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C【博闻社】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凯克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裴敏欣认为:中共持久性胜过从前的证据因素都不存在了,统治精英的普遍腐败说明衰落已经开始,到2030年,要维持专制,即便不是不可能,难度也会很大

裴敏欣曾著有《从改革到革命》(From Reform to Revolution)、《中国转型的陷阱》(China’s Trapped Transition)等书。他将出版《中国的权贵资本主义:政权衰败的动态》(China’s Crony Capitalism: The Dynamics of Regime Decay)一书。

裴敏欣就新书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阐述了前述观点。

报道中,裴敏欣承认,1994年出版《从改革到革命》一书时,虽然谈的是共产主义的灭亡,但他的确是乐观地认为,经济改革会削弱控制,最终引起变革,但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这个假设太过简单,没料到经济上的成就,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加强统治、阻碍政治变革。

但在2006年出版的《中国转型的陷阱》一书中,裴敏欣​​得出结论,一党执政的掠夺本质,让经济上的成功不能长期持续,在这种管治体制下的经济现代化,也注定会失败

他在接受专访时说,其他分析人士认为中共执政持久性胜过从前的证据因素都不存在了,“经济增长在放缓。由于用来制约政治内讧的规则已经土崩瓦解,党内一片混乱。北京的外交政策导致中美关系走向冲突。因为环境恶化、公共服务差、社会不平等、腐败盛行,中产阶级的默许开始消退了。”

裴敏欣指出,证明政权衰落可能已经开始的最重要证据是“统治精英的普遍腐败”,“意识形态的衰落让共产党失去了使命感和调动普罗大众的重要工具。通过镇压来维持一党统治的经济和道德成本,也达到了难以持续的水平。”

裴敏欣认为,接下来15年中,如果中国继续发展,即便速度大幅放缓,到2030年时,要维持目前的专制,即便不是不可能,难度也会大很多。他认为,目前以收入和受教育程度来衡量,中国已经达到了中等发展水平,“过去40年里,有可比性的国家都在这个水平上过渡到了某种形式的民主”。

对于中国的转型,裴敏欣认为,可能性更大的方式是“从有限的改革开始,再激化’改革式革命’”。

裴敏欣还说,“历史并不令人鼓舞”,“摆脱专制虽不是达到高收入的充分条件,却也是一个必要条件”。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