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宽兴:打不倒的“纸老虎”?

Share on Google+

“纸老虎”在现代汉语中有特定含义,在毛泽东作出“一切反动派是纸老虎”的论断后,“纸老虎”一词家喻户晓,不过,除却嬉戏中的懵懂幼童,似乎不会有谁把纸老虎当真,更不会拿纸老虎吓人。

其实不然。人类历史上最凶猛的纸老虎日前已在陕西镇坪县诞生,国家财政的大量资金差点就被它吞噬掉,作为最具知名度的纸老虎,其照片还即将登上《科学》这样的西方权威专业媒体。

短短二十天的时间过后,一出荒诞剧终于演化成一个国际玩笑,当谎言的包装被层层剥去,愤怒和嘲讽纷纷砸向纸老虎照片的版权所有人——陕西镇坪农民周正龙,但是,揭穿这一谎言的网民心底透亮,仅凭这个近乎文盲的周正龙,不可能放出如此巨大的纸老虎,那么,始作俑者究竟是谁?

围绕纸老虎的闹剧,互联网和传统媒体已生产出海量的信息,要从中梳理出一个清晰的脉络,需要有抽丝剥茧的耐心,而且,不能仅把目光放在周正龙的照片上面。我们知道,周正龙的照片是2007年10月3日拍摄的,照片被公开后,一时间,陕西发现华南虎的说法似乎就被坐实了。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早在2007年9月份,连张纸老虎的照片都还没有,陕西省林业厅虎调队就已经形成了“镇坪有华南虎存在”的所谓调查报告,而镇坪地方政府更信心十足地打出了“游自然国心,闻华南虎啸,品镇坪腊肉”巨幅广告。事后我们得知,陕西省林业厅虎调队的所谓调查报告,并没有得到权威专家的认可,倒是有专家指出,以规划中“镇坪华南虎自然保护区”的面积,根本不具备华南虎生存的条件。

但这并不妨碍镇坪地方政府的大肆宣传,当地林业局长声称:“这将是我们镇坪最闪亮的名片。”而在林业局的门口,“野生华南虎保护办公室”的大牌子也迅速挂了出来。巧合的是,“闻华南虎啸”的广告牌树起不到一个月时间,绝迹几十年的华南虎就十分听话地乖乖现身,并在前猎户周正龙的身前摆好pose,任由周正龙拍下70多张照片。傻子都会对此产生怀疑,可镇坪地方政府和陕西林业厅却似乎连傻子都不如,二话不说就花巨资买下了周正龙的纸老虎照片,并且承诺版权继续归周正龙所有。

我不相信那群精明的官员会傻到这种程度,也不接受权威动物学家解炎“地方干部也是受骗者”的说法。从时间顺序上说,他们欺骗公众的时间在周正龙拍摄纸老虎之前,即便纸老虎照片的拍摄确系周正龙的个人行为,那么,也只能用“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来解释,正因为“闻华南虎啸”的谎言需要另外的谎言来充实,他们才罔顾常识、罔顾科学地为周正龙的纸老虎照片提供“专家论证”的条件(我甚至怀疑背后藏有见不得人的勾当),并言之凿凿地为纸老虎照片的真实性背书,由此,镇坪地方政府和陕西省林业厅的官方形象与纸老虎照片紧密地捆绑在了一起。

为了发展旅游而杜撰和虚构主题并非镇坪地方政府和陕西省林业厅的发明,我在《旅游产业,浮躁背后的萧条与破产风险》一文(发表于《民主中国》2007年5月号)中就曾指出这一严重违背事实的问题的大量存在。在所谓刺激经济发展的“良好愿望”下,以政府(而不只是官员个人)的名义公然撒谎,显示公权力有沦为谎言生产机器的趋势。对它来说,常识、科学、真相都不重要,只要能来钱,一切都可以放手去做。

考虑到中国权力社会的特点,我们绝不能低估这种利益驱动型谎言的生产能力。更可怕的是,对于试图揭示真相的人,那些制造谎言的人总试图动用公权力进行打压。在网络舆论开始对周正龙纸老虎照片产生疑问之后,有记者来到纸老虎拍摄现场作实地考察,但很快被当地公安部门阻拦。记者被带往公安局后,警察“拷走了照片,同时删除卡上的内容”。如果说阻拦记者上山可以用害怕记者被老虎吃掉的理由做解释的话,那么,删除记者相机内的照片又是为何?谁给了警察这样的权力?而《广州日报》记者何涛在镇坪采访期间,由于感觉人身安全没有保障,吓得四处换宾馆,这又是为什么?

种种迹象表明,陕西有关地方政府在纸老虎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值得深入挖掘。没有权力意志的默许和纵容(乃至直接参与),周正龙的纸老虎照片不可能登上大雅之堂。在陕西省林业厅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权力的意志更直接为纸老虎的可信性背书。迄今为止,参与此事的官员既不承认纸老虎有造假的嫌疑,也不为他们的错误公开道歉,百兽之王式的绝对权力仍然试图维持他们“一贯正确”的面目,不肯对社会舆论负责。

只可惜,作假者低估了以互联网为信息枢纽的现代传媒力量。几乎在华南虎照片被公开的同时,网友就对照片的可信性提出了质疑。其时正值十七大召开之际,传媒管制政策趋紧,“纸老虎”这一看似不太具有敏感性的话题便成了网络关注的中心,由此开始,陕西镇坪政府及省林业部门被迫一步步修补谎言中的破绽,却使更多的破绽暴露出来。事实上,“网友”从来不是一个抽象概念,当中国网民数量已经达到1.6亿,它已囊括了社会各界人士,其中不乏各专业领域精英。借助网络传播的扩散速度,中科院研究员傅德志以及众多传统媒体的记者迅速置身这一话题,用无可辩驳的科学常识和现场调查,层层揭开了这一弥天大谎的包装。这时候,网络再次承担了虚拟公民议会的角色,睿智、幽默而有韧性的网友成为不断质疑的议员,而各专业领域人士则主动充当了听证会的发言人,其中包括图象处理专家、专业摄影师、动物学家、植物学家,乃至于有人用微积分和线形代数的数学专业知识对照片加以分析,得出了纸老虎造假的结论。

纸老虎的骗局被戳穿了。更令人快慰的是,这一谎言制造机制同样被证明是纸老虎,虽然权力在手,最终他们还是输给了网民这群踊跃的“打虎者”。可是,到目前为止,果断介入北京电视台“纸包子”事件的官方权威还在保持沉默,因此,严格来说现在还不是纸老虎事件形成定论的时候,出自周正龙之手的纸老虎,目前仍有气无力地叫啸山林,没有被彻底打倒,这也就是说,纸老虎得以产生的环境犹在。如果新闻主管和司法部门不及时、有力地对事件展开调查,痛打这只落水的纸老虎,那么,类似纸老虎事件的弥天大谎还会继续被编造出来。

2007年11月8日

文章来源:杨宽兴文集

阅读次数:5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