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去年全国政协委员刘翔因缺席政协会议而遭媒体炮轰,之后他火速赶来,面对无数记者的政治提问,这位叱咤体坛、阳光率性的小伙子满脸茫然,窘态百出,尴尬万分(见《南方都市报》的图片新闻)。真令人扼腕叹惜。刘翔作为体育明星,令无数粉丝狂热崇拜;然而他在奥运会上充当政治道具的表现,却遭世人质疑,美誉急下;如果每年这样折腾一番,我想刘翔的名声必将消耗殆尽。韩愈云“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政治是一门科学,不是靠几个明星装点一下门面就能了事的,一个顶级的科学家,却未必就能当好一个国会议员。刘翔还年轻,谁也不敢妄言刘翔未来就成不了里根或施瓦辛格,但就目前而言,其谙熟于体育却并不知政治,也不了解民生。当局者只是为了吸引人们的眼球,而将他活生生地塞进政协,当幌子。当局对刘翔本人不负责,也对国家和13亿公民不负责。就刘翔而言,则是既误己又误国。

在现代政治民主的世界大潮中,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真可谓是货真价实的另类“中国特色”,其热闹场面和娱乐功能堪比春晚。按理,“两会”相当于西方的议会,是参政议政之机构,代表、委员(议员)要有决策国家大政的能力才是。然而中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们的懂否政治无关紧要,要紧的是你要会演戏,听喝举手,如南郭先生摇头晃脑滥竽充数。如此,既能开出“团结胜利”的大会,又能向外展现中国的政治民主。否则象西方议会又吵又闹,怎能体现出社会主义集权制度的优越性呢?

马基雅维里论及独裁政体时说:“好的意见,不管它是谁所出,却总是由君王的智慧而成;君王的智慧却不是由大臣的良谋而生的。”中国“两会”的所有内容、程序、决议都是事先定好的,代表们只需要走个过场,举手“通过”便是,不需要代表用心,更不需要他们辩论、争执。因此,“两会”便聘进一批名流、明星吸引公众的眼球,“象征”民主。于是乎,代表、委员们也就索性把“两会”当成庙会、春晚,嘻嘻哈哈、吃喝热闹一阵子就算了。由此,一幅幅有中国特色的“两会”百丑图就淋漓尽致地展现在世人的面前。比如,一些代表、委员借“两会”作秀,表忠心,以不投反对票为荣:人大代表申纪兰因为“热爱党”,55年从不投反对票;政协委员倪萍甚至有“我爱国,所以我从不投反对票和弃权票”、“政府是爹妈,委员是乖孩子”的高论。

马克思主义申老太太因为“热爱党”而55年不投反对票,是不是老糊涂了,表错了忠心?孰不知,与党始终保持一致并非就能证明你爱党,假如你对大跃进、对人民公社、对文革你投了反对票,那才是你对党的大爱。而你不投反对票,一味地与党保持一致,可党在各个历史时期不一样,君不见: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文革时期,毛泽东和江青就是党,与党一致,就是打倒刘少奇、邓小平;毛后,邓小平是伟大领袖,江青被关进监狱;这二者你都投票赞成,到底有没有点儿是非和良心?

至于“爱国”,它从来就是一道护身符。八国联军时,慈禧太后要倾全国之力与之开战,那番慷慨激昂的“爱国”之词,至今言犹在耳;可她西逃之后,为了保全性命,对侵略者却又要“量中华之物力,给与国之欢心”。而今天,“爱国”不单是护身符,它还是一副黄金膏,谁要将其往脸上一贴,则顿时生辉。“两会”投票本与爱国风马牛不相及,可这位倪委员却硬扯在一起,既向当权者表了忠心,又给自己贴了金。可她拿捏得不妥,过了头儿,就是称“政府是爹妈,委员是乖孩子”,中南海的高官们也不会买账,倪委员谄媚到这个份上,实是给主子丢脸、添堵。她倒不如在“一致通过”的前提下,投个反对票,显示“民主”,倒给“爹妈”增光。当年江泽民曾向世界表态,中国要批准联合国的人权公约,可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就是没批准,虽然这是演双簧,但也算是到位。党不愿批准该公约,却不明说,让人大来否决,真可谓一箭双雕,既遂了党的真实意图,又回击了外界对“橡皮图章”的批评。

行文至此,我想起贞观之治的李世民与魏征。魏征之所以能获李世民及后人敬重,并非其甘做李世民的“乖孩子”,而是直陈李世民的错误,诓正皇帝的过失。古语云“千士之诺诺,不若一士之谔谔”。尽管谔谔之言在庙堂之上有些不和谐,不显示“团结”“胜利”,但却可以化解社会矛盾,平息民怨,稳固江山。

既然中国的“两会”让社会名流、明星、大腕来装点门面,唱颂词,显示盛世和谐,我倒建议不如将“两会”的名称改一改,不妨改为颂歌院、和谐院,将这些名流、明星、大腕都供起来,演一场嘉年华庆的大戏。如此,既名正言顺,又堵住了世人的非议,岂不皆大欢喜?

2010年3月19日于“两会”谢幕之际

注:作者为律师。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