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龙的传人

你若是

就成了两类动物的杂种

也不是黄河的子孙

黄河已在秦长城脚下断流

现在流淌的

是青藏高原的呕吐物

造不出生命

更不该是华夏的后代

自相残杀的族类

早已拼尽了所有的气节和魂灵

 

哪里是纵横百万里的辉煌

什么是上下五千年的文明

 

你是你

也喝“白干儿”

吐出的烟圈也有一个梦想

攀援上升

 

 

我也可以躺在青石板上

让骨骼堆出一座石雕

让眼眶画出一个死亡的符号

告诉人们

这里没有出路

 

我也可以混进人群

嚼着口香糖

踱着方步

眼角瞟着那个光腿的女孩

打个飞眼儿

似乎已经摸到了丰腴的屁股

一脸的心满意足

 

可是, 哥们儿!

我知道

“六部口”的残腿断臂也丰腴

哦!我的眼睛被血溅满了

抱着头撞向路边的灯座

 

女孩儿, 原谅我的粗俗

这个世界

是智者的坟墓

 

感觉

 

感觉还有

只是像个薄情的小妞儿

早已变脸

天安门

淡淡地变成一堆浮游的红色

纪念碑的大理石栏杆

在遥远的焦距后

是一只只烧穿的眼

广场那沉重的砖石是

一叶叶正在下沉的破舢板

再也背负不起中国人的绝望和哀怨

 

感觉再也抓不住

是一群捡破烂的小孩儿

在风中追逐纷飞的纸片

 

黑色

 

被拉得很长很长

你从来不吸烟

握着你的手我想说

也许任哪一条路

都不能带我们走到明天

你却把夜翻转来

是一个眼睛大大的女孩

捧着自己被打碎的头骨

天哪! 那眼神

让我这辈子失眠了

 

如果我还有冲动

就抱紧姑娘性感的脚

紧压住胸口

如果还有一个梦

就别在安大略湖边

数尽白发

如果还是怦然心动

就跑上国家塔

让烈风淫雨荡尽心中的悲凉

 

从此, 脸红再也不是因为羞涩

飞舞的长发

是我黑色的狂怒的

旌旗

 

1990

盛雪——女诗人、记者,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委员,加拿大笔会会员。生于北京,于1989年六四屠杀事件后移居加拿大,长期从事诗歌、散文、随笔、杂文、政论、戏剧、新闻纪实等创作。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