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悉尼飞黄金海岸,一路上蓝天白云,如果天气晴朗的话,你能听到风在歌唱,白云在脚下翩翩起舞,蓝色的天蓝色的海蓝色空姐的蓝色浅笑。

我们在雨中穿行,穿越遥遥的大海和宝蓝色天庭,穿越闪闪的鳞光和起伏的海岸线,雨水拍打着机窗玻璃和遥远的海平线上宁静的笑意和淡淡的炊烟,穿越海天一色之人间绝美,一个蓝色驿站的召唤。

不到黄金海岸无法收藏风景如画的蓝天白云;不到黄金海岸感觉不到蔚蓝色的海水之纯净;不到黄金海岸想象不出,什么是全长六十公里世间最漫长的城市海岸线;不到黄金海岸,无论如何你不敢想象,一个被百里海岸线彻底包围的城市,这样的城市会散发出什么样的人间奇观,当整个城市的浪花汇聚成一种纯天然的绝世交响,所有人的心之舞蹈随意展开。

我们驱车前往天下闻名的拜伦湾,沿途的山水美景躲闪不及,不知是人间美景包围了我们的心还是我们的心包围了人间美景;当我们登临拜伦湾灯塔纵情俯瞰万里之遥的太平洋全景咫尺眼底,原来我们竟如此的伟大或者渺小;当我们终于站到全澳最东端的那个小点,沿着滚动的思绪和远眺的目光我们一路向前,穿过浩瀚的大洋和一个个岛屿,穿过蓝天白云和心灵的欢唱,我们可以在瞬间抵达遥远的故乡——上海。

原来这世界真的很小,小到咫尺眼底……

悉尼红灯区,是在澳洲唯一我所到之处没留下任何影像资料的去处,因为找不到一处可以存留的镜头画面,一切如此平凡得波澜不惊山水趣淡。

那是个澳洲时间八九点的晚上,这在任何一个国度都是公子王孙的黄金时刻,照例是一路车奔,照例是满天的星斗相伴,不一会儿就到了,我们下车。我问就是这里吗,怎么没暧昧的灯光,怎么不见色诱的眼神,怎么听不到引人犯罪的靡靡之音幻,难道是恰到好处趋淡,咫尺香君有待探幽,容某深处查访。

然我们沿街绕了两圈,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偷偷也看了,依然看不出深幽所以,三两个半老洋妞一脸的不专业,竟还敢沿街卖弄,这所谓的悉尼红灯区竟没一盏哪怕是标志性的红灯闪烁,我在想这堂堂的澳洲政府怎么像中国政府了,难道澳府也是只知征税从不职业培训却也枉费了悉尼大好河山。

后来我对悉尼朋友说,怎么你们的红灯区看上去像上海的三流美食街啊,怎么也地处繁华的City区域,怎么就像上海的城乡接合部,身为纳税人,你们也不给议员们写写信,这让悉尼男人怎么活啊我的伟大公民。此君说的确如此的确不香艳,据说国内色情业其发达程度世界第一,澳洲历来色情业欠发达,惭愧惭愧。朋友说政府不提也不反对,中文报纸有各妓院的广告,执业操作明码标价而且政府为妓女的健康把关,收费不高相当于略微规格点的一餐,全体市民都能承受,我说奶奶的都说中国妓女不敬业,可是澳洲妓女竟如此的不专业,我虽没尝试但可以想象,她们甚至都没见识过西门绝技金莲泄欢中华阴阳十八大法。

据说香港政府也禁止卖淫,香港的旺角世间闻名而且货真价实,甚至在英人统治时期英女王也得网开一面,香港男人你怎么他都可以,但是一个自由一个嫖娼容不得半点限制,否则上街游行。难怪当弹丸之地的港岛满足不了香港男人的激情荷尔蒙时,他们便驾车前往深圳,当深圳禁黄禁赌万马齐喑之时,他们又去开辟第二战场东莞,于是香港富婆也不让须眉染指东莞鸭,于是东莞成了仅次于拉斯维加斯和鹿特丹以及澳门之后的世界第四淫都。

也所以广东省政府数次欲发令取消香港到广东的驾车自由行都被港人联合抗议最终搁置,那是万万动不得的,对香港男人和港岛富婆们来说,这是他们誓死捍卫的神圣方舟,直至生命的临终灿烂。

来源:大洋时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