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事务》网日前转载两篇奇文,一篇是《明镜邮报》特约记者许可撰写的“倒习力量集结:极左成公敌,各方推新主”;另一篇是《博闻社》Moli(口气像该社记者)撰写的“习近平接连出错党内‘反习同盟’形成”。两篇文章(注意是记者报道,不是自由撰稿,更非网友贴文)都是讲中南海动态,似乎两会期间阴云密布,正酝酿某种政变可能。网络写手“春秋戈”更进一步穿凿附会,说什么“习近平下台,是十八届党中央的集体意志!…。显然,作为一个具有近百年历史的大党,在面对危机和灾难时,中共已经成熟和坚定的多了”。

认真拜读这些大作之后,感觉文不对题,似有夸大事实、耸人听闻、误导读者之嫌。故此不揣冒昧,试做分析点评,谬误之处,还望高人指点。

不满情绪确实有,结成联盟不可能

上述诸文,都从一封“忠诚党员公开信”谈起,不妨先说说这封信。无论出自谁手,也不管用什么手段贴上官方网站,尽管有违常例,但信里说的现象的确存在,也招致人们不满。但要知道,造成中国今日乱象的根本原因,并非自习近平始,乃是邓小平一条腿改革留下的祸根,到江、胡两朝持续发酵,导致腐败扩散到一发不可收拾,把责任都推给习,有欠公允。

据网上消息,习接过烂摊子之初,也曾犹豫不决过。他不肯步胡锦涛后尘,当个有名无实的虚君。经过隐居求退,多方磨合,妥协让步等等,最后才同意挂帅,也算“受命于危难之间”吧。如果他不想翻车,还继续维持的话,上任之初,只能两面都讨好,实际都不讨好。假如只讨好一面,让另一面彻底绝望的话,恐怕风险更大。说刘云山的宣传口给他挖坑,把他偏右的讲话压着不发,只发极左讲话,有点过高估计刘云山的胆量跟能力,也低估习本人的政治嗅觉。实际情况,很可能受偏左智囊的影响,担心江山变色,有意张扬左倾言论。而偏右讲话,则出于策略考虑,表面折中,有欺骗舆论之嫌。至于网传的那些“内部讲话”是真是假,目前难下定论。

再说“核心”这件事。既然公党员开信反对“习核心”,是否也应该反对“江核心”才对?老江何德何能?窃据核心多年,除了贪污腐败制度化,拱手出卖东北领土,还有什么建树?下台之后,退而不休,还要学老邓垂帘听政,占着茅坑不拉屎,继续保留核心之实,让胡温无法顺利工作。如今要想根绝老人政治,打破官场陋习,让政令出中南海,不树立新“核心”和新权威能行?这不是什么个人能力高低问题,而是体制缺陷使然。要从根本上克服,当然需要系统工程,但恐怕没有权威也是空话。政治学常识说,权威建立途径不外三种:一是成王败寇;二是家族世袭;三是普选产生。毛邓是打出来的,邓后既不搞世袭(太子党身份不叫世袭。要论世袭,非毛新宇、邓朴方莫属),又不搞选举,别出心裁闹什么“等级授权”、“隔代指定”,这种“揠苗助长”的所谓“权威”,都不是真权威。这属另外话题,此处不缀。

尽管左右两派都不满,但形成“倒习联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遑论成功。细说原因并不复杂,可概括为以下四点:

第一是左右两派形同水火,连理性对话的基础都阙如,如何串联倒习?政治诉求南辕北辙,怎能相信对方不出卖自己?更遑论推举双方都满意的“共主”。如果“共主”仅是傀儡的别名,也许不难找,再从桌子底下拉一个黎元洪出来即可。可背后垂帘听政的实权给谁?要费周折。有人想抬出江、曾,那不是旧势力回朝复辟吗?号称海外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常有江、曾自身难保,即将被抓的消息问世。怎么突然之间又咸鱼翻身,反守为攻了?究竟哪家媒体更为可信?当真让人无所适从。我看,江、曾治下劣迹斑斑,没留什么德政,即使还想发挥余热,也纯属妄想,国人未必买账。

