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华尔街轰轰烈烈,从无“境外势力”操纵之说。台湾太阳花学运更威猛,激进学生不仅攻占立法院议场,甚至一度沖进行政院,但也无“境外势力”操纵之说。独独在中国大陆,“境外势力”操纵成了当政者的口头禅。对民间抗争,“境外势力”操纵的标籤往往一贴就灵,当政者不仅可免于问责,更可获法外授权以镇压抗争民众,杀一儆百。

不幸,这风气也蔓延到了香港。明显的标识,是特首梁振英10月19日的电视讲话。他在讲话中抨击香港公民抗命,理由之一即是“外国势力支持操纵”。但讽刺的是,就连建制派代表人物范徐丽泰也不得不承认:“没有人给我看过真凭实据”,“这个是一个怀疑”。堂堂特首满口谎言而不顾起码尊严,香港政治的“大陆化”,由此可见一斑。

梁振英不敢面对的是,恰恰不是什么“境外势力”,正是香港政治的“大陆化”,搞乱了香港。甚至主流色彩颇浓的多维新闻网都看不过。在题为《越位擅权焉能稳定香港中联办地位亟须检讨》的檄文中,多维坦率承认:“长期以来,中联办的实际作用远远超过原本设计的‘联络’职能,他们的手越伸越长,权力甚至淩驾于香港特区政府之上,俨然在香港扮演着‘第二中央’的角色。”

中联办的越位擅权至少导致两大后果:

其一是政治腐败:“他们在各式各样的饭局和酒席上贩卖两样商品:全国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的位置以及‘小圈子’香港特首的宝座,导致买官卖官的风气在香江日盛,各种钱权交易在这个机构的带动之下也逐渐开始侵蚀香港人引以为傲的廉洁。毫不夸张地说,中联办明显已经被腐败的海洋所淹没。”

其二是把大陆的斗争哲学、专政思维全套输出到香港:“很多中央驻港的官员们至今也没有摆脱当年与英国人谈判时的斗争式思维,以对待阶级敌人的眼光看待香港的泛民主派。”以致多维忍不住质问:“难道经过了这么多年,这些人还没有斗够吗?”

这两大后果,都印证了香港政治“大陆化”的客观趋势。中联办不仅是总推手,而且为维护这一趋势,为继续浑水摸鱼,刻意阻挠真普选。诚如多维所云:“他们为了保护自己在畸形政治生态下获取的巨大利益,不惜欺上瞒下,以牺牲香港民众的政治权利为代价,对政改的拉倒暗自窃喜。因为只有维持现行的‘小圈子’选举制度,那些有志入仕的港人才能继续有求于他们,自己的‘价值’才能得以凸显。”说白了,中联办根本就是绑架“一国”,把香港政治“大陆化”等同于“一国”,把“一国”当作小集团的白手套予取予求。

显而易见,越位擅权的中联办,于中央形同藩镇割据香港;于香港形同外来政权垄断要津。阻挠真普选,不过维护其割据和垄断而已。这不仅祸害“两制”,也祸害“一国”。不仅颠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政治承诺,更颠覆以“廉洁”特色的香港的核心价值。

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中联办不过区区部级机构,何以如此胆大包天?答案很简单:中联办的背后,有整个权贵集团撑腰。所谓中联办的统治,无非权贵集团对香港的联合统治。“大陆化”的实质就是内殖民;香港政治“大陆化”的实质,就是权贵集团对香港的占领,权贵集团对香港的内殖民。这才是全部真相,也才是香港政治危机的总根源。

回忆香港回归之初,坊间多少乐观的预见,都认为香港的核心价值一定会影响内地,香港一定会是中国和平转型的发动机。现在看来,此类预见已多半落空。不是说香港对内地毫无积极影响,而是相比于“大陆化”对香港的渗透,香港对内地的积极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也难怪,毕竟中国大陆体量太大,而且挟经济高速增长之势,区区香港如何可能抵挡?香港的日渐沉沦是必然趋势。

香港政治的“大陆化”,导致香港全方位的“大陆化”。香港越来越失去自己一贯保有的特色,越来越失去自主性。除了街头更多洋面孔,初到香港的大陆人,已经很难体验到异质文化带来的新鲜感了。最可怕的是,连社会结构、社会问题也越来越一样:一样的权贵通吃,一样的两极分化,一样无助的底层,一样绝望的年轻世代。如果公民权利有保障,港人不难通过体制内抗争来翻转这一切。但公民权利的缺位使他们赤手空拳……

这便是港人普遍的愤怒与焦虑。他们不能不把宝都押到真普选上。一旦千呼万唤的真普选化为泡影,则一切失去希望,体制外的公民抗命就成了他们最后的选项。中联办代表的权贵集团也再清楚不过:一旦真普选,他们的特殊利益便失去最后的掩体。双方都没有退路,都只能短兵相接。累积经年的香港政治总危机,一发不可收。

所以,香港问题,原本与所谓境外操纵无关,以至范徐丽泰都不能不承认她没见到任何证据。“大陆化”与香港自主性的冲突,绑架“一国”的权贵集团与香港公民社会的冲突,总之压迫者与被压迫者的冲突,才是香港问题的实质。所谓“境外势力”、所谓“港独”、所谓“颜色革命”,都是为掩盖问题的实质而制造的托词,都是照搬大陆屡试不爽的舆论维稳。非但无助于洗脱、反而为香港政治的“大陆化”添加了新的证据。

“大陆化”当然不限于香港,在台湾、在整个华人社会,乃至在全世界,都为祸甚烈。但“大陆化”为祸最烈的其实是内地。只是,内地社会已然是一个失能的社会,包括失去了必要的抗争能力。幸好还有香港。香港虽然跟内地一样遭到“大陆化”的糟蹋,但不同于内地的最后优势还在,即还有抗争能力和抗争环境:人权保障、公民社会底盘强大、法治传统强大,以及国际瞩目的舆论环境。这就註定了“大陆化”要在香港遭遇顽强狙击。香港是在不断沉沦之中,但它毕竟不甘沉沦,它还有挣扎的本钱。

“大陆化”的滔天洪水之中,香港是最后的堡垒。香港公民抗命因而不只为香港,更为两岸三地,甚至为全世界。从来肆无忌惮的“大陆化”及其引领者权贵集团,是该受到教训了。不断触底的沉沦,是该到反弹的时候了。其实这反弹早已经开始,台湾的太阳花学运,一定程度就是对“大陆化”的反弹。香港公民抗命无非继之而起。当中心地区陷落,抗争的力量将从边缘重新聚集,边缘将成为抗争的中心。权贵引领的“大陆化”和文明世界的反“大陆化”将构成最大张力。改变中国的希望,正在这张力之中。

一边是大海,另一边是陡峭的山壁,这就是香港,这就是今天的温泉关。香港公民抗命就是新时代的温泉关战役。是捍卫希腊固有的光荣,还是在波斯化的滚滚浊流中没顶,成败在此一举。

*作者为中国公共知识份子,前《南方周末》评论员

文章来源:风传媒2014年10月2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