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各方强烈关注著名媒体人贾葭疑涉“公开信”被失踪事件

Share on Google+

记者、作家、出版人、律师等在中国“被失踪”事件时有发生,这几年已逐渐成为常态。著名媒体人、作家贾葭周二在北京机场被失踪,迄今没有任何消息。尽管有律师和家人、朋友向北京机场、公安等部门查询,竟然没有任何信息,甚至连贾葭的机票信息也查不到了。

眼下真的是中国的恐怖时代,任何人都没有安全感,都生活在恐惧中。官员没有安全感,作家、记者、编辑没有安全感,讨薪工人没有安全感……。

人人自危而生活在恐惧中现象,来自专制统治者失去了信心。如今的中国当局已是四面楚歌、草木皆兵,由于自己惧怕失去政权的恐惧,只能使用暴力,全力开动国家机器,企图将所有不同声音赶尽杀绝。

▲美国之音(VOA)3月17日报道:中国媒体人涉促习下台公开信失踪

有新疆“无界新闻”网站登载要求习近平下台公开信(博闻社)

香港—曾任职香港几家传媒的中国内地媒体人和专栏作家贾葭,原定星期二晚从北京飞赴香港,结果失踪至今,毫无消息,引发广泛关注。外界分析,贾葭失联疑与3月4日有新疆官方背景的“无界新闻”网站,发布要求习近平下台公开信事件有关而被扣查。

贾葭的友人在网上透露,35岁的贾葭3月15日从北京机场搭机准备南下香港。贾葭妻子称,贾葭晚8点左右最后一次打电话,说已经过了海关,准备登机。她8点15分再打贾葭手机时,发现已关机。贾葭原定当晚深夜11点半左右抵港,会寄宿朋友家中,但一直没到。星期三中午约人午餐也没露面,电话一直不通。贾葭17日上午也没有出席一个他是主讲人之一的讲座。

贾葭来香港前,曾告知朋友估计可能会被扣留调查,事关他3月4日从微信朋友圈看到有关要求习近平下台的公开信后,提醒新疆无界新闻执行总裁欧阳洪亮删除。两人曾是旧同事。据信,欧阳洪亮在接受当局调查时,告诉网监部门是从贾葭处得知消息。贾葭一直在美国度假,近日返回中国,但他在国内的一些亲戚已被调查。外界猜测他这次是“被失踪”。

贾葭在香港的友人透露,贾葭的妻子目前不希望接受传媒采访,以免影响贾葭的处境。贾葭的许多相识都表示对他失踪不解,认为他只是好心提醒旧友从网上删除这封公开信。

最早在网上透露贾葭失踪消息的网络政论家、作家莫之许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贾葭的朋友都坚信他没有问题,但在目前大环境下,不知道他将被扣查多久,对他的状况非常担心。

他说:“好些朋友都说这个事情跟他没有关系,微信群里也都聊过,他实际就是一个提醒。但是体制要去查这种事情,会用很大的力气去查的话,个体太渺小了。就跟前年占中期间,寇延丁、薛野,还有不同的人,都查了好几个月。所以,大家还是觉得挺担心,对他的处境、精神状态、他的生活也都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曾担任过独立中文笔会理事和狱中作家委员会主任的莫之许透露,贾葭在失踪前已经了解有关部门在调查,也有预感可能会找他。

莫之许说:“有预感。一个是说,已经有关部门知道是他提醒了欧阳洪亮,他以前的老同事,虽然他是好心。另外,他老家西安那边的有关部门,也去找了他的家人,由于他的父母不在国内,可能就找到他的叔叔、舅舅之类的。所以,他也知道在调查他的情况。所以,他会有预感的,跟我们说过。”

在人大政协两会开幕的3月4日深夜,由新疆自治区党委宣传部、财讯传媒和阿里巴巴三方打造的“无界新闻”,登载境外参与网几个小时前发出的署名“忠诚党员”的“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到下午,无界新闻的这篇文章被删除,网站屏蔽,后又恢复。

旅美媒体人、曾任香港阳光时务周刊高管的北风(温云超)用谷歌搜索这封公开信时,偶然发现国内网站无界新闻登载了公开信,并通过推特曝光。北风在推特上还说,有关当局为调查这封公开信,曾“骚扰”他在国内的家人。北风重申,他事先并不知晓公开信的事情。

海外博闻社近日报道称,新疆官方解释是无界新闻网站“遭黑客攻击”,是“境外反动网站配合黑客,有预谋、有目的、有计划的攻击的行为”。不过,官方专家对无界新闻服务器的技术分析,并没有发现黑客攻击痕迹,基本排除事件是黑客所为,怀疑网站内部可能有人转贴了这封公开信。该事件引起北京高层关注,已下令调查背后是否有“政治图谋”。

