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文:法理大倒退:“文革的土壤与锐器”就能推翻基督的十字架?

Share on Google+

2015年12月9日中共前退休部级官员、现任中山大学教授于幼军在他的“反思文化大革命”(文革)讲座中,当有学生问到:“文革有死灰复燃的可能吗?” 于幼军回答:“文革的土壤还在,特别是人们还没有理性、深刻认识的情况下,文革有可能会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部分重演”。

是的,只要提到令中国人生死浩劫的“文革”,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50年前,在毛泽东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主体理论推动下,红卫兵、造反派这些所谓的革命闯将们采用的三大中国红色“锐器”,即:“文攻、暴力、制造冤假错案”来祸国殃民的罪恶!

首当其冲的就是对中国基督教的打击。那时的中共的政策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宗教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工具,要逐步削弱以致最后消亡宗教活动”。因此,一九六六年八月,副总理兼公安部长、中央宗教组组长谢富治向红卫兵下达了 消灭宗教的命令,全国各地红卫兵开始查封和捣毁教堂和寺庙,官方认可的“三自”教会的神职人员也被抓捕、批斗,中国教会遇到了灭顶之灾。在那些最惨烈的文革岁月中,中国基督徒殉道而死的人数、受迫害坐牢、劳改、被揪斗的人数更不计其数……. 所以,江青曾经很得意地对外宣称,中国的基督教已经进入历史博物馆了。

五十年后的今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已成为中国人甚至全世界人民“口诛笔伐”的罪恶样板;但是中国的基督教却方兴未艾,基督徒人数约已高达七千多万,几乎是全球基督徒人数发展最快的国家!

然而,面对基督教在中国的迅猛崛起,中共这个以无神论为依托的体制出于对基督教一贯的敌视和危机意识,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对中国基督教更为严酷的打击。于是,“文攻、暴力、制造冤假错案”的文革“锐器”首先被中共浙江省政府从2013年起“大鸣大放”地拿了出来,在三年多的时间里,他们肆无忌惮地强拆基督教教堂、特别是强拆教堂的十字架、抓捕反对暴力强拆十字架的信徒、三自教会的牧师、维权律师。并且这场整肃基督教的政治运动似有越来越猛烈的趋势正在向全国各地扩张。就如同海外基督教人士所说:“自2014年以来中共在浙江省各地开展的强拆十架运动,实质上是以无神论政权政治化的思维、以惯用的文革斗争方式,对中国基督教实行的大围剿;这让国际社会再次意识到了那抛弃法与理的革命造反派们又出现了.
让我们来看看这些文革斗争方式的再运用吧:

“文攻”中国基督教

2014年五月,在中国发布安全蓝皮书中说:“宗教渗透对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安全造成了极大威胁,对中国国家安全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必须引起高度警惕。”

而基督教协会总干事阚保平撰文指责哥德式教堂 “是殖民主义时期的教会记忆”“俯瞰全城的教堂高度反映了教会凌驾于社会和教会之上,是要在社会中掌王权、坐首位的思想,这种思想是要被批判的。”

以上两段对中国基督教的批评,与“文革”时期对基督教的敌对政策、攻击诽谤有区别吗?此外,还有一些媒体就如同他们一样,在这两年多来对中国基督教的发展现状,都声嘶力竭地进行了措辞严厉地“口诛笔伐”的批斗,接着就是“暴力”上场了.

“暴力”强拆教堂十字架

众所周知,中共浙江政府在强拆“十字架”的过程中,派出的是手持刀枪的城管武警防暴大队,他们粗暴摧毁十字架、暴力殴打守卫十字架的信徒!所制造的混乱、流血场面就是造反派打砸抢的嘴脸!他们或用现代巨型吊车把鲜红的十字架从教堂顶部拆卸后重重地摔碎在地上;或是直接在教堂顶部纵火焚烧十字架;有的则用大锤敲碎十字架……从2013年开始直到2016年一月,中共在浙江全境内已强势拆毁1800多个十字架,并且一次次地暴力殴打、镇压了很多手无寸铁的护卫十字架的基督徒。

因此,有中国基督教牧者的代祷信说“强拆十字架是庚子教难近100年以来,对基督教会最具系统性、针对性的迫害,是最大的中国教会之教难”!

