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二中国人大会议召开,可以说是牵动了整个世界,一贯将中国人大视为“橡皮图章”的西方社会也密切关注起中国由此带来的政策走向。习惯于每月第一个星期二关注联邦储备银行加息还是降息的澳洲人也纷纷关心起中国的人大来了,因为澳洲的繁荣已经很大程度上离不开中国;人大召开前一天,世界股市纷纷下跌,起因就是因为传言中国人大将出台政策严控楼市。

世界关注中国人大会议,不只因为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更因为今年的人大不同以往,是胡温时代的终结、习李时代的开始,习近平将正式成为国家主席,李克强将成为国家总理,西方社会期盼着中国人大能够出台更多富有远见的政策,提升经济,带动世界。

西方政客们常常对中国的领导人怀有那么一丝嫉妒,感慨中国领导人不需要每四年受制于选民,感慨中国领导人可以稳坐十年、胸怀五年计划十年规划甚至百年大计,因而当习李登台开始一个新时代时他们期待新政,期待习李能够出台诸多改革,期待习李能够翻天覆地改造出一个新中国。

中国人也是满怀着期望,期望习李能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而且习近平最近一段时间的讲话更是提升了中国人民的期待。习近平自从去年11月接任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以来,极为巧妙地对不同群体说不同的话:对民族主义者发表强硬的外交政策言论,对自由派人士谈宪政,对军队讲强军富国,对民营企业家赞赏民营企业,对贫苦百姓谈重振福利制度。他提高了中国各界对改革的期望,同时中国各类政治倾向的人都把自己的期许和梦想寄託在习近平的身上。

可以说,习李还没有正式上台,人们对习李的期望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但是事实上,当今中国的权力远远不如毛泽东邓小平时代那么集中,中央政府根本不是西方政客们所想像和羡慕的那样无所不能,中央政府出台很多用心良苦的法律法规往往得不到实施。而且,无论习近平谈话所提升的人们对改革的期待还是人们对习李新政的种种改革期待,这些改革的幅度远远超出了习李和他们领导的新政府力所能及的范围,即使他们以某种方式推行重大改革,他们需要克服为数甚多利益集团的层层阻碍,这些利益集团几乎遍及中国所有领域,他们反对改变现状。

期待,应该有,但不应超出现实;许诺,也应该有,但不应普遍许诺。让每个人的期望膨胀,结果必然是诸多的失望,因为期望之间免不了相互矛盾对立。十年前,人们对胡温新政也是倾注了期望,但是最终还是有不少人失望;这不是说对新政的期待有什么问题,而是期待的心态有问题,应该以“平常心”来期待,更何况将改革的所有期望都寄託在最高领导人身上就有点期待“救世主”的味道。改革,应该是全方位的革新,从政府到百姓涉及全社会,每个人都应投入到推动中国改革的历史潮流中去,而不是像“国际歌”唱的那样靠什么“神仙皇帝”。

2013年3月5日

文章来源:海落英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