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所谓“八一建军节”,《解放军报》发表了题为《在党的绝对领导下阔步前进》的社论。

社论强调,“在党的绝对领导下阔步前进,最重要的是要自觉高举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伟大旗帜,坚决维护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权威,确保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党的话﹑跟党走。这是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也是最根本﹑最重要的政治纪律。”

社论称,“解放军要始终不渝地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锦涛的指挥,确保政令军令畅通。”仍然是死抱枪杆子不放。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并不是毛泽东的发明,但却是毛把它发挥到了极致。毛一辈子迷恋、崇奉、紧抓枪杆子,至死不放松。枪杆子之于毛泽东,正如通鞂氂裰顿Z宝玉,是须臾不可或离的命根子。

毛泽东的警卫员陈长江,在回忆十年文化大革命时说:“有一次我们很紧张,主席无论如何睡不着觉,走到门口问我:‘你们哨兵带枪和子弹没有?有坏人,要提高警惕!’我告诉主席:‘不仅带了手枪、冲锋枪和机枪,子弹也带很多。我带几十个人,能对付一二百敌人。’主席点点头,表示满意。”(陈长江:《跟随毛泽东二十七年》)

由此可见,毛泽东这个独夫民贼的灵魂是何等的虚弱,他一生“与人奋斗”,残害知识分子,残害忠良,四面树敌,自知人神共愤。所以在警卫森严之下,仍无法入眠。如果不是陈长江说出来,谁能想象得到,“亿万革命群众衷心爱戴的最红最红的红太阳”,竟如此做贼心虚。邓小平亦复如是,也是至死抓住军权不放,以一个普通党员身份,充任军委主席,用枪杆子指挥党,实行军事独裁。“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并无尺寸之功”的江泽民,亦以衰朽之躯,硬在军委主席宝座上赖了两年。胡锦涛亲政伊始,就忙于“军队建设”,迫不及待地敕封了两员上将以收买军心。一言以蔽之,独裁者由于对失去权力的恐惧,对枪杆子的依赖已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甚嚣尘上的“保先”、“提高执政能力”,说穿了就是保权,就是要永久地维持欺压人民、剥削人民的非法统治。但如何达到目的呢?胡锦涛们的妙计无非,一跟朝鲜、古巴学政治,继续控制人民的思想;二紧抓枪杆子。前一招效用日见其微,因为愚民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后一招则是增加军费和大卖军火。最近几年,中共频频炫耀武力、耀武扬威。从江泽民声称“一场现代化战争离我们不遥远,必要时首先使用核武器”,到胡锦涛“建设信息化军队,打鸁信息化战争”豪言壮语,北京《军事观察》杂志(中国新闻文学学会主办)“台海战争将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战”的叫嚣,再到朱成虎核叫嚣,统统都是做给中国人民看的,讲给中国人民听的。

几年来军费开支都以两位数增长:2000年是1,205亿元(人民币——下同),2001年是1,410亿元,2002年是1,660亿元,2003年1,853亿元,2004年2,100亿元,2005年2,446. 56亿元(增长12 . 6%)。这是被大大缩小了的数字,据《军事观察》杂志扬言,中国国防开支实际已逐渐达到GDP的3—3.5%了,即2004年的军费己经在457—533亿美元之间,2010年还要到725—846亿美元。

军费增加了,就要大买军火。胡锦涛上台后,对军火购买表现得极为迫切,一再呼吁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令,温家宝甚至专程到海牙参加中-欧峰会,落力游说。外交部发言人孔泉,今年2月22日又一次要求欧盟取消禁令。批评禁令“是过时,不合时宜的,是对中国的政治岐视”,说取消禁令“有利于中-欧双边关系在平等、互利基础上全面、顺利健康地向前发展。”又说“中-欧关系正顺利发展中,逐步消除、解决双方存在的历史问题。要求美国顺应这一潮流而不是横加阻挠。”把取消禁令的作用吹到天上去了。同时信誓旦旦地保証“不会损害第三方的利益,与亚太局势无关,不会对任何国家、任何人造成威胁和损害。”

中共当局对于购买欧盟军火是这样的迫不及待,又威胁利诱,软硬兼施。世界各国对中国的政治岐视多得很,岂在一个军售禁令。大陆内部问题堆积如山,为甚么要把买军火放在第一位?原来现在党群关系、官民关系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中共权贵集团屁股下,坐着的是岩浆奔腾的火山,为了防止火山的爆发,为了镇压民众的反抗,他们确实需要大量优质的军火来壮胆。否则他们也会像毛泽东那样寝席难安。