出生陕西西安的贾葭曾任新华社《暸望东方周刊》编辑、香港《凤凰周刊》资深编辑、GQ杂志中文版高级编辑、香港阳光卫视新闻部副主编、腾讯《大家》专栏主编,以及去年上线的香港新兴传媒《端传媒》评论部的主编。贾葭旅居香港多年,月前才从《端传媒》离职,赴广州中山大学任教研究。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17日报道:香港端传媒前编辑贾葭疑因“习近平下台信”北京失踪

据苹果日报报道,曾任职香港媒体多年的大陆媒体人贾葭,日前在前往北京机场准备南下香港期间失踪,疑涉日前无界新闻发布“要求习近平下台的公开信”有关。报道引述人在北京的贾妻表示,没有收到任何信息,至16日晚上贾失踪已超过24小时。

报道又引述贾的香港友人说:“不知道是在候机室、飞机上、还是到了香港被带走。”

报道指,贾葭15日晚从北京首都机场出发,准备前往香港。最后一通电话是约晚上8时打给妻子的,声称自己已经过了海关准备上机往香港。原预计当晚深夜11点半左右抵港,寄宿朋友家中,但一直没有出现,昨约了人在港午餐也没露面,电话亦一直不通。

据悉,贾葭南下香港前,也曾告知朋友估计可能会被扣留调查。事关他3月4日从微信朋友圈看到有关要求习近平下台公开信后,因与新疆无界新闻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曾是旧同事,就提醒欧阳删除。其后,欧阳在接受调查时,告知网监部门是从贾葭处得知。而贾葭本人一直在美国度假,直到近日才回国,但他在内地的亲戚纷纷被调查。

35岁的贾葭曾任职新华社旗下周刊、腾讯《大家》专栏前主编、香港《阳光时务周刊》副主编,及《端传媒》评论部门主编。他旅居香港多年,直到月前离职《端传媒》,赴广州中山大学任教研究。

至于端传媒,亦备受大陆当局极度关注,根据端传媒的执行总编张洁平在一家大学的演说中承认,大陆有关部门曾对该媒体驻内地记者和家人的骚扰,张说,由于遭到大陆方面的阻扰,端传媒的发展方向将以全球华人社区作为焦点。

据悉,端传媒由数名大陆海归派集资在香港筹办,以深度政治及时事题材报道为主。

▲自由亚洲电台(RFA)3月17日报道:再有媒体人“被失联”?贾葭从北京至香港失踪逾48小时

媒体人贾葭日前由北京飞往香港时突然失联,至今已超过两天。有消息称,贾葭或卷入了无界新闻刊登“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事件。有评论认为,中国当局此举是在为自己树敌。也有评论指出,中共目前权斗激烈,对意识形态高度重视,任何事件都会被认为具有不可测的风险。

80后媒体人贾葭于3月15日下午,由北京飞往香港时失联,至今已逾2日。香港《苹果日报》引述贾葭的妻子表示,贾葭最后一通电话是在15日晚8点打的,当时说自己过了海关,准备上机。但贾妻于8点15分致电他时,电话已经关机。贾葭原定于当晚11点30分抵港,但一直没有出现。原本16日约了朋友共进午餐,也未露面,电话又一直不通。而贾葭的朋友指,不知道他是在候机室、飞机上、还是到了香港后才被带走的。

今年36岁的贾葭出生于中国西安,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曾先后在《瞭望东方周刊》、《凤凰周刊》、《阳光时务》等媒体工作。2012年出任腾讯在海南推出的媒体产品平台《大家》主编,2015年赴港担任端传媒政经评论部主编。

曾与贾葭共事的《阳光时务》周刊创办人陈平3月17日向本台表示,贾葭并不是一个很激进、尖锐的人,不理解中国当局这么做的目的,认为他们是在为自己树敌:

“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贾葭不是一个很尖锐的人,不是很激进或者说批判性很强。我觉得中共没必要这样地树敌过多,他们现在已经够困难了,树敌过多不好。他总要讲一些过去统战的传统吧,一点不同声音都听不得还得了?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变成这样的,他们不断地把社会维稳,但是不断地把社会往颠覆的角度上推去。”

另据多家媒体报道,贾葭此次“失联”或与“无界新闻”网刊登“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一事有关。据悉,由于无界新闻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是贾葭的旧同事,贾葭在看到公开信后就提醒了欧阳洪亮,而欧阳洪亮在接受调查时也告知网监部门是从贾葭口中得知事件。

与贾葭交好的广州作家野渡3月17日向本台表示,贾葭此前已有预感会被带走,而其“出事”与其本身的工作无关,而是因为当前中共内部权斗激烈,对意识形态高度重视,任何一件小事都会被视作存在风险,因此会极力打压媒体及媒体人。他说:

