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天天在挖山,很累,人也见老。五十岁的时候看上去象八十岁,八十岁的时候,老得都不成形了。终于有一天,愚公快死了。死前,他手上捏了一把土对儿子说:送葬的时候顺便把土带过去,死一个人带一把土,死十个人带十把土,子子孙孙,没有穷尽……愚公的话没说完就咽气了。

愚公年轻的时候有两座大山挡住了他们家的出路,一座叫太行山,一座叫王屋山。太行山挡住了前门,原来愚公家门是朝外开的,可一推门就被太行山挡住了,只有一条缝,愚公家的狗也要侧着身子才能过。愚公很聪明,虽比不过曹沖称象,司马光砸缸,但他非常爱动脑筋,当年差点被皇帝评为“十大杰出青年”。他想了五年想出一个好办法,他决定把门朝里开。这一动作,不但解决了门口的空间问题,更主要的是外面的男野狗们也有机会挤进来串个门,聊聊天。愚公抽着旱烟袋,高兴地对大家说,前门的事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后门的事还烦着我,你们看这王屋山不知怎么长的,那大块大块的石头都长到咱后院。愚公他爹在世时请风水先生看过,认为只有前门没有后门会阻止财运融彙贯通,风水先生认为最好别在这儿造屋,换个地方也比此地强。愚公他爹的智商实在不怎么的,坚持要在屋后开个后门,形成风水上的“通”,愚公他爹在开后门时突然又萌发了既然在挖山开门,为什么不把这两座山移掉,一劳永逸呢?

愚公家的位置相当独特,它被太行、王屋两座大山紧紧地夹在中间,它象两只鼻孔下,一点没擦净的鼻屎,又象淘米时被挑出来的小石头,一不留心就被扔在了这个地方。愚公死后几十代的子孙们没有一个问过,“为什么祖宗要在选这个地方建家呢?”愚公的土屋中央,供了一把愚公用过的锄头。因为离县城太远,所以没法去照一张遗像。锄头上方立了愚家的家训,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家训,最著名的是《朱治家训》,它告诉后代们如何做,怎样行,家训写得工整对仗,显示出朱家深厚的文化气息和教育基础。愚家不一样,他是乡下人,粗人,所谓的家训无非是平时骂小孩的粗话,家训是写在墙上的,“不可晚起,不许偷懒,不论多苦,不管多累,两山不除,愚家完蛋。”这个家训简称“四不一没有”,比台湾的“四不一没有”整整早了二千八百年!

太行、王屋两座大山位处晋东,如何搬掉这两座大山的确使愚公想了好长一段时间。山可以挖掉,可土往哪儿放呢?把土送到新疆去,那地方是沙漠,需要土,地方也够大,可是路太远,来回一次要20年。但从挖一点就会少一点这个科学理论来看,再乘以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基数,等于不但可以挖掉两座大山,还可以在山的地方造一个海。但时间需要十亿年。愚公虽然姓愚,但不蠢,他决定在附近解决土方问题。

挖掉太行王屋理由非常简单,只是愚公在山里待的时间太长。听说山那边的小镇很热闹,初一、十五赶大集,初三、十八赶小集,愚公他爹活着的时候带他跑了三天三夜去过一次城里,真的是让愚公开了眼界。城里的男人穿长袍,哼着小曲,女人走着碎步,擦着胭脂。愚公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看的他眼都发直了。当时就发了毒誓,一定要挖掉两座山,这样他天天可以上城里玩,听说巷子深处还可以唱卡拉OK,洗三温暖澡呢。

挖出的土往哪放?这真是个大难题。太行、王屋的东面是狼牙山;南面是中条山;西面是吕梁山;北面是恒山和五台山,真是山山相扣,山山环绕,山山叠嶂,山山拥抱。把土送出去是绕不开、避不过这些高山大川的,可愚公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一定要做成这件事,搬掉大山上城里。后人们对愚公的计划进行深入的研究和论证认为是不可能的,为这个命题还涌现出一大批博士后。土方问题,愚公没有解决,愚公的子孙们也没有办法解决,就象人们有能力抽干大海,但水存放到哪儿?愚公耍了个小聪明,他朝东走十二里,朝南走百里,再朝西走三里,发现一处低洼地,愚公决定现把土放在这儿再说,虽然离亿年大计有些距离,但可解决近百年问题。谁知道愚公选定堆土的地方,千年后居然成为革命圣地!此话后表。

愚公死了,愚公的子孙们一代一代也死了,根据祖训,他们睁开眼睛就是挖山,闭着眼睛就是睡觉,愚公挖山为了方便去城里玩玩,子孙们挖山显然已经不知是为什么挖?挖了干什么?挖了有啥用?挖到第八十代时,太行山、王屋山的树和草都被挖光了,浮在岩石上的土,就象家里的灰尘被扫了一遍,露出了青面獠牙的岩石。此时的大山已经没有往日好看,森林不见了,鸟儿不唱了,一场不是怎么大的雨就把愚公的子孙们一股脑地沖到了山外。有一天,八十一代问八十代:“爸爸,我们挖山是为住到城里来,或到城里方便些,为什么我们不从山里搬到城里住?这样就不必去挖太行山、王屋山了,我们有力气,有时间去做点更有益的事。”八十代随手给八十一代一个耳光:“凡是祖宗说过的,我们就要照办,凡是祖宗做过的,我们就要照做。祖宗的遗训是我们的领导核心,祖宗的思想是指导我们的理论基础。挖山,是我们对祖宗的尊重,是我们孝敬祖宗最好的表现。”“可是爸爸,虽然我们遵循了祖宗的足迹去干,但我们得到了什么好处?每天挖山,每天运土,我们没好的吃,没好的穿,几十代人这么辛苦,我们得到了什么回报?饥饿、贫穷、痛苦。和外面世界相比,眼睛睁着你总看得见吧。”