朱成虎的叫嚣只是虚张声势

朱成虎虽然最近叫嚣用西安以东换美国几百座城市,但我相信他只是吹吹牛皮而已,真和美国打起来,他的胆量和本事恐怕连赵括也不如。对于中共这个媚外卖国的权贵集团来说,即使有人打上门来,他们也是不会还手的。还用担心他们去“威胁和损害”别人?只要看看南海争端、钓鱼台事件、中俄边界谈判,就已经把他们丧权辱国、怯于外争的本性暴露无遗了。君不见,中共分赃集团个个身家丰厚,邓小平家族有“电子大王”,江泽民家族有“电讯大王”,李鹏家族有“电力大王”,胡锦涛家族有什么理由不出“x x 大王”呢?正如政治评论家林保华先生所指出:

“政治局常委中充斥贪官汙吏及利益集团”,即便以清廉自许的朱鎔基、温家宝的家人,也成了利益集团的成员。试想这些人敢和美帝国主义、日本军国主义和台独打核子战争吗?要知道美国的核弹头,可比我们贵国多几十倍呀。

想当年加勒比海危机时,赫鲁雪夫虚张声势,把导弹运到古巴去。结果在美国警告之下,又乖乖地运回来,还要褪去保护罩,让美国人照相。落得自讨没趣,腾笑国际。所以江泽民很精,叫嚣归叫嚣,让他动手他就不干。胡锦涛也一定如此,人类在进化,江、胡的智力都超过了他们的前辈赫鲁雪夫。那么,中共当局为甚么还要把战争挂在口边呢?不妨重温一下毛泽东在1946年对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

“在目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朿不久的时候,美国反动派如此大吹大擂地强调美苏战争,闹得乌烟瘴气,就使人不能不来看看他们的实际目的。原来他们是在反苏的口号下面,疯狂地进攻美国的工人和民主分子……”(《毛泽东选集》,第四卷,p1138,人民出版社,1966年,北京)

毛泽东的话正是夫子自道,中共正是采用这种声东击西的手法,用反美、反台独的冠冕堂皇的口号,来转移大陆人民的视线,来疯狂“进攻”下岗工人、失地农民、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借口,来扼杀香港市民争取民主权利的诉求。

用枪杆子支持施政

不信,就请看江胡怎样利用去年“八一”建军节,向香港市民”展军威”的壮举吧。去年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七十七周年,是香港回归七年又一个月。在既不逢五又不逢十的不前不后、不七又不八的日子,搞破天荒的“大阅兵”,就是为了压压香港民主的”气焰”,吓唬香港民众。

驻港部队司令员王继堂中将在阅兵式上也说得明白:“驻军今后必会继续努力履行防务职责,一如既往地认真贯彻‘一国两制’伟大方针,积极支持以董建毕为首的特区政府依法施政。”这真是天下奇谈,古今中外需要军队支持的,都是非法和违法的执政。依法和合法施政的,哪里用得着枪杆子来支持?

听说过美国军队支持布殊政府依法施政吗?没有。听说过英国军队支持贝里亚政府依法施政吗?没有。听说过台湾军队支持陈水扁政府依法施政吗?也没有。因为这些政府都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是得到人民授权的。因此他们不需要军队支持,不需要枪杆子支持。

只有傅仪才需要张勋的辫子军支持,只有袁世凯才需要北洋军支持,只有汪精卫才需要日本皇军的支特,北京当局和董建华政权,竟然堕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连吴康民先生都觉得不好意思。多少有点现代民主意识的吴康民难为情地说:“香港当前事情十分敏感,驻港部队的阅兵,也引起许多猜测,说这是以军事威力显示中央坚决支持董建华为首的特区政府……这种推测未免十分牵强。”欲盖弥彰,愈描愈黑。

军队要国家化

大陆政治学家金杨朋容先生在他《回顾与展望——对新中国五十年历程与前途的思考》(中华国际出版社,1999,香港)中说:“军队是国家机器的主要组成部份,武装力量是国家的核心力量,军队由国家领导,不由政党领导。是国家指挥枪,不是政党指挥枪。军队是国家的防禦力量,其主要职能是保卫国家安全,维护领土完整,反对外来侵略。军队不参加政党之间的纷争,执政党不得动用部队镇压非执政党和本国人民。社会治安由公安机关、警察部队负责,国防军不插手。”

