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臣有关政府与媒体言论

媒体姓啥?对媒体姓党的天朝来说,是一个民众想问而无处问也不敢问的世纪难题。

再看看天朝邻国日本的媒体现状,大自新闻界全体,微至一个记者应该怎样扛起道义,也许会得到某些启发。

日本的国会议员并不好当。宪法有明文规定,国会的开会时间很长,一年要开一百五十天,而不是仅那么两星期的走过场、蒙混过关地表演一下就算了事。国会期间,有许多议案要商议,而对一个议案的通过或者否决,需要反复旁证、再三论证和多方考证。所以,仅有举手、当花瓶、盖橡皮图章的功能是无法过关的。而且每天会议的全过程都由NHK作实况转播,开会时,国会议员、政府官员的一举手一投足都在国民的眼皮底下。

却说今年二月初,在讨论本年度政府预算时,有一在野党议员向政府内阁成员提问:“如果电台、电视台的节目出现了(政治性的)出格问题时该怎么办?”

对此,政府总务大臣、安倍首相的亲信高市早苗回答:“如果反复出现了政治上有欠公正的报道,经劝告依然无效的情况下,政府可以行使使之停播的权力。”

若把这句官话简略一下就是,政府可以干涉媒体。她的这一发言在第二天的各大报见报后,立即引起了反响。一个叫“话语广播组织”的市民团体和另一个团体“日本记者会议(JCJ)”发表声明抗议“这是对言论、表达自由的攻击性行为,无法容忍”,并要求她辞职。

但是,之后的高市大臣依然态度不变,表示她的答辩并没有什么标新立异之处,仅仅沿袭了历代大臣的说法,并振振有词地补充说,自己的论点符合法律程序。

根据日本广播法规定:媒体报道应该有政治上的公平;不违背事实;在意见有对立的问题上,尽量从多角度来阐明观点。对此,生活在日本的我们这些外国人也能深感日本媒体信守真实报道,具有独立性和权威性,且毫不造假。媒体文责自负不受政府的左右,同时稍有错处也立即作更正说明,力争新闻报道的公正详实,高度透明。而且,在不违背事实真相的同时,也保持着各自的特色、观点和立场,从各自的角度来满足不同层次的视听者的要求。因为此,媒体有信誉、能信赖,视听者能按自己的喜爱来选择频道、报纸和杂志。我觉得这既与有一个受到宪法保障的大环境有关,同时也与长期以来政府对媒体比较容忍、相对宽松有关,几乎听不到政府有强制媒体作什么的暴力举动。

所以,高市大臣的如此答辩便格外引起舆论和民众的关注。

高市大臣之所以能态度强硬,很多原因还是自首相安倍上台以后,想让媒体进一步参透政府观点,有意无意地干涉了媒体。比如两年前执政党借某电视台报道执政党的经济政策有所偏颇一事造声势,向在东京的主要电视台发出通知要求改善。甚至去年NHK等电视台还受到了政府在行政上的指导等,为数虽不多,影响却很大。

对此,当大臣的答辩一出,便有媒体理论专家分析警告说,这并不能简单地被看作是政府官员对媒体的单方面的斗气行为。一旦让政府对媒体的限制被容忍下去,长此以往将有可能间接地造成对国民言论的控制,战前的历史有过这样的教训。如果媒体对政治就此屈服了,国民日常的生活自由也会渐渐受到侵蚀。

媒体界捍卫新闻自由

面对政府内阁成员的这一强硬态度,以长期在媒体工作的敏感,日本媒体的巨头们也感受到了这一危机,均认为这是政府对新闻报道的干涉,是对言论自由的威胁,是言论钳制行为,于是,开始奋起反击。比如,田原总一郎就是首先站起来的一个。

田原总一郎,去掉他许许多多的桂冠,可称得上是日本电视电台的掌门人。这次由他组织新闻界的其他五位大亨,于二月二十九日举行了一个记者招待会。田原一开口就说,“高市大臣的发言令人感到羞耻,所有电视台的所有节目应该立即提出严厉抗议才行。可惜,很多电视台的很多电视节目什么也不说。”田原并严正指出,“所谓(政治上的)公平性并不是由权力(机构)来权衡的”。这些著名媒体人的声明一致认为,高市大臣的发言有违宪法和广播法的精神。因为政治上的公正性与一般的公平公正不同,不能由权力(机构)来判断。媒体的结论是“谁也不去监督的权力终将不可收拾”。

从今年四月的新年度开始,一些敢直言的电视主持人被无缘无故地调离岗位。比如,在TBS电视台主持《新闻二三点》的岸井成格先生,NHK《特写现代》的国谷裕子女士,电视朝日《报道站台》的古馆伊知郎先生等。有社会责任感、有骨气、敢言敢说的媒体人不得不辞职,正好说明作为广播事业的经营者受到这些无形压力而作出的自律行为。

就此,岸井先生认为,政治上的公正性为什么不能由权力机构来判断,原因是政治家或者官员们为了某种利益关系在很多重大事件上往往采取沉默、隐瞒不报,有时甚至说谎的态度,所以,仅仅播送政府所言所行才是真正的有欠公正。他断言,权力一定会走向腐败而最终难以收拾,谨防他们走过头才是新闻工作者的职责,才是新闻的公平公正。

另一位资深的电视主持人鸟越俊太郎先生批评大臣的发言有违受宪法保障的新闻表达的自由,即“新闻是民主主义发达的脊柱”这一精神。他说广播法是吸取了战争的教训,为排除政府干涉和确保广播的独立性而制定的。所以他认为,高市大臣发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媒体的恫吓,显示出政府想把手伸向媒体的意图。本来应该是监督政权的媒体,现在反过来有被政权监督的危险。

池上彰是一个相当有名望的资深记者、电视主持人。以前在NHK工作了多年,由他主持的时事新闻节目,在对时事作解释评论时,明瞭有益,深受视听者的欢迎。自他从NHK退休以后,民间电视台都抢着请他。

中共党媒成言论自由反面教材

这次虽然池上彰没有参加由田原总一郎召集的记者招待会,但是他在《朝日新闻》专栏上撰文评论了高市大臣的答辩,说这样的政府行事是在步中国政府的后尘。如果是在欧美民主主义国家,政权早就被推翻了。池上彰的话语一出,便有粉丝跟帖赞同:媒体就是要对权力机关严加把关,不可放它出笼。

池上彰的观点实在有理。看看只有党媒存在的中国的“两会”即可明晓,所有新闻、舆论导向都偏向政府一方。中国“两会”期间,冠冕堂皇地坐在代表席上的莫言、冯小刚等噤若寒蝉,让人深感鲁迅、胡适精神不在的悲哀。也许他们是出于万般的无奈,但是可否扪心自问,作为一个文化人的职责在哪里?

所以说,当媒体成了某个政府、某个政党所专用的喉舌以后,民众的声音即会被无情切断。四十多年以前张志新被割掉喉管不让发声的血淋淋的场面依然清晰。

文章来源:《争鸣》2016年4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