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气爆事件导致市民重大伤亡,马政府救灾不力,受到媒体的尖锐批评.即便是政绩优异的高雄市长陈菊,也成为众矢之的。高雄市包括负责工务的副市长在内共有四名官员请辞以示负责,陈菊迅速批示:待救灾工作完成后生效。陈菊也多次向市民鞠躬道歉,在救灾前线劳碌奔波,不为自己辩护,也不与国民党的那些看热闹、吐口水的议员们争论。

陈菊及高雄市政府团队的救灾行动,以民选政府之标凖来衡量,至少在及格线之上。而与高雄气爆事件几乎同时发生的中国昆山工厂爆炸事件,场面更为惨烈,死伤人数更多,其处理方式和进程则有天壤之别.

从高雄看昆山,可以看到一个一党独裁的社会,在没有反对党和选举制度、缺乏基本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大背景之下,官僚是如何素餐屍位、视人命如草芥的。

此次出事的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台资企业.然而,众所周知,台湾老闆绝对不敢在台湾开办这样一家令工人“不是死於矽肺病,就是死於大爆炸”的“毒气工厂”。同样是台商,为何在台湾和中国是两副黑白分明的面孔?因为,在专制制度和民主制度下,很多人会如同变色龙一样,有不同的应对策略。

自六四屠杀之后,中共政权便丧失了意识形态的正当性,发展经济成为维持其统治合法性的唯一要素。各地方政府挖空心思吸引外资,血汗工厂遍布全国。看看昆山的招商引资宣传语就知道了——“来帮我们投资的是恩人,来投资我们的老板是亲人,能打开招商局面的是能人,影响投资环境的是罪人”;昆山法治环境的目标是“老板怎么安心怎么办”、服务环境的目标是“老板怎么开心怎么办”、人文环境的目标是“老板怎么舒心怎么办”……

有工人揭露说,出事的这家工厂,每天工作台上落的灰就有壹个硬币的厚度。“吃饭的时候,每个人身上全是灰尘,像是从烧砖窑里出来,只有牙齿是白的。”有工友开玩笑说,“活生生一个兵马俑”。工厂里还流传着一句话,“晚上不洗澡,回来像个鬼”。如此环境下,不发生爆炸才怪呢。

昆山大爆炸之后,负有直接责任的安监、工商、劳动等部门,均安然无事,仿佛爆炸跟他们毫无关系.市长召开记者会,仍然是一副给小民训话的派头,只是宣佈抓捕了工厂负责人,但对台商与官僚之间的勾结关系,却语焉不详。

在昆山,不仅没有一个官员出面承担责任并引咎辞职,反而疯狂打压死伤者家属的合理诉求。数百名家属赶赴昆山,冀尽快寻找亲人下落。当局则集体安置家属到指定酒店住宿,然后动用警察将他们全部软禁起来。这些家属因迟迟未见政府公布第二批DNA检验名单,同时认为政府披露的名单存在重名、人数核对不准等,遂堵路示威,并企图游行至市政府,但被大批特警拦截,有多人遭到暴力殴打,血流满面。

在中共严控下的媒体,当然不敢报道这些真实情况,反而连篇累牍地宣扬中央领导的“亲笔批示”、以及地方官员如何“爱民如子”。即便网路上出现零星的“不和谐的声音”,也迅速迅速被网络警察删除地乾乾净净.很快,中国云南又发生了伤亡更为惨重的大地震,於是,昆山爆炸顿时无人问津了,后续情况在主流媒体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谁愿意做生命如蝼蚁一般卑贱的中国人呢?

《纵览中国》首发:Friday,August 15,201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