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7-2004)

七月一日,骄阳如火,酷热难当,气温高达摄氏三十五度。但是,香港人并没有为酷热的天气所吓倒,也没有慑服于北京当局的政治高压和香港土共的恐吓,仍然有逾五十万人勇敢地走上街头。他们当中有八十五岁的长者,有十二岁的三胞胎兄弟甚至更小的儿童,有坐轮椅的伤残人士,有视障人士,有一对穿着结婚礼服的新郎新娘。名人界邓永锵先生一家,立法会议员黄宏发先生夫妇,前人大代表李鹏飞先生,前政府高官任关佩英女士以及许许多多知名人士、公众人物,都是铁的激流中闪着亮光的朵朵浪花。他们和数十万市民所彙聚起的这股巨流,将彪炳千古,永载史册。

极左喉舌抹黑游行

香港人在创造历史,香港人创造了历史。从此以后,七月一日,让人想起的再不是什么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再不是香港主权从英国回归中国,而是香港人反独裁、争民主的伟大运动,而是香港人反专制、争自由的和平抗争。今年“七.一大游行”是去年“七.一大游行”的继续;是八九年“民主歌声献中华”爱国主义精神的大发扬;也是对“五?四”先贤所倡导的民主和科学精神的再出发。

但是极左喉舌却恨得要死,怕得要命。首先他们在数字上大做文章,虽然大游行前梁振英曾以“人数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反映诉求”企图阻止市民上街,事后却大力缩小化。不但把警方的“二十万”压缩到“十六万”,还把游行结束时间由“晚上八时”篡改成“六点四十五分”。亲共报纸洋洋得意的质问“若真的同是五十万人,为什么结束时间会快近三个小时?”其实是自暴其丑的造谣惯技,故意不提今年起步时间是下午二点半,比去年提早“近三个小时”的事实。

亲共报纸这个问题也是自打嘴巴:若真的去年比今年晚结束近三小时,为什么今年十六万,去年也是十六万呢?你们的“权威数字”,哪一年是准确的?

其次极左喉舌以“拍照留念,载歌载舞,呼喊口号,游行犹如嘉年华会”来淡化“七.一”大游行的主题:“还政于民,争取○七、○八普选”。故意把参与游行人士分解为“反对医护合约制”,“还我子女居港权”,“主妇退休要保障”和“亲子享天伦”等等,重施去年孤立“一小撮”的伎俩,重弹“挟持市民”的滥调。如果市民真的只是把在三十五度高温下参加游行当作亲子嘉年华,那为什么又不见中联办、民建联和“爱国报纸”的头面人物携带子女来参加呢?难道共产党人仍旧是只亲党亲毛主席而不亲子女的冷血动物、“刚强铁汉”(《红灯记》)?!

大多数人不满中央对港政策

当然,市民如果只是为了娱乐,大可参加官方举办的酒会、升旗礼,游军营,数不尽的节目表演和摊位游戏。例如礼顿山社区会堂的庆回归活动,会堂内凉浸浸,又是市民的一个很好的消暑节目。可惜,香港人居然有福不会享,弃“凉浸浸”的会堂而走向“热辣辣”的街头,到底为了什么呢?

“港大民意研究计画”回答了这个问题:

百分之九十四是为表达对言论受威胁的不满;
百分之九十二是为争取香港早日实现民主;
百分之九十一是为表达对特区政府施政的不满;
百分之八十七是为表达对近几个月中央对香港政策的不满;
百分之八十五是为争取○七、○八普选;
百分之七十八是为一份体验和参与;
百分之五十五是为表达对现在经济情况的不满。

一贯与民为敌的极左传媒偏偏要抹煞和歪曲这些事实,继续以“分化港人社会”、“对抗中央”、“别有用心”、“挟民意令中央”、“剑出鞘”、“反共”之类恶言恶语实行恐吓、谩骂。

全国人大真是“万权之源”吗?

中联办主任高祀仁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万权之源”(《出席民建联成立十二周年酒会答记者问》)。不知道高先生这个说法是根据马列主义经典的哪一本教材,也不知道他这个高论有多少事实根据!

中共真正的第一代核心陈独秀先生在一九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发表的《我的根本意见》中指出:“无产阶级民主”不是一个空洞名词,其具体内容也和资产阶级民主同样要求一切公民都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之自由。特别重要的是反对党派之自由,没有这些,议会或苏维埃同样一钱不值。(《陈独秀著作选》,上海人民出版社,一九九八,上海)

脱胎于苏俄“苏维埃会议”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只不过是“一切公民都没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之自由”、严厉镇压各种不同声音,把一切反对党扼杀在萌芽状态的一党专政的举手机器,完全叻瘩R克思主义国家学说基本教义,更谈不上符合现代主权在民、人权高于一切的主流意识和普世价值。

当今中国谁的权力最大?

事实正是戳穿谎言的锐利武器,请问高祀仁先生:当今中国谁的权力最大,吴邦国大,还是胡锦涛大,还是江泽民更大?

即使“万权之源”成立,就不能对人大的决定提出不同意见吗?提了就是大逆不道吗?就要接受京官的训斥吗?京官分明说:“(游行队伍中)很多人都是笑嘻嘻的,说明香港人游行的特质是理性的,不像外国人游行那么愤怒,又打房子,又烧汽车。”(外交部驻港特派员杨文昌语)

既是如此这般,那怎么又被指为“对抗中央”、“剑出鞘”呢,果然是“历史的巨大讽刺”!

历史是人民写的,香港人要创造自己的历史,香港人已经而且仍将创造自己的历史!

(《动向》2004年7月号)

(7/22/2004 2:13)《新世纪》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