“贾葭和我们这帮朋友关系都很要好,包括他失踪之前,他也有预感了,在我们那个小群里面也说了,他有这个担心,结果不出这个预料。因为他之前也告诉我们他家人被找了。本身这个事情(公开信)引起了他们高层很大震动,因为我们都知道,在明年十九大之前,官方的那些权力要素会有很多不可测的因素。我们知道权力斗争是很残酷无情的,在这种情况下,党国现在对意识形态的高度控制和对媒体的严厉控制下,任何涉及这些东西的都有可能面临不可测的风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对媒体还是对民间的高度打压也在情理之中。”

▲香港《明报》3月17日报道:《端》前评论部主编、传媒人贾葭赴港途中失踪 传与促习近平辞职信有关

曾任职香港媒体多年的内地知名媒体人贾葭,日前前往北京机场准备来港期间被带走,有传是与早前内地网媒转载一封要求国家主席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有关。贾葭原定今日出席香港城市大学举办一个关于中港问题的讲座,最终也缺席。

据报道指,贾葭前晚(15日)从北京首都机场,准备前往香港。最后一通电话约在晚上8时打给妻子,他声称自己已过了海关准备上机往香港,其后就一直失踪。贾葭本来今日会与另一居港内地作家周洁茹在城大主讲《谁的香港?两个栏外人》讲座,但贾葭没有出现。

报道又引述贾的香港友人说:“不知道是在候机楼、飞机上、还是到了香港被带走。”而在北京的贾妻表示,没有收到任何信息。

贾葭是专栏作家及知名媒体人,旅居香港多年,曾任职香港《阳光时务周刊》,月前才刚离任《端传媒》政经评论部主编。《端传媒》执行主编张洁平指,与贾葭其他朋友一样,没法联络到贾,正在等消息。她指,有传讯息予贾妻,但相信对方也在忙,没有回复。张洁平估计若今晚仍没有消息,即拘留超过48小时,就可能不只调查如此简单。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部3月17日报道:媒体人贾葭涉“要求习近平辞职”事件失联

疑涉官媒无界新闻网一份“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旅居香港的资深媒体人贾葭周二(15日)在从北京飞香港时在机场失联,迄今已超过40小时,原定出席香港一个学术演讲亦缺席。据悉,当局已经将此作为政治案件查办,众多媒体从业者人人自危。(黄小山/潘加晴报道)

据贾葭的朋友称,贾葭是在周二晚准备乘飞机从北京赴香港参加周四(17日)在香港城市大学的一场演讲时失联。事发当晚8点许,贾葭致电家人,称已过海关。但8点15分,家人再次联系贾葭时,其电话已不能拨通,此后,就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根据香港城市大学的演讲信息显示,贾葭原定在香港城市大学的演讲时间是周四的上午10点至11点50.香港城市大学一位人士向本台记者证实,贾葭没有出现,但原因他们不清楚。

她说:这个我们这边也不清楚这个情况,我们只知道他没有出现,我们只有这个情况。

据知情人黄杰透露,贾葭失联可能因两会期间,无界新闻上出现了一封“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贾葭看到后通知了曾是自己原同事的无界的老总欧阳洪亮,该文章被迅速删除,但贾葭却因此被带走了。

他说:知道这个事情,就是说有一封要求习近平下课(下台)的公开信,在无界发出来了。听说是骇客发布的,贾葭从朋友圈知道这个事情之后,马上就给欧阳洪亮打电话,然后就删掉了。后来查这个事情,然后贾葭就被叫去接受调查。传媒圈都知道这个事情,是因为贾葭失联嘛,然后这个事情就传开了。之前知道的不多,因为他马上就删掉了。

无界一名编辑证实了无界上出现该公开信的事件,但他称,该信是黑客所为,他们也知道贾葭被带走了,但是不知道详情。现在警方还在查,他们都不知道结果。

他说:这个事情知道是知道,但是不清楚现在是个什么状态。我看到相关的一个东西,但是我也不清楚这个东西是什么内幕。我现在只知道是发生了一个攻击的事件,是被攻击了。我们领导也没说。还在调查啊,结果现在还没出来。

周四下午,一名香港记者在微信朋友圈称,贾葭的家人称,贾葭只是被带走进行问话,没有什么大事,此后,还有消息称已经获释。但本台记者拨打贾葭的手机,则显示已关机。被指信息来源的人士也很快指,到周四下午4时许,贾葭依然处于失联状态。

据悉,此次无界新闻公开信事件系指本月4日,该网站上出现了一片题为《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文中批评习近平多项施政,包括损害一国两制,导致“香港独立势力抬头”,以及纵容个人崇拜,甚至让妻子的妹妹操控央视春晚等,作者以共产党员身分,要求习近平辞职。

该文称,提出这个要求,是出于党的事业的考虑,是出于国家和民族前途的考虑,同样,也是出于习近平家人及自身安全的考虑。

据对比相关信息发现,该公开信原刊于海外中国维权新闻网,而具有新疆官方背景的网络媒体“无界新闻”转发该文章后,引发了广泛关注和猜测,但该文章很快被删除。此后无界方面即称是被黑客攻击。

