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祖宗的家,这是个真正属于小祖宗的家,这个小祖宗刚搬进半个月的家,宽敞明亮,落地大窗,后现代格局,作为刚到澳洲六年的小小祖宗,有时我想,母爱真伟大。

小祖宗当仁不让地把主卧留给我。老爸永远是主卧,我读到她的内心,她笑着,我被笑容包围。

这一夜相信无梦,第二天和小祖宗们开始为期五天的双飞黄金海岸游,八百公里蓝天白云和长长的海岸线,睡无梦意在先,滚滚红尘飞扬。

来到澳洲最大的畅快就是你想吃什么就可以吃什么,因为这里不存在食品不安全,只要是上柜的人们就相信是安全的,只要超市敢卖的我们就敢放心大胆吃下肚。在这里没人怀疑牛奶会有问题,就像在我亲爱的祖国,没人敢相信我们的牛奶没有问题。

像美国人一样,澳洲人对待转基因食品也是相信政府,就像一个男人相信自己女人不会在菜里下毒,澳洲公民相信自己的政府会为国民的健康饮食把关,就像相信他们天天听到见到的蓝天白云和上帝与他们同行的脚步声。

他们管你什么主义,除了老破中国,没人在乎你什么主义。

和据说我们年薪五万苦大仇深的中华白领想买一套北京三环外或上海中环边一百平的房子他们得不吃不喝从零岁开始打工直到六十岁才能完成不同,澳洲一普通年薪五万澳币的公民只要不是在悉尼市中心买房,他们有吃有喝十五年便可完成。若他们不吃不喝也从零岁开始打工,在六岁半之前他们便可获得自己的物业,如果他们想获得的话。

奶奶的奶奶的奶奶的,这资本主义真够腐朽的,难怪骆家辉大使在北京没法混下去了只能卷起铺盖走人了。

早在二十世纪的第一个年头也即是一百一十三年前的1900年之初,澳大利亚经过全民公决后宣告独立,人民的选择记载浩荡,每个澳大利亚人都需要和平独立,于是和平独立降临。

所谓民族独立之类的世界大势就像女人改嫁,其实很简单,随她去就是,人都有追求幸福享受阳光的权利,无论是一个民族,还是女人。

和美国不同的是,美国的独立是用血换来的,澳大利亚不是,澳洲没经历过独立战争便赢得了独立,当年英政府明智的选择使这个世界少了一场战争,多了一个澳大利亚。

也是那一年,一个世界上最虚弱的国家向当世最强盛的八国宣战,于是八国联军占领北京,于是这一个世纪的中国战争不断。而这一个世纪的澳洲则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今天的澳大利亚已经是一个高度文明发达的准资本主义社会(百度百科语),自由祥和的阳光铺洒在这个国家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张公民微笑的脸上,随意挥洒尽情绽放。

这个国家没有伟人,但她的土地滋润,人民幸福。

在澳洲似乎感觉不到人和人之间的攀比,澳洲人很少关心谁开的什么车,谁买了什么豪宅,哪个女孩傍了大款,何方女子嫁了豪门,至少很少有人去羡慕或妒忌别人。

在这里没有或者少有仇富的心态,更没有仇官的表情,人们都能平静地对待一切荣辱变迁,无所谓天地英雄或市井清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每个人都唱着自己的歌,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梦。

这些人的梦能不能惊天地泣鬼神不重要,这些人的歌是不是感动上帝也无妨,这些人的生活有没有伟大的主义更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活着而且很少为难自己。

在这里你无须成天算计别人,因为没人会无端算计你,至少这里很少出现国内企业中的那种没完没了的明争暗斗,更没有那种既无知又无耻更没文化的低级拼富炫富和仇富,人们心安理得地活着,生活平静作风平和,满天的星斗装点笑容。

这里的人们就这么生活着,不伟大也不卑微,他们或许没那么多高风亮节之乎者也,他们也没那么些婆婆妈妈的爱国爱党爱天下之类的所谓信仰,他们或许信或许不信上帝,但他们以自己的方式歌唱着生活着微笑着,作为上帝的子民大地的孩子,我相信这样的人生碎步已足够喧哗如雨或寂静如花,或者微风浩荡轻烟枭枭……

来源:大洋时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