾一遍才能开窍?"

叶隐原帖:

又话说,很多人因为言论被删号,被喝茶威胁,被骚扰驱赶,你们支持过吗?又话说,我们只不过提前几年看到了现在的形势,遭到了数以十万计的自由派而不是五毛围攻,他们的手法比五毛还肮脏恶毒下流,你们什么态度呢?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