据媒体人透露,此事引发了高层震怒,官方成立专案组严查此事。但北京市公安局没有就此事接受采访。

现年35岁的贾葭任多家媒体时事评论员,曾任腾讯《大家》专栏作者及前主编、香港《阳光时务周刊》及《端传媒》政经评论部主编。

▲英国广播公司(BBC)3月18日报道:中国媒体专栏作者贾葭赴港途中“失踪”

香港《苹果日报》台湾版报导了贾葭的“失踪”

中国媒体专栏作者贾葭的律师向BBC新闻网透露,这名在北京工作的媒体人在前往香港途中失踪。

自周二(3月18日)晚上起,没有人能够联系到贾葭,当时他正要登上飞机。他的妻子已经报称丈夫失踪。

有人相信他曾就一封呼吁国家主席习近平辞职的匿名信件被刊载上网而发出过提醒。

该封信件短暂出现在一个有政府背景的网站上,但很快被删除。

表面上看来,这似乎是在当局着意提升习近平形象的背景下,一系列高姿态审查当中的最新一次事件。

我们知道什么?

贾葭年纪在30多岁,以在腾讯新闻网站上撰写社会时政评论着称。

在他失联的周二,他原定要乘飞机从北京前往香港。

香港《苹果日报》引述贾葭的妻子说,她最后一次和他通话是在当地时间周二晚上20时,他告诉她,他准备登机去香港。

她说,贾葭原定要在当晚到一个朋友家里,但他没有出现。第二天,他也没有如约前往一个午餐饭局。

他的律师燕薪告诉BBC说:“到底是谁带走了他,原因是什么,我们没有任何头绪……一种可能是,他是在机场被带走的。”

“他的妻子还没有收到任何正式文件说明贾葭现在身在哪里,状况如何。”

燕律师补充说,贾葭的航班订票记录也找不到了,目前正在和贾妻一起向出入境部门查询。

有报导说,贾葭较早前曾告诉朋友说,他觉得因为关于习近平的那封信,他可能要出事了。

那封信说了什么?

3月4日,有关的信件在与政府有联系的无界新闻网上出现时,立即引起了注意。

信件是写给习近平主席的,信中呼吁他辞职,并指他“将权力全面抓到自己的手里”,纵容“个人崇拜”,还从外交政策到经济决策等方面对他提出了批评。

该信的落款是“忠诚的共产党员”。

在媒体上公然出现对中国政府和习近平的直接批评,这种在中国大陆几乎前所未闻,更别说是有政府关系的媒体了。

消息指,贾葭坚称自己和那封信无关,但他看到信件被刊载后,向无界新闻的一个编辑、他的朋友欧阳洪亮发出了提醒。

BBC尝试联系欧阳洪亮的手机,但没有找到他。

无界新闻的其中一个员工还告诉BBC说,与这封信的刊载有关的人都在“接受调查”。

无界新闻声称,信件是从海外一个时常批评中国政府的网站“参与网”转载的。

之后,该信已在无界新闻网站上被删除,但在参与网上仍有登载。

▲美国之音(VOA)3月18日报道:北京自由媒体人贾葭失踪

星期二下午,中国知名媒体人贾葭在北京失踪,当时他正在从北京机场准备登机前往香港。外界猜测此事可能与新疆“无界新闻”日前发表的“促习近平辞职公开信”有关。

保护记者联合会报道称,贾葭的律师透露,贾葭本月初在看到新疆“无界新闻”网页上看到“促习近平辞职公开信”一文后,提醒“无界新闻”执行总裁欧阳洪亮应该尽早删除相关内容。而欧阳洪亮在接受调查时,称其曾得到贾葭提醒。报道还指出,贾葭在陕西的亲戚近日已被调查;而他在前来香港前,也曾告知朋友估计自己可能会被扣留调查。

贾葭的妻子同香港《苹果日报》表示,贾葭最后一通电话是周二晚8时打的,当时他说自己已过海关,准备上机。原本预计贾葭于当晚11时30分左右到港,寄宿朋友家中,但一直没有出现。此外,贾葭原本约定周三与朋友在香港吃饭,也没露面,电话也一直不通。

现年35岁的贾葭出生于陕西西安,是腾讯《大家》专栏作者及前主编,曾任职香港《阳光时务周刊》及《端传媒》政经评论部主编。他旅居香港多年,直到月前离职《端传媒》,赴广州中山大学任教研究。

保护记者联合会的声明指出,自从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当局采取严厉措施打压异见人士,进一步压缩中国社交媒体提供的有限自由,而对领导人的直接批评更是大忌。2015年11月,政治漫画家姜野飞被泰国遣返,随后遭中国警方逮捕,原因可能是其作品曾经嘲笑过习近平。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18日报道:国际特赦呼吁中国公开媒体人贾葭下落