现在除了几个流氓国家外,几乎所有国家的军队都是统属于文官政府。例如,“美国的军队便严格地置放在了国家之下。军队不得参兴镇压本国百姓,它只是民众用来扺御外敌的工具,即只能对外,不能对内。甚至以后的法律更明确规定,动用军队维护国内治安是违法的。”

美国人由1783年12月23日华盛顿将军向国会交出军权这一天开始,便已确定了这样一个理念:“即一国家是不能靠武力来管理的。这样,一个打下江山的人就没有顺理成章地坐江山。一个靠枪杆子打出来的政权,在政权建立以后,就将枪杆子悄然丢掉。”(狄马:《伟大的几分钟》,《杂文选刊》2002年,第二期)可怜自称“伟光正”且自诩“代表最先进文化”的中国共产党,在华盛顿的二百多年后仍死抱枪杆子不放,仍在老调重弹,说什么“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始终把思想政治建设摆在首位,永葆人民军队的性质、本色和作风”。又说什么“这给我们提高党的治军能力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永远不变的军魂,是我军特有的政治优势,也是我军区别于任何资本主义国家的军队的根本界线。”(《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决定》,新华社北京2004年12月25日电)倚靠枪杆子无恶不作,倚靠枪杆子祸国殃民。

毛泽东背信弃义:人民军队成了党卫军

毛共和国民党争夺天下时,为了争取民心,曾给了中国人民许多美丽的诺言。毛泽东1945年对路透社记者甘贝尔说:“我们完全赞成军队国家化与废上私人拥有军队‘’(《毛泽东文集》第四卷,p27,人民出版社,1996年,北京)。说得何等动听呀,可当他们窃取了政权后,就统统不认账了。仍旧是一党(实际上是一个领袖)霸占了包括军队在内的一切国家权力。

在毛、邓、江、胡手中的军队,既不能抵御外侮、保卫领海领空,也不能保卫和收复国土;而是用于对付异己、镇压人民。毛泽东在文革之初,调动野战军进驻北京,以震慑刘少奇;邓小平1989年,用军队血洗天安门广场、篡党夺权;江泽民又派军舰、又阅兵,来吓唬港人;胡锦涛现在忙的仍是“抓紧搞好军事斗争准备”,以对付亿万“黔首”。人民军队成了党卫军,成了御林军,成了中共权贵分脏集团的保镖和打手。

永远执政,肯定是幻想

秦始皇打败六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销锋铸鐻,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收缴一切枪支弹葯,看老百姓拿什么造反):“然后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溪以为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之卒,陈利兵而谁何”(大买军火,大修工事,大量提拔上将,“威武之师”遍布各地,看谁敢造反)?

“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万世之业也。”如意算盘打得多好呀!可惜高兴得太早了。陈胜、吴广“奋臂于大泽,天下云集响应”,顷刻之间,貌似强大的秦帝国便土崩瓦解了。事实雄辩地証明,枪杆子是靠不住的。否则我们今天不仍然是赢氏的子民吗?哪里还轮得到江、胡来充什么第几代的核心!近百年来,陈独秀、胡适、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等思想先驱,都在不屈不挠地传播民主、自由、人权、宪政的种子,并为之贡献了自已的毕生。梁漱溟先生当年在延安,也曾向毛泽东进言:“认识老中国,建设新中国,不要再靠军事维持一条党命。”

最近一二十年,再有许多老干部、老党员、老报人和专家、学者吁吁中共“开放党禁、报禁”,走民主、宪政的道路。可是邓小平、江泽民们,为了他们一党一伙、一派一家的私利,悍然宣判“三权分立”的死刑。胡锦涛一上台,也顽固地拒绝了“西方政制模式”,继续把中国拖入军事独裁的法西斯泥坑中去。

考茨基如是说

现在再来读读修正主义老祖宗、“叛徒”考茨基(KARL.KAUTSKY)的警告:“如果人们在今天还大谈帝国主义战争,那末所根据的是传统的陈腔滥调,而不是对我们时代的考察。对于世界和平说来,帝国主义的危害仍旧不过是微小的,而东方的民族意图和各种独裁制的危害,看起来还更大。”(转引自《红旗》1963年第22期)

这是从历史深处传来的钟声,但这钟声仍然如此洪亮,如此清晰,并具有如此巨大的穿透力。

(刊《争鸣》2005年8月号,《新世纪》转载时经作者稍作增改)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