第二,虽然中纪委的身份不伦不类,有违宪之嫌,但生杀大权在握,雷厉风行,有监控所有人的能力和手段,连政治局新老成员也不例外。“不许妄议中央”的命令,并非仅仅针对下层百姓。贩夫走卒“妄议”几句,无伤大雅;高官显贵背后串联,可是谋反。从邓年代开始,就严禁高官串联。如果有人铤而走险,万一走漏风声(各派共谋,如何保密?)最先倒霉的可能是密谋者自己,而非手握利器的习王亲信。

第三,文章说什么不排除运用“非常手段”,给习削权,甚至用对付赫鲁晓夫的方式,通过政变把习赶下台。这难道就是中共“成熟和坚定”的标志?正常渠道表达不灵,只好来邪门歪道,说明共产党根本没有党内民主,甚至连土匪山寨的规矩都不守,也能叫成熟?政变先例我党早有,老毛尸骨未寒(江青语),叶剑英、汪东兴等军头率先出手,先争取华国锋,再抓捕四人帮。现在有那样的历史条件吗?有毛左制造的民怨沸腾吗?有经济崩溃边缘吗?当然,无论条件有无,利令智昏,想搞政变的人还会搞。不过别忘了,就算侥幸成功,掀了习的宝座,往后的屁股怎么擦也难说。真能出现第二次“一举粉碎”,“举国欢腾”吗?我看难。最大可能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收拾残局者,很可能先把政变先锋灭口,最后抢班夺权,分崩离析,全国大乱,前途未卜。善后局面的无法预测性,应该是图谋政变者最大的顾忌之一,迫使他们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第四,也不要低估习王亲信反政变的智商和能力。网上不是说他们躲过了多次暗杀吗?焉知今后不会再次躲过?看看两会随处可见的黑衣帅哥们,个个身手不凡,一点也不像斟茶倒水的专业户,倒像训练有素的大内高手。众目睽睽下的会议大厅尚且眼线密布,其它场合更不必说,怎会让图谋不轨者有可乘之机?再说了,自从粉碎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等人的政变阴谋之后,特别是军改完成以后,习的枪杆子握得比过去更牢,按正常逻辑,突发事件的危险不是增加了,而是减少了才对。不知政变论的炮制者,缘何逻辑得出上述结论。

右派动嘴不动手,左派政变才危险

许可文章的标题“倒习力量集结:极左成公敌,各方推新主”,给人印象似乎是右派(自由派)要倒习,而且把极左定为公敌。可是细读下文,包括“打第一枪”的那篇“共产党员公开信”,我怎么也看不出是针对“极左公敌”,更遑论“打第一枪”。反倒觉得,整体策划像出自左派之手,或是江派之手,尽管表面打着反“极左”的旗号,因为字里行间,好像在为老江说话。公开信的作者,难道对共产党的“忠诚”度,能比习近平更高?我看未必是那么回事,大约也是一种障眼法吧。

众所周知,对习不满意的人各种各样,并非同一阶层,往往互相对立,既包括江、曾旧部,被挖老虎的死党,还有惶惶不可终日的隐蔽老虎,军改利益受损者等等。当然,也包括各种弱势群体,教堂被拆的虔诚信徒,失地农民,维权律师等等,他们也对现状不满。但是,“这些”不满者与“那些”不满者之间,有共同利益可言吗?即使倒习派(如果有的话),真能推出一个共主,新主就有本事让各方都满意?根本是天方夜谭!

其实,目前中国的主要危险,并非来自右的自由主义派(如果有派的话),而是来自死硬毛左与部分不满阶层的奇异混合。自由主义右派基本是些温和的读书人,有良心的知识分子。他们崇尚和平理性,反对暴力,抵制民粹,坚持说理,既没有形成规模,更缺乏组织领导,仅有一个硕果仅存,岌岌可危的《炎黄春秋》杂志,勉强算一块有出气孔的自留地,一个清谈馆而已,掀不起什么风浪,更甭说引发社会动荡了。说他们有本事集结力量,向“左派公敌”发起进攻,甚至把习推下宝座,换上一个“继续改革开放”的共主,简直是异想天开。说轻了是张冠李戴,说重了有栽赃之嫌,唯恐当局对他们的打击力度不够。

反观毛左势力,强大何止千百倍。他们不但人多势众,还有许多高官撑腰,更崇尚与迷信暴力,没有什么道德底线,张口骂人,抬手打人。看看他们如何围攻八九十岁的老人茅于轼,谩骂攻击不同观点的辩论群众,就知道他们搅乱社会的能量有多大。要说左派闹事,借攻击习近平之机,或者像山西毛左那样,公开攻击李克强,打破脆弱的权力平衡,推举出他们欣赏的毛式领袖(薄熙来之类),把中国引向法西斯不归路,倒有某种实实在在的可能性,虽然在我看来,中国法西斯化的社会条件,到目前为止还不具备,起码不充分。