知名媒体人贾葭。(图片来源:国际特赦)

中国知名媒体人贾葭3月15日自北京赴香港途中失联已经72小时。其律师及家人四处查询无果。国际特赦组织18日就此发表声明,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公开贾葭的下落及法律情况。

贾葭3月15日自北京机场准备飞往香港,但当晚8时电告家人已经通过海关之后,便失去联系,犹如人间蒸发。据维权网获得的消息,18日当天,律师燕薪与贾葭的妻子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查询,未能得到接待。致电航空公司、边检部门查询也未获得任何消息,他们找机场内警察,查询航班动态,身份证、护照、港澳通行证查了个遍,一无所获;去石景山公安分局,警察系统里也未能查到与贾葭有关的信息。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18日就此发表声明,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公开贾葭的下落及法律状况!声明指出,倘若他已被关押,应当立即无条件释放,除非他被以国际认可的刑事罪行正式起诉。声明同时要求中国当局确保贾葭在关押期间,可以定期会见家人和律师,并且保障他免受酷刑及其他虐待。

据熟悉贾葭的朋友估计,贾葭失踪可能与两会期间出现在无界新闻网站上的一封要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有关。公开信对习近平任下的一些大政方针提出批评。这封信很快被从无界新闻网站上删除。但在文章被删除之前,贾葭曾与无界新闻执行总裁联系,提醒对方不要发布此公开信。

据来自贾葭朋友圈的消息,贾葭在启程前往香港前曾透露担心自己会被捕。

现年35岁的贾葭任多家媒体时事评论员,曾任腾讯《大家》专栏作者及前主编、香港《阳光时务周刊》及《端传媒》政经评论部主编。

▲《参与》网3月18日报道:中国著名媒体人士贾葭被失踪72小时仍无消息

(参与2016年3月18日讯)参与获悉,中国著名媒体人士贾葭被失踪72小时后仍无消息。3月18日,其代理律师和妻子先后询问北京市公安局、机场分局、机场内警察、航空公司、石景山公安分局,都毫无消息。

3月15日晚上8时15分,贾葭在北京首都机场候机大厅与妻子曾通电话,但11点半飞机降落香港后,贾葭却被失踪了。

贾葭的被失踪与本网发出的《关于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http://canyu.org/n110479c6.aspx),本网发出此信之后,中国国内官媒无界新闻进行了转载,贾葭看到无界新闻转载后,由于与无界新闻的总编欧阳洪亮是老同事,就告诉了欧阳洪亮,想尽快帮无界新闻消除影响。没想到由此惹祸上身,在其被失踪之前,其陕西的家人遭到调查。

下面是代理律师燕薪律师发出寻找信息:

知名媒体人贾葭失联已72小时了。今天我和他爱人先去了北京市公安局,因为没有家属通知书或其它任何案件信息,市局无人接待我。打机场分局电话问询,没有贾的案件信息。找机场内警察查询航班动态,身份证、护照、港澳通行证查了个遍,无航班信息。警察说我们的信息可能不准,让去航空公司问询。航空公司说涉及个人隐私信息,不提供查询。打电话给边检问出入境信息,同样不给查询。去石景山公安分局报人口失踪,警察系统里同样查不到与贾葭有关的信息或案件。一天一无所获,贾葭人间蒸发。卡夫卡小说《法的门前》和《城堡》的现实版。无尽的无奈,无限的悲凉!

燕薪律师2016年3月18日

国际特赦组织中文@amnestychinese:紧急声明:媒体人#贾葭在北京机场准备赴港时失踪,恐怕已被中国当局关押。朋友们相信他的失踪与无界新闻发布的公开信有关。我们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公开贾葭的下落及法律状况!紧急行动声明中文版:http://on.fb.me/21yUDow

▲德国之声(DW)3月18日报道:中国媒体人贾葭失踪疑涉“公开信事件”

曾在香港媒体任职多年的中国媒体人贾葭近日突然失踪。据其亲友透露,他最后一次与外界联系,是在登上从北京飞往香港的飞机之前。他的律师猜测,他的失踪与此前一封匿名人士在官媒刊登的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有关。

(德国之声中文网)贾葭的律师燕薪对路透社表示,贾葭原定周二(3月15日)从北京飞往香港。他在登机前曾对朋友表示,他有可能被当局扣留调查,事因则是此前他提醒新疆无界新闻的执行总裁欧阳洪亮尽快删除一篇公开信。

燕薪对路透社介绍说,贾葭失踪的时间,正是原定登机的时刻前后。香港《苹果日报》则报道指出,当天晚上登机前,贾葭曾打电话给妻子,称自己已经过了海关,正准备登机。按照计划,贾葭当晚应当在香港朋友家中借宿,但是却没有出现,他的电话也无法拨通。

