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后院有几株银色的月月桂。在芳香四溢中我想起小时候,母亲从新都县带回的桂花糕,想起在台北听到的《桂花雨》。

东亚地区的诗文与传统习俗中,桂树常与秋季,月亮联系起来。

于是,我找到一张图片,回忆起少年时读戴望舒,想到中国象征主义诗学的审美演变和象征性意象的营造。

蔡楚:象征性意象的营造图

口占打油,请各位唱和

荡空凭高枝,欲唱诗人痴。
少年唯美梦,吟到白头时。

2016年4月1日

参与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