这是一个历史的分水岭,八十代扛着锄头又进山挖土了,八十一代留在了城里。重新进山的这一代活活累死在山里,没进山的一代在城里延绵不绝,再也没有一个人去挖过山。他们在城里过得好好的,有的做了干部,有的做了科学家,有的甚至把“愚”这个姓也改了,总之没有人再想到进山去搬掉两座大山。突然有一天,不知是化学反应,还是物理反应,愚公的阴魂在他们世世代代堆土的地方发酵了。挖了上千年,天天挖山,月月运土,倒也堆出了一座像模像样的小山,山名叫“虎头山”,在晋东南昔阳县境内,属大寨大队管。大寨人发扬了“愚公移山”的精神,在虎头山摆开了战场,这回折腾得更厉害,闹大了。过去是愚公一个人带领一家玩。今天,是大寨人带着全国、全世界的人一起玩。虎头山上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一排排当代活愚公挥着锄头,唱着《语录歌》。自来水厂搬来了大管子,喷的,淋的,浇的,洒的,活生生地把虎头山这块荒地变成了水田,小孩们兴奋得脱下裤子往田里撒尿,“哗哗”地直响。活愚公们眼里放着蓝光,人定胜天!

大寨人是不是愚公的后代?理论上是,血缘上不是。大寨人玩了十年,入不敷出,不玩了。全国的愚公们也不玩了,觉得这是亏本的买卖。大寨愚公顿时像被人贩子卖掉的婴儿,孤立无助,任人摆布。但真正的愚公后辈们没闲着,他们召开了《愚家第一届国际省亲会》,很多愚家人从世界各地赶回来开会,连非洲的都有。他们爬了五天五夜爬到了太行山、王屋山的中间,祖宗战斗和奋发过的地方。过去爬了一个ONE WAY(单程)只要三天三夜,现在被愚家挖了上千年,山还在,但路更难走了。子孙们聚集在老宅面前,祖宗的家训在墙上已经发黴,那把供着的锄头柄也被老鼠啃掉了一大半,连猴子也在后厢房做了窝。后辈们吃着山外带来的“康师傅”,喝着山西醋,认真总结和回顾了历史经验和教训。会开得非常热烈。一个说“山西这个地方了不得,别看这穷山恶水的,始祖尧出于临汾;舜出于永济;禹出于夏县;关羽出于解州;王维出于祁县;白居易出于太原;柳宗元、司马光、宋江、罗贯中哪一个不是山西人,连刘胡兰都是文水的。真是英雄辈出的地方,所以出个愚公是很正常的。”一个人说愚公从一开始就错了,错就错在定位错了。当一个人制定了错误的目标,然后朝着错误去努力,越努力越错误,越努力离真理越远。愚公为了进城可以有两种选择,一是修一条好的路,这比挖掉两座山容易得多;二是全家搬到城里住,这更容易。从祖宗选择这个地方创业说明我们祖宗智商并不怎么样,我考证研究我们的历史,我们原来不姓愚,是因为我们不断得做愚蠢的事,外面人才称我们为愚。

一个说“都是几千年前的旧事了,说他干嘛,如今发展经济才是硬道理。如何在这老宅子上做做文章才是当务之急,我建议修复老宅,成为山西又一大旅游亮点,它可以改名为‘愚公故居’,或‘愚公移山阶级教育厅’,或‘愚公同志先进事蹟展览会’,或‘愚公博物馆’。”大家对‘愚公博物馆’颇为兴趣,认为这个名字气派,好听。那么博物馆放些什么东西展示给中华子孙们?一条发黴的家训?一把用过烂了柄的锄头?有人说,没有物质可以展示精神,愚公移山本身是一种精神的象征:它是一种坚忍不拔,一种持之以恆,一种吃大苦,耐大劳的精神;它是从一无所有经过几十代人的奋斗和努力,牺牲掉无数生命,创造一个更理想、更伟大、更高层次的一无所有!

一些愚公的后辈们做起了旅游生意,他们办起了徒步红色经典十八日来回游;有一些愚公的后辈们正在向毛主席的后辈索讨《愚公移山》的名字侵权费;另一些愚公的后辈义愤填膺,据说一定要讨个说法。因为在2050年的《中华大词典》上把‘愚公移山’从褒义词类编为贬义词类。词条注明:愚公移山表示不明确目标,不用科学论证,蛮干,蠢干的一种行为。近义词有:执迷不悟,愚不可及。

文章来源:阿森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