而据一名贾葭的好友向德国之声透露,无界新闻的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曾经是贾葭的同事,两人“可以说是好友关系”,因此“出于好意就作了提醒”;而这一提醒举动之所以为外界知晓,是因为贾葭将此事发布在其微信朋友圈内。这名好友还透露,目前贾葭的家人已经多次前往北京的公安局进行查询,“但没有任何结果。”

路透社也尝试过联系北京市公安部门,但也没有取得回音。目前并不清楚贾葭究竟是否被拘留。

贾葭早前曾是腾讯《大家》专栏的主编、香港《阳光时务周刊》副主编、《端传媒》评论部主编。他在不久前离开了《端传媒》,前往广州中山大学任教。

公开信事件

3月4日凌晨,《无界新闻》网站刊登了一篇署名“忠诚的共产党员”之公开信,以“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为题,认为习近平主政以来,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外交上节节败退,最后甚至写道:“让我们这些经历过文革的人不禁暗自揪心——我们的党、国家和民族再也经不起新的十年浩劫。”

值得注意的是,《无界新闻》并非境外或者民间的网站,而是由新疆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出资、财新集团与阿里巴巴集团参与筹划的新媒体,其主要认为是配合宣传中国目前力推的“一带一路”战略。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无界新闻》是一家不折不扣的中共官方传媒机构。

公开信刊登后不久,该网站一度无法访问;而在网站恢复运营后,这篇公开信已经被删除。而通过谷歌等搜索引擎的缓存快照功能,则依然能够找到这篇公开信。

▲香港《端传媒》3月18日报道:媒体人贾葭消失京港之间,疑卷入无界公开信事件

中国著名媒体人贾葭,在从北京飞往香港途中失踪,失去联络超过72小时,疑涉及两会期间的一宗公开信事件。

3月15日晚上8点多,刚刚出版了新书《我的双城记》的贾葭从北京飞往香港,带着这本自己在北京和香港两地的观察笔记,计划参加两天后在香港城市大学的一场分享会。然而,他就此消失于双城之间。

出北京海关之后,晚上8点15分,在首都机场候机大厅,他与身在北京的妻子通了一个电话。11点半,飞机降落香港,但贾葭却失踪了。第二天原定约了他午餐的朋友,没有见到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北京机场、或是飞机、或是在香港怎么失踪、又或者被什么人带走的。

现年35岁的贾葭是中国著名媒体人及专栏作家,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前腾讯《大家》主编,曾任职多家中港媒体,包括2015年5月至9月间在端传媒任职,持中国护照及香港居民身份证,在Twitter上有超过8万粉丝关注。

事件并非没有预兆。

卷入无界公开信事件

3月14日,刚刚从美国度假回到北京的贾葭曾向友人透露,自己在陕西的亲人近日遭到公安系统的调查问话,内容是关于3月4日零点突然出现在大陆网络媒体“无界新闻”主页上的一封公开信。这封公开信的标题是《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署名是“忠诚的共产党员”,出现在无界网站上的时间刚好是两会的开幕日,一度引起了海外媒体的注意和转发。

公开信出现后不久,无界新闻网站关闭,恢复运行时,这篇文章已经没有了。无界内部传闻是被黑客攻击,但并没有发任何正式声明谈及此事。

无界传媒是2015年4月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财讯集团、阿里巴巴三方联合入股成立的新媒体,一向被视作官方为新疆宣传、为一带一路铺路的媒体布局。

贾葭对于自己家人因此事被调查感到诧异,也忧虑自己被卷入其中,因此3月14日,他委托了律师燕薪作为自己的代理人,以备需要。燕薪其后在接受端传媒采访时说,他并不知道贾葭与无界公开信之间的关系,而贾葭本人明确告诉他:“他说自己与这封公开信没有任何关系,当时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网友看到,提醒了在无界工作的朋友(执行总裁欧阳洪亮,编者注)。”

因为答应了香港城市大学媒体与传播系的演讲邀约──3月17日上午,与作家周洁茹对谈“谁的香港?两个槛外人”,贾葭计划3月15日飞往香港。

在家人受到调查之后,虽然他持有香港居民身份证,他一度担心自己出入境遇到问题,还曾经问朋友,该先去深圳,从深圳自助通关到香港,还是直接从北京飞香港。他最终买了去香港的机票,并在3月15日晚上8点离开北京海关后失联。

律师在北京公安局查询一无所获

朋友猜测,他可能触发“边境控制”机制,被警方控制。而如果警方控制只是普通传唤,需在24小时之内释放,如果超过24小时,则会变更强制措施为“刑事拘留”,或者“指定监视居住”。