没有强人是好事,学习妥协建新规

实事求是地看习近平这个人,在七常委中应该算比较好的。虽然意识形态有僵化的一面,但从网上流传的内部讲话看,并不像薄熙来把他形容的那么蠢。他或许没有薄熙来的聪明善变、诡计多端,但显然比薄善良厚道、稳重老练。至于七常委内心想什么?谁是改革派?谁是保守派?在谎言治国、没有竞选、谨言慎行的荒谬体制下,谁也没法知道别人的真实观点。林副统帅教导的至理名言“谁说真话谁完蛋”,至今还是中共官场行之有效的座右铭,虽然纸上不写,口上不说,但行动必定照办,否则就得倒霉,被倒筛选机制剔除。这种人格扭曲和社会变态,才是中国世风日下,难以长治久安的真正危机所在。从这个意义上说,最近登峰造极的网禁言禁,多少类新闻禁止报道,不许“妄议”等等,简直愚蠢至极。

好在蠢事并没办绝,围攻批判任大炮的“运动”没几天就紧急刹车。国内有人称之为“十日文革”,我认为最多可称为“十日反右”,离文革还差十万八千里。文革的主要特点是向当权派开火,而批任是向企业家开火,方向满拧。文革是群众斗领导,而这回是领导斗群众,完全是两码子事。网上消息又说,是习近平本人下令停止围攻,骂官媒“愚蠢至极”,说明他并不傻,没有钻进江派设下的圈套。

围绕任志强事件前后出现的一系列非常事件,包括反对一言堂的声音出现,说明高层内部有过激烈争论,最后达成了某种妥协。有论者认为这是危险信号,说明高层分裂,权斗激烈,是一场更大规模内部厮杀的前奏。当然,我不否定有内斗恶化,出现突发事件的可能性。不过,良性发展的可能性也同样存在。因为,尽管习的权威不够,无法形成新的个人崇拜,的确不假;但与此同时,反对他的人,也同样没有足够权威,能组成强有力的反对派,可以像邓、陈八老当年那样,通过非正式“党内生活会”,就能随意废黜党内正式推选出来的总书记(不像选举的选举)。如今的党中央,要正式开会讨论表决,无论在中全会,还是在政治局全体会议,究竟谁能拿到多数票还说不定。三年前推举习近平出山,这些人是举过手的,现在举手要他下台,有那么容易吗?要是不开会不投票,而动用军警特非常手段搞政变,那正如上文所说,引起的后果可能非常严重,对中国社会转型未必是好事。微妙时刻谁也搬不倒谁,或许是个好兆头,令有关各方都冷静思考:既然做不到你死我活,又不想同归于尽,是否可以开诚布公,民主协商,通过妥协找到一种摆脱恶性循环的更好方法?果如此,那不就是一个良性的开头吗?

展望未来,习近平稳住权位之后,有无可能根本改变现状?现在还言之过早,还要等等看。最起码,这次围攻批判任志强的妖风,是习本人发现不对,亲自下令刹车的。即便他有时候左右摇摆,举棋不定,也没蠢到“朕即法律,一意孤行”的程度。再说,即便他想“一意孤行”,也不再具备毛、邓乾纲独断、我行我素的绝对权威,这一点他应该明白。这是权威递减规律使然,非人力所能挽回。因此,我同意罗宇先生的观点,仍对习抱一线希望,相信他最终能看清世界大局,选择回归普世价值与主流文明。果如此,不但是中国和世界之福,也是他本人和家族更为牢靠的安全保障。因此,应该给他更充分的时间,允许他有自我调适过程,逐渐摆脱模糊骑墙状态,让外界看透他究竟要举什么旗,走什么路?

总而言之,现实严酷,时不我待。中国已经处在社会转型的十字路口,毛的旗再也举不下去了,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北京共识”、“中国模式”等等,也难以坚持。内外交困,前途艰险,在在考验习近平的政治智慧。“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有决心和能力,带领中国走出一条新路吗?我们等着瞧吧。

2016年3月16日星期四美西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