(庚子教难:1900 年庚子年间,义和团杀害了两万多名中国基督徒;241名外国宣教士殉道)。

“文革的土壤”“ 文革的锐器”能摧垮十字架、改造基督教吗?

于幼军说“文革的土壤还在, 文革有可能会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部分重演”。

在这里,请问什么是“文革的土壤?”于幼军是不敢回到的。但很多人都清楚,“文革的土壤”就是统治者的意志要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不承认、不尊重人的权利、人的基本尊严,从上到下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章“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

但浙江政府以武力强拆将近两千个基督教的十字架,10多名反对官方拆除十字架的牧师、律师、信徒被拘押;这充分说明了中共官员并不把遵守中国宪法看的有多重要。所以,在中共官场上所盛行的三个基本法据说是这样的:领导的看法、领导的想法、领导的说法。而法治基本状况据说是:严格立法,普遍违法,选择执法。

于是,浙江各地不少大小官员为了讨好上级领导,为了捞取晋升嘉奖的资本,他们互相间开展竞赛,比谁拆十字架拆得多,拆得快,他们毫无顾忌地践踏基督徒的信仰、诋毁基督教的文明。这些中共官员就是“文革的土壤”,只要有最高领导的决定、红头文件的指示,他们可以随时一边大跳“忠”字舞;一边动用所有的权利摧毁不服从他们意志的宗教信仰!

面对严重的一波波的信仰逼迫,三年多来,很多的基督徒均以和平、理性、忍耐的方式表达着高举基督十字架的心志,但中共浙江政府仍然一意孤行地继续延用五十年前的“文革锐器”暴力打击、设立罪名迫害那些被迫奋起抗争的基督徒们!

“近期将有罕见的严寒冰冻要临到杭城,请大家务必靠主恩典安康地渡过。崇一堂的处境也正将经历前所未有的、令人寒心的试炼••••“这是世界最大的华人教会杭州“崇一堂”主任牧师顾约瑟在完全失去自由前留给信徒们最后的信息。

顾约瑟牧师是中国官方基督教协会常委、浙江基督教协会会长。此前,顾约瑟曾公开表示反对浙江当局从2014年开始强行拆除基督教堂十字架的做法,并在2015年以协会名义发表声明说,不会在反对官方拆除十字架的立场上妥协。1月27日,他被当局从家中带走。2月6日,杭州公安局正式以“挪用资金罪”逮捕了他,目前他被关押在杭州看守所。尽管被按上了这样的罪名,国内外的舆论、教会的信徒一直认为:这不是一起孤立事件,顾约瑟牧师遭到拘押的真正原因,可能于2014年7月10日顾牧师所领导的浙江省基督教协会发表了强烈要求停止强拆十字架的公开信有关。虽然是全国基督教常委级别的官员,但他一旦抗拒中共的意识,那他就必被罗列罪名遭逮捕法办!这就是中共的政治规矩—打压一切异己,从50年前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到50年后的全国基督教常委顾约瑟,他可以说是过去50年来被当局打压的官方最高级别的基督教会领袖,因此,中共此举表明中国的法理在大倒退;中国基督教界又遭遇了“文革”时代极左政策的整肃。

现在,浙江政府的肃教行动表明上已经是「战果」累累,但基督教存在二千多年了,全世界都知道,基督教的文明与昌盛的历史后面是一部被多少政治势力、宗教势力残酷迫害的血泪史!但基督救恩的十字架从来就没有改弦易辙过,1900年,慈禧太后怂恿义和团闹出庚子教案后,中国的基督教更为发展了;中共建政时基督教徒约七十多万,经过文革的镇压,八十年代教徒增加到七百多万,六四后的九十年代至今信徒逾七千万,所以,这次中共浙江政府再现以“文革的土壤”“ 文革的锐器”摧垮十字架、改造基督教,也难免会遭到同样结局:中国的基督教将会有新的大复兴!

来源:作者提供

阅读次数:1,28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