3月16日晚,贾葭失联24小时后,他的朋友在社交网络中发出了他“下落不明”的简要通告,并提到怀疑与无界公开信事件有关。

3月17日晚,贾葭失联48小时之后,包括《卫报》、路透社、美国之音、《苹果日报》、《明报》、台湾风传媒等众多海外媒体报导了事件。

3月18日上午10点半,律师燕薪与贾葭的妻子一起来到北京公安局查询,又到石景山公安分局报人口失踪,但一无所获:“我们既没有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也没有收到指定监视居住通知书,因为没有正式的通知书,我们在北京公安局的接待窗口就被拦了回来,没有任何答复,甚至见不到任何具体的负责人。”燕薪在接受端传媒记者采访时说。

燕薪又曾致电机场分局查询,未能查获贾的案件信息;找机场内警察查询航班动态,以贾葭的身份证、护照、港澳通行证查了个遍,皆无航班信息;航空公司则以涉及个人隐私为由,拒绝查询。

有12年律师执业经验的燕薪对端传媒说,目前自己对这个案件实质上一无所知:“贾葭是否已经被控制,处在哪一个案件之中,是否与无界新闻公开信事件有关,什么部门在经办此事,从法律角度来说,完全没有消息。没有通知书、没有抓捕现场、没有见证人……现在所有的判断都只是猜测。”

燕薪说,在过去的同类案件中,这样的状况很少见,但也并不是没有。“在传知行案件中,黄凯平也是很长时间不知道去向,寇延丁的案件中,也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她人在什么地方,直到三个月后人自己被放出来……”燕薪表示,黄凯平和寇延丁,受香港占中等政治事件波及,“被失踪”几个月后获释,甚至都没有合法的强制措施名目。

案件若涉及国家安全,无需通知家属

此外,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第73条,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必须在24小时以内,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而根据第83条,除了无法通知的情况下,被拘留者的家属会在拘留开始后的24小时内获得通知;除非案件涉及国家安全或恐怖活动,通知可能有碍调查,则可以不作通知。因为贾葭在失踪48小时后仍无音讯,燕薪对贾葭所涉及的案件情况,感到“不太乐观”。

在没有任何消息的寂静中,贾葭的读者们在社交网络中转发起他近年来所写的专栏文章,其中转发最多的,是他新书《我的双城记》的序言。

在这篇序中,贾葭写:“在一些公开场合,我喜欢被人称为专栏作家,这样可以较为自由、不带顾虑地独立发言,既不会牵涉我所供职的公司,也不会给别人带来媒体所携带的那种不安。其实,我根本也算不上作家,也不会失心疯地要加入中国作协。我就是个码字儿的文字工作者。在没有正经工作的时候,写专栏是我唯一的收入来源。”

在辗转几个城市的生活中,他形容自己既是“京漂”,也是“港漂”。

“北京在哪里?北京是什么?北京代表着、意味着什么?……在这座城市里,我是什么状态?我的焦虑感、紧张来自何处?我何以能够弥合内心里和这座城市深层次的鸿沟?”

“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2011年的春天到了香港工作……香港的生活对我个人而言,称得上是一次脱胎换骨般的改变。……站在这个城市的街道上,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我感到畅快、自由与安逸。”

他说,这本书里是2012年之前的北京和香港。而近两年,“北京逐渐让我有种厌倦的情绪”,香港则“价值与身份认同都出现了严重的危机,这也让空气中的硝烟味道愈加浓烈。”

“我眼睁睁看着,两岸三地一个新时代的到来。这个时代有一种新的叙事,由更年轻的人去主导,看着他们就觉得自己已经老了。”

在文章最后,他对不知道是北京,还是香港的读者说:“请你们等着我,我会回来。”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部3月18日报道:保护记者协会关注媒体人贾葭失踪

旅居香港的大陆资深媒体人贾葭,至周五(18日)已失联超过3日。家人到各部门查问不得要领,美国的“保护记者协会”对事件表示关注。

大陆维权律师燕薪在社交网站表示,周五他与贾葭太太先后去了北京市公安局,但因没有家属通知书,公安局没有接待;他们亦曾向北京机场分局、机场内警察、边境等查询,亦没有消息,航空公司表示涉及个人隐私问题,,亦不给查询。

总部设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协会”周五发出声明关注事件,并对贾葭行踪成谜表示忧虑。声明指出,贾葭周二(15日)晚由北京准备来香港时失联,北京首都机场公安分局回复“保护记者协会”查询时指,未有贾葭的资料:“保护记者协会”亚洲区负责人表示,若贾葭被警方扣留,官员应解释扣留原因及在哪里。

新疆官方背景网站“无界新闻”,日前出现一篇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涉嫌与贾葭有关,有消息指事件令中央高层震怒,成立专案组严查。

