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外交部长并非残联主席,一般见多识广、宠辱不惊,很少会在公开场合发飙,特别是对着众人怒斥女记者。但这次中国外长王毅在加拿大访问期间就有些例外。

王毅于五月三十一日至六月四日出访加拿大。六月一日,在和加国外长廸安(Stephane Dion)会晤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有网络媒体IPolitics的一名女记者向加国外长问及有关铜锣湾书店老闆失踪案,以及因窃密遭中国囚禁的加拿大人高凯文(Kevin Garratt)问题是否影响加中关系时,王毅不顾外交礼仪,抢过话题怒斥加国女记者的问题“充斥了对中国的偏见和傲慢”,王认为:真正有发言权的是中国人民,而非记者。

此事引起国际舆论轩然大波,加国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六月四日也对此事表达不满,他认为,新闻自由对他来说是十分重要的议题,媒体的职责就是提出尖锐问题。加拿大各大中文媒体以及网站,对立意见也非常尖锐。

王毅发飙被指犯了“七宗罪”

首先,当着加国外长的面痛斥加国记者,严重失礼,完全没有顾及邀请者的感受,给自身形象乃至国家形象带来负面冲击。其次,情绪失控,有违大国外长风度。或许王毅表述的立场在他自己看来没有错,但是应该选择合适的切入点和平缓的语言表述方式。政治正确是一回事,情绪自控是另外一回事。第三,格局太小,胸怀不够。王毅应该允许自己眼中的中国和加国记者眼中的中国有所不同,甚至王眼中的中国和生活在中国的中国人眼中的中国也是不同的。其四,“党文化”习气太重,老喜欢拿中国人民的立场说事。在国际场合,这种语言表达习惯并不招人喜欢。其五,自相矛盾,欲盖弥彰。王毅说中国人最瞭解情况最有发言权,但是,最大的问题是,中国老百姓瞭解真相以后是否可以自由地去表达?其六,语言缺乏逻辑性。对中国问题提出看法,难道一定要有在中国居住的经历吗?同样六亿人民脱贫,和记者提出的人权问题有什么直接的关联?其七,临场应变太僵硬。一个外长如何在复杂的状况下灵活应变,也是考验其个人综合素质的主要指标,这次中国外长在这方面,等于交了一张白卷。

有备而来欲改“鸽派”印象?

有评论分析,王毅曾经长期驻日本,一直被认为是中共内部对日本友善的“鸽派”,甚至被强硬派认为是对日本纵容绥靖的“卖国贼”。因此,王毅这次发飙似有备而来,其目的是为了改变“温和”形象,更多的是做给习近平以及强硬派看的,以期在未来个人的政治生涯中处于有利地位。

据当时记者会现场的人士爆料,当时提问的女记者阿曼达(Amanda Connolly)是向加国外长提问的,王毅本来完全没有回覆加国那位女记者提问的必要。

当时这位三十六岁的女记者共有三个问题:为什么加拿大要和中国发展更紧密的关系?他将如何利用这种关系改善人权状况和地区安全?他是否在双方的会谈中提出了因涉嫌间谍案被拘押的加国公民高凯文(Kevin Garratt)的问题。

高凯文过去一直住在与北韩交界的中国丹东市,他与妻子道恩(Julia Dawn Garratt)在当地经营一家咖啡馆,两人在中国大陆已居住三十年。夫妇俩于二○一四年八月被捕,而道恩在二○一五年二月获得保释。

加国外长简短回答完后,本来这个话题就结束了。这时候,另外一名中国中央台记者向王毅提了一个关于亚太地区国家关系的问题。但王毅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首先就阿曼达的问题做补充发言,出现了发飙的一幕。

王毅一九五三年出生现已六十三岁,假定六十五岁之前没有办法再官升一级,就面临退休的困局。一般认为,现年六十六岁的负责外事的国务委员杨洁篪的位置是王的最佳去处,如果如愿,王就可以再干七年,到七十岁以副国级待遇退休。

王毅目前的竞争对手,就是中共中联部长宋涛,此人虽然比王毅资历浅一些,二○一一年才成为外交部副部长,官至正部级也只有两年,但宋涛比王毅年轻两岁,有年龄优势。

因此,分析人士认为,王毅希望通过公开场合说狠话,来洗脱自己的“鸽派”形象,给习近平以及强硬派留下“变脸”的印象。不过,也有观察家认为,这是一步险棋,稍有闪失,就会满盘皆输。

王毅发飙的真正原因

王毅访加此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中国外交部公开的行程是,应加拿大外交部长迪翁、法国外交部长艾罗的邀请,举行首次中加外长年度会晤,然后赴巴黎出席巴勒斯坦问题国际支持小组外长会议。

一般认为,王毅本次到访加拿大,共有两个任务,一方面是为了年度外长会晤,另一方面是为两国未来高层互访做准备。其实,王出行还有个非常私密的计划,就是游说加国和法国政府,发挥在国际仲裁法庭的影响力,以期在关于中国南海问题的国际仲裁,出现对中方有利的结果。

二○一三年末,中国开始在南沙群岛的七个礁石上开展史无前例的建设项目。到二○一六年初,所有七块露出水面的礁石──永暑礁、渚碧礁、美济礁、南薰礁、赤瓜礁、东门礁、华阳礁都已经变成了岛。

二○一四年三月底,菲律宾在中国反对的情况下将南海问题向国际仲裁法庭提交了诉状。预料该法庭可能在今年六月会作出裁决。一般预料,这个没有执行权的法庭将会作出对中国不利的仲裁。

尽管中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署国,但是中国在二○○六年向联合国提交了一份排除性声明,表明在涉及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问题上不接受国际仲裁。中国也拒绝参加海牙国际法庭就南海仲裁案所举行的听审,并坚持认为该法庭没有对这个案件的裁判权,也不会接受裁决。

美国国防部负责南亚和东南亚事务的副助理部长西赖特不久前表示,美国、欧盟和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盟友均认为,国际仲裁必须获得尊重,如果中国拒绝照办,将会付出代价。

据来自渥太华国会山庄的消息,本来此次加中外长会晤根本没有王毅面见加国总理特鲁多环节,但中方在王毅出访前威胁,如果不见加国总理,就取消这次访问。后来,加方经过研究,重新调整了访问内容,由特鲁多礼节性地见了王毅十几分钟。不过,从渥太华方面获得的消息,王毅游说加方在南海问题上发挥对中方比较正面作用的努力,在特鲁多那头碰了个软钉子,商谈没有成功。而且,在与加方外长的会谈中,这个话题也没有受到重视,令王毅颇有挫折感。

有熟悉加中关系的人士分析,这或许才是王毅在记者会上冒火发飙的真正原因。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