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钱钟书夫人杨绛逝世,引发了关于知识分子是否有责任就政治问题发言的争论。笔者也就此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有人说,知识分子有责任就政治问题发言,因为“知识分子”的定义中就包含了要“批判社会”。

在我看来,如果知识分子的定义中包括必须要批判社会,而钱钟书和杨绛拒绝批判社会,那你为什么又非说他们是知识分子不可呢?显然,你说钱钟书和杨绛是知识分子时,使用的不是“批判社会”这个定义,而是别的定义。因此这一论证,完全建立在偷换概念的基础之上。

二、“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

这一论证的实质,是希望在上帝死了之后,由知识分子来取代教会的位置,为人类指引前进的方向。

不过知识分子可能承担不起如此艰巨的使命。因为现代社会建立在分工的基础之上,知识分子也可能只是对自己所研究的非常狭窄的领域有所了解。对于其他领域的问题,知识分子和普通人可能没什么区别。如果要求法学家、政治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之类对政治问题发言,可能多少还有点道理,可是说所有的知识分子都有责任对政治问题发言,未免强人所难。比如说,你会非要数学家陈景润对政治问题发言吗?文艺复兴和启蒙时代的人所想象的那种无所不知的知识分子早已成为过去时了。当然,就算是普通人,也有权利对政治问题发言。我要强调的只是,多数知识分子并不比普通人更有能力和资格对政治问题发言,因此知识分子对政治问题发言的责任也应该和普通人差不多。

而且,如果知识分子真的经常就他不甚了了的政治问题发言,也未必就是好事。比如说,一个普通人说社会主义好可能没啥,但是大科学家爱因斯坦说社会主义好,就误导了许多人。知识分子当中,反对市场和资本主义的左派占的比例很大,给二十世纪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因为知识分子虽然不是无所不知的,但是他们很容易以为自己是无所不知的,幻想可以用理性来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社会问题,甚至彻底改造世界。他们不知道,理性是文明中的理性,不是文明外的理性。或者用复杂系统理论来说:复杂系统(即社会)的任何一部分都不可能掌握整体的复杂性。

退一步说,即使知识分子经常就政治问题发言,而且发言的内容也没什么大错,这样做也不一定就比专注于自己的专业,埋头创造新的知识对人类的贡献更大。

三、有人说,名人和普通人不同,名人拥有的社会影响力更大,因此比普通人更有责任对政治问题发言。

对此我的看法是:这样说来,对钱钟书和杨绛的要求就应该和对歌星球星影星的要求差不多。你怎么去要求歌星球星影星们,就怎么去要求钱钟书和杨绛吧。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