砖瓦比肉体或君王的产业更为久长
以磨痕承载风化的情势,那时侯已经不在。

对他来说,遭遇怎样的年代
便被怎样一个王朝的年轮

界定了命运的终局:
赌命的游侠也好,暴走天下的浪子也好
恩遇不能预料,献身无法拒绝

但一个人总能展示一种极限
当绝望在寒风中抖落
目光便有了水样的清冷
而历史和断崖的方向
也不拒绝困兽犹斗的选择

杯酒过后,风已萧萧
除了远方的死亡,一切仍悬而未定
前路如歌,从容开阔

当一曲唱罢
厌烦了握别的泪水和儿女情长
壮士二话不说便走
丢下燕国山水和紫荆的芬芳在春风千度中
漫山遍野

而这不倒的古塔,失败者漫长的荣光——
注定的死局也可留下传奇和记忆的花束
——今天,它用一杯夕阳迎候着我。

2007年7月20日于河北易县

首发自由圣火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