贾葭任多家媒体时事评论员,包括腾讯专栏作者及前主编,以及香港的印刷和政经评论部的主编。

▲美国之音(VOA)3月19日报道:国际记者联盟就记者被停职和失踪事件呼吁中国停止打压媒体

全球最大新闻业者组织国际记者联盟(IFJ)3月18日发表声明,对中国政府本星期导致一名记者被停职另一名记者旅行时失踪的行为表示严重关注,并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全国各地媒体和不同政见的控制。

声明提到,新华社编辑李凯因在一篇报道中把习近平称为“中国最后领导人”而不是“最高领导人”而被停职。据报道,新华社高层认定这是“政治错误”,但相信这是笔误。

声明还提到,新闻业者贾葭在试图从北京飞往香港途中失踪,据称被拘押。声明提到,贾葭在失踪三天前在推特上转过反对政治干预文学艺术和新闻的讯息。他相信,在无界新闻网出现一封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后他受到了监视。贾葭在网上看到这封公开信后立即告诉了前同事和无界新闻执行总裁欧阳洪亮。

国际记者联盟说:“最近的事件,包括李被停职和贾的失踪,显示中国政府是如何继续加紧控制媒体和压制新闻自由的。我们要求政府公布有关贾葭下落的信息。”

声明说:“中国各地的媒体工作者经常生活在害怕丢掉工作的恐惧中,造成了不稳定的工作环境。”

国际记者联盟在139个国家代表大约60万名成员,宗旨是推动国际行动,通过强大、自由和独立的新闻业者工会来捍卫新闻自由和社会公正。

▲美国之音(VOA)3月19日连线(野渡):鲜少发表过激言论贾葭遭扣查友人惊讶

出生陕西西安的贾葭曾经在新华社,香港凤凰周刊,阳光卫视等多家媒体任职。在新闻界与艺文圈中有不少朋友,他们对贾葭可能遭到当局扣查,都表示非常惊讶。(VO MAP IN)下面我们继续通过视频连线,请贾葭的友人,中国独立作家野渡先生来谈谈他的看法。

主持人:根据美国之音这两天的追踪采访,贾葭可能是因为提醒在无界新闻的朋友不要刊登这封公开信而被调查,就你的了解,贾葭与公开信到底有多大关联?

野渡:就我所知,贾葭和这封公开信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现在我在不同的渠道得到的消息是,那封公开信是以群发的方式发到几个海外的媒体,发过参与网和明镜新闻网,也发到过一些活跃在海外的媒体界人士,他们都收到了公开信,他们选择了以不同的时间刊发出来。据我所知,无界新闻网事实上以新闻札体的方式,把参与网列进了新闻抓取范围,抓取到了那封信。没有经过详细的审核,刊登出来。贾葭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这个事情,他立刻提醒无界新闻网的总编辑欧阳洪亮。因为他们是老朋友,就提醒他。这种好心的提醒变成这样,很让人惊讶。中国的维稳体制下面,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觉得很正常。

主持人:贾葭曾经在一些被认为是中国体制内的媒体工作,他的言论常碰触当局的红线吗?贾葭为何被当局盯上?

野渡:贾葭这几年在香港媒体工作期间,被香港一系列观察。因为我们知道,在香港占中事件以后,贾葭刚刚出版一本书《我的双城记》,里面只要是北京香港两地之间的观察对比,(就会被关注)。她作为一个在内地长大的写者和专栏作家,对于香港本地十多年的变化有一种独特的观察。在官方打压香港的社会氛围下,她的这种观察肯定是不受到官方欢迎的。但是贾葭的言论还主要还是很温和的观点,不属于当局必须要清除的对象。当局目前对他的扣押,还是无界新闻这个事情造成的后果。

主持人:现在许多与公开信有关的人都遭到威胁警告,刊登公开信的参与网主编蔡楚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局已经就此事成立调查小组。贾葭虽然是被失踪的第一人,但可能不会是最后一人?

野渡:我认为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人,因为像这种匿名公开信的事情,官方实际上很难真正弄清来源。在中国的政治效应来说,又必须查个根底才能向上面交代。这种情况下,会不断有他们怀疑的对象会进入官方政治打压的视野里面。如果贾葭是第一人,她肯定不是最后一人。

主持人:除了公开信,新华社报道将习近平称为最后领导人,以及蒋洪,周方对公民权利和网络管理的公开放炮,中共宣传系统怎么了,为什么不断出现不同声音?

野渡:事实上从2011年末到现在整整五年,中国整个社会氛围的变化,在中国官方体制下面,对他们在意识形态上面进行了高度的打压,这就是在这种打压的恐怖氛围内形成的反效果。这种反效果历史还是能看的到的。

主持人:有关习近平下台公开信的全部内容以及贾葭的最新消息,您可以登入美国之音中文网,查询即时报导并留下您的看法。网址是VOACHINESE.COM.稍后回来,中国两会闭幕了,但会议上的新闻报导自由仍然面临重重困境。稍后媒体观察有深入分析。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3/19/2016

阅读次数:6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