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七日,自一九四九年以来海峡两岸分治六十六年后首次领导人会面的“习马会”,在全球注目之下顺利落幕。这正应证了那句谚语,“政治没有什么绝对不可能的事,而是有着无限可能性。”因为马英九即将卸任,他在任内多次表达希望能与大陆领导人会晤的愿望,却一直未能实现。他所期望的去年北京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能与习近平见面,也终未成行。因此今次两岸最高领导人在新加坡的正式会面,确实称得上极其出人意表且极具震撼性。

今次习马两人的会面,也是二十世纪上半叶国共内战以来两岸最高领导人的首次会晤,因此政治意义不言而喻。放在当前的时代背景之下审视,时机正值台湾即将在两个月后举行总统与立法院大选,马英九的总统任期也仅剩下最后半年左右,执政的国民党很有可能会在明年初的大选中失去政权;而大陆最近几年来在国际上快速崛起,但是大陆仍不放弃以包括武力在内的任何方式解决两岸问题,加上台海关系很大程度上牵动着亚太地区的局势。这些因素合在一起,使得今次他俩的会面广受两岸及国际社会的瞩目。

马英九即将于六个多月后卸任,今次能与在新加坡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虽然只有数小时,但实现了他任内最重要的政治议程之一。今次两岸领导人的“闪电式”历史性会晤,因为北京当局同意会面定位为“领导人对领导人”,被专家学者及媒体评论人士解读为北京已承认“一国两府”,北京当局的两岸政策出现大转弯,但大陆官方并没有明确表态。今后,倘若两岸政府对等交往成为常态,甚至能被民进党执政后继续沿用,两岸能否发展出“一国两制”以外的交流新框架,尚待时间检验。

但不管怎么说,大陆国家主席愿意在第三国与台湾总统以两岸领导人的身份,以“先生”互称都不称官衔,进行正式会面和交谈都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这样的两岸领导人平起平坐实属前所未见。至少,双方领导人无需躲在两党党魁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身份背后,这也显示出大陆当局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台湾是个政治实体的现实,接受了台湾当局是平起平坐的政府,而不是中国大陆的下属或特区。可以说,今次会面展现出的弹性及灵活性,在过往的两岸交流交往中是从未有过的。

虽然今次两岸领导人进行了一九四九年以来的首次会面,对两岸关系发展有着里程碑的意义,然而人们普遍认为这对台湾政局影响有限。基于国民党近年来的声势,以及台湾当前的政治氛围,导致国民党选情低迷,处于颓势和劣势,今次会面扭转民进党胜选的可能性很低。可以说,大陆方面大胆迈出两岸领导人历史性会晤的一步,到底能否帮助提振国民党选情,或是反而有利于民进党的选情,这些最终必定由台湾民意趋向来裁判。

虽说这场会面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但也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就大陆方面来说,北京本有一些可展现对台善意的举措,且外界也多有期待,然而却不见行动,比如北京可同意“陆客中转”(即大陆赴欧美旅客可在台湾的机场转机,顺便带来商机);比如撤除或减少对准台湾的上千枚飞弹等;又比如,目前北京方面坚持不将台湾竞争力较强的四大产业(汽车、石化、工具机、面板)列入免除关税清单。其时,北京方面可通过这些举措,让目前台湾不景气的经济情势稍有改善,进而改善台湾民众的生活。然而北京既未有所作为,也未作出某些承诺,甚为遗憾。

再来看台湾方面。此次两岸领导人的首次峰会,全由马政府高层主导。评论人士指出,恐怕连国民党中央事前都毫无所悉,更遑论立法院和在野党,因此不啻是一次秘密外交。在国民党极有可能即将下台前夕,在台湾的民主体制下,马政府舍弃朝野沟通与民意徵询,不事先寻求社会上的谅解和支持,可以说这种做法近乎于独断专行,实属不智。无论如何,这种做法隐瞒立法院这个民意机构,未通报具有相当民意基础的在野党,无疑背离了民主决策的公开透明与负责要求,确实对台湾的民主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

我注意到,台湾陆委会主委夏立言日前表示,希望两岸领导人在“习马会”后能将见面制度化。这当然是一个良好的愿望,倘若今后两岸领导人见面真能成为常态,那就意味着两岸关系和平稳定,相信这是很多人的愿望。但如果明年民进党赢得大选,进而上台执政,很有可能该党不会轻易萧规曹随,因为这一两岸领导人会面的先例,并无法律上甚至道义上的约束力。今后两岸关系何去何从前景如何,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写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