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爱的达赖喇嘛:

我不得不告诉您,在我少年和青年时代的印象里,您是一个剥人皮,剔人骨的妖魔。仅仅这一点,也许您猜到了我是一个汉人。是的,我在中共的教育体制下长大。199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踏上了西藏之路。那一年,我第一次看见了您的照片(秘密地),您慈祥尊贵的面容,使我对中共的宣传产生了怀疑。

那一年的吉祥天母节,我早早地到了祖拉康,吉祥天母的面罩打开了,灯光里,当我仰视女神的时候,突然,我的背后响起了歌声。那是一个老人忧伤而激越的歌声。在松赞干布的佛殿前,她一边唱,一边把酒倒进松赞干布像前的酒坛里。四周的男人、女人、甚至小孩子,立刻和着老人唱了起来,警察来了,他们的歌声更加嘹亮……“是在颂赞达赖喇嘛啊!”一位僧人悄悄地告诉我。

那天,我从旅馆里搬了出来,住进了帕廓街冲赛康一户从前的商人家里。1959年以前,这个家庭的女主人,在平常的日子里,身上的饰物也要价值三、四万人民币,现在她仅剩下了一两件换洗的衣服。连祖辈留下的老房子,也被拆迁了。换来的新房似乎比过去多了一些光线,但是,空间小了二分之一还多,又没有上下水,公共卫生间说堵就堵,忍无可忍的气味,甚至串到了帕廓街上。对中共的掠夺,这位女主人从没说过一句怨言,她在不停地说着另外的语言,声音很小,我仅能看到她的嘴一张一合。我以为她在念六字真言,希望来世更好。可是,有一天,只剩下我们俩人的时候,她看了看空无一人的窗外,说,她在为您念长寿经。

1999年4月,我第二次到西藏,住在山南地区扎朗县吉汝乡日直卡村的一个农民家里。那里没有自来水,也没有电。每天早晨,家里人沉重地到河边背水,晚上,连小孩子也坐在微弱的油灯下捻羊毛。卖氆氇,差不多是村里人唯一的生活来源。我们的食物很简单,土豆,是一日两餐(不包括早餐的糌粑)的奢侈品。可是,在楼上,光线最充足的房子里,挂了一张镶着精制的镜框的您的照片,镜框的上面挂着一条长长的白色哈达。

后来,我选择了在西藏工作。作为一名编辑和记者,我有机会接触了一些在中共机关里工作的藏人,亲眼看到了他们中一些人的家里最秘密处供放的您的照片和从没有熄灭的酥油供灯。

是的,您不是藏人的敌人,而是藏人的父亲,是藏人慈悲和幸福的源头。是益西诺布——藏人的如意珍宝;是衮顿——永远在藏人呼唤您的时候,出现在跟前;是嘉瓦仁波切——至高无上的法王和最尊贵的珍宝……显而易见,中共政权不是解放了西藏,而是抢劫了西藏,不是播种了幸福,而是在制造苦难。

倾听您在美国维斯康辛洲麦迪逊的讲座,我感慨万千。那有如大海一般的佛学知识,经过您循序有致、由浅入深地阐述,奇迹般地成为雨露,滋养和清新著听众;您尽其所能地回答大家的每一个问题,关怀每一个微不足道的个体的痛苦和哀伤;尤其当有人提问有关中国和西藏的问题的时候,您总是虚怀若谷地强调中华民族优秀的一面,鼓励藏汉民族之间友好相处……和中共的邪恶、阴谋、腐败、独裁相比,您的悲悯、透明、清廉、民主,将受到时间的检验。

五十多年来,中共在西藏的残酷殖民统治,挑起了今年三月遍布全藏区100多处地点前所未有的和平抗暴活动。可悲的是中共领导人不仅没有就此反省和调整治藏政策,而是居高临下地给您规定了“四不支持”为对话前提,把摆在眼前的白热化的西藏问题,变成了您个人的问题。其本质,是在掩盖甚至抹杀西藏问题。目前,西藏已成了一座大监狱。据说在拉萨,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便衣,军队开进了最偏远的乡村,所有的外来电话(尤其国外电话),受到严密监控……

西藏的文化博大精深,古老而又先进,我在藏人身上早已看到了它美妙的传承:虔敬,善良,感激,给予;中国五千年文化,留给汉人的是什么呢?当然不仅仅是精华。而中共政权又在淋漓尽致运用那些糟粕,束缚和扼杀藏人那独一无二的对人类绝对有益的传承!二十一世纪,当人们正在穿越国家的栅栏,共同追寻自由、民主、人权,尊崇民族文化个性的时候,这种令人发指的殖民行为,恰恰是这个世界最无法接受的肮脏物。在中国,越来越多的深刻而敏锐的知识分子,正在看穿中共,公开地表达他们在西藏问题上的独立见解,强烈地要求结束专制统治,实行言论自由和媒体开放,撤消以“分裂祖国”为罪名对您的指控,并要求以“尊重、宽容、磋商和对话的方式解决西藏问题”。

近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改,似乎使中国出现了“大国崛起”之势。事实上,不过是“中国在加入世界潮流的同时,搭上了全球化的便车”。道德沦丧,已蔓延到了中国最偏远的乡村,作恶和糜烂成为时尚。在这种情况下举办奥运,必然与奥运精神相悖。“表面的繁荣无法掩饰内在的空虚”。改革恶政,已成了摆在每一个中国人面前的事实。如果中共领导人继续在西藏问题上骄横跋扈,威逼和践踏藏人,欺骗和误导中国民众,否定您在世间无法替代的和平价值和无与伦比的精神贡献,固守“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反人类逻辑,其末日会在不远的一个早晨突然而至。您一定会回到您的土地!当您和苦难的藏人团聚的时候,敬请您慈悲的光芒,也眷顾罪孽深重的中国大地。

愿您慈悲的航船永驻人间!

一个同情藏人的苦难并对您怀有无限崇敬之心的汉人:朱瑞

写于2008年8月8日

(此文首发在唯色的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