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二、三月,北京中共两会前后,从任志强事件和“公开信”事件,成为大陆两件特大新闻,各方见仁见智,解读不同。

从任志强到公开信

任志强事件发端于二月下旬。二月十九日,习近平视察中共三大官媒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和央视,提出“党媒姓党”的陈词滥调,实质是要求党媒姓习。却不料当日晚上,立即招来了有“中共优秀党员”之称的地产大亨任志强炮轰。任在其个人微博发帖炮轰“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如此公然“反党”,公然叫板习近平,自然引来了群犬狂吠。任的微博被封,北京西城区委表示要对任志强作出“严肃处理”。特别是,二月二十九日,北京市委主管的“千龙网”责问“究竟是谁给了他跳出来推墙的勇气?”,公开把矛头指向了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戏剧性的是,仅仅次日的三月一日,中纪委网站转载署名文章《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予以回击,表明了支持任氏的态度。于是事情立即大逆转,处分任氏的问题随即被叫停。

一波未平,又起一波。三月四日,中共新疆党委管辖的无界新闻网站居然“被转帖”了一封题为《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公开信,并经分析绝非骇客入侵所为。公开信历数习氏当政以来治党治国、内政外交种种不当和后果,言之凿凿,意之谔谔,并特别提到习氏集权,抛弃党的民主集中制。公开信署名“忠诚的共产党员”,虽可能是假托,但无论在党内党外以至大陆内外都引起极大反响。此信当然迅即被断网删除。

其实,事情还不止这两件,诸如官方新华社对外发稿写成“中国最后领导人”事件等等,有形无形,各方都有评说,如果仅仅是打字“错写”,何必对相关编辑及领导严肃处理?

反习力量正在崛起

两大事件,有认为是中共党内已形成反习同盟,包括了党内的改革派、既得利益集团和被习清洗的官员等等。但不管是否党内健康力量与贪腐利益集团会有哪怕一时的联盟,合乎逻辑的结论只能是:中共十九大临近,中共内部,党内党外,反对习氏弄权、妄图回归个人崇拜、回归毛泽东专制、拒绝民主转型的倒行逆施的力量已在崛起!

以往一直有认为,习王同心,互为依持、牢不可破,所以此次任志强事件,似乎是表现了有人在挑动习王矛盾。但王岐山何许人也?瞭解王岐山,可以从他参与编辑(任编委)四川人民出版社《走向未来丛书》发见端倪。该丛书的编辑出版始于一九八四年,终于一九八八年,历时五年,前后推出七十四种着译,三分之二为译着。丛书编委和着译者更是集中了二十世纪当时中国最优秀的一批知识分子。正是他们代表了当时中国思想解放最前沿的思考,一直延续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甚至现在。王其时正当四十岁盛年,思想应已定型。他加入其中,近朱必赤,应是思想解放的先驱人物。进入政界后,王岐山无论担任银行行长、省委书记、北京市长、副总理直至政治局委员、常委和中纪委书记,都表现出特立独行的鲜明风格。特别是,二○一五年四月二十三日,王岐山便装常服,在中南海与美籍日裔政治学者福山、经济学者青木昌彦和商人德立地人三人在中南海进行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不成系统”的谈话(王本人说“也算作‘信号’”)。谈话中,发出了“难啊,自己监督自己啊”的哀歎.这在当今的中共高官里,绝对是另类。从王的这些言论反观习近平,两人思想的分歧显而易见,何须“挑动”。习王在扫除江系腐败份子这一点上可以是合作者(虽然习肯定首先着眼于清除异己),而随着习越来越倒行逆施,王借助任志强叫板习近平,正如佛家作狮子之吼,振聋发聩。

王岐山叫板习近平?

有认为只是江系刘云山掌控的中宣部以“高级黑”的手段处处在为习近平挖坑,让习里外不是人。但习动不动毛语录嘴上挂,时不时重访中共和毛泽东的龙兴地(例如韶山,三上井冈山,古田),说什么前后三十年不能分割,为毛涂脂抹粉。这些,岂是别人装在他头上的?“习大大”的称呼是他自己赞许并鼓励的;那么多组长,不是他自己要揽权独裁难道是别人塞给他的?拒绝政改,抓捕维权律师诸如此类事情难道仅仅中宣部或其他部门可以擅自决定?如果说,习刚上台时还有迷惑人的一面,三年一过,其狰狞面目已原形毕露。促习下台的公开信,正好表明了习本人在党内外的不得人心。而王岐山代表的党内外健康力量,有广泛的社会基础。这个社会基础,既是中共政权积六十七年的罪恶堆垒起来的,也是习氏昧于时势,拒绝政改,甚至还妄自尊大,任人唯亲(福建、浙江系,诸如“之江新军”),还妄图自封“核心”堆垒起来的。

任志强事件之陡然无声无息,有说是习近平亲自叫停的。即使如此,并不能证明习王还是同心同德,亲密无间。须知任志强这次是公开叫板了习近平。如果不是王岐山的强势,以习急于树立“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习岂肯善罢甘休?总之,任志强事件明明白白地反映了习在中共党内是遭遇了重大的挫败。国外法广中文网三月十四日有报道说目前网路疯狂热捧的“习大大、彭嫲嫲”的内容,以及早前《要嫁就嫁习大》、《东方又红》等颂习歌曲,都被悄悄下网。参加两会的西藏代表每人胸前都挂上习近平的像章的事件,也被“婉转”批评,西藏代表团似乎被与媒体隔离。

习近平没有第三条路

然则习近平和中国的前途究竟如何?当今中国之势,内外交困,习倒行逆施,加剧社会危机,已是显然的事实。三月,穆迪已把中国的信用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还可能要进一步下调。三月中旬,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显示中国工业生产增速已经跌至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最低水平。正如红二代罗宇所说的,“如果习近平想把今天的中国社会往毛泽东时代倒退的话,那就肯定完蛋了”。但究竟习能否在绝境中回头是岸,恐怕只有习氏自己明白了。唯一可以断言的是:螳臂难挡车,黎明前虽有黑暗,但普世价值一定会在中国实现。

文章来源:《争鸣》2016年4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