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所说的“神”,与宗教信仰无关,而是指在政治领域,把独裁者极力吹捧、神化,妄图使其成为全能、全知的“完人”、“圣人”,于是其一言、一行人们不得“妄议”,只能服从、学习、敬仰、顶礼、膜拜。这样的权势独裁者就是所谓的“神”。

中国人吃够这种“神”的苦头

在中国,“毛泽东”三字几乎就是个人崇拜、人为造“神”的同义词。从一九五七年“反右”,迫害上百万知识分子,再到所谓“大跃进、人民公社”导至大饥荒饿死三千多万人,特别是所谓“史无前例”的文革,更把对毛的个人崇拜,弄到比邪教还更胜一筹的荒唐地步,把中国带入了黑暗与野蛮的渊薮。

毛死后,他指定的“接班人”华国锋才上台不久,又一度被捧为“英明领袖”。只是由于汪东兴等“凡是派”被邓小平联合叶剑英、陈云等“走资派”打败,华国锋最终黯然下台。这场“造神”运动,终于胎死腹中。邓小平虽不在台面上当“神”,却在背后“垂帘听政”。他自己也狂妄放言:毛主席在,毛说了算。毛不在了,我说了算。终于在一九八九年由他“说了算”造成了六四屠杀的悲剧。而由邓指定的“江核心”,也在其任内对一个准宗教团体法轮功广大信仰者大规模的迫害而震惊世界。由此可见,中国大陆自一九四九年中共掌权后,这“个人崇拜”引发的“造神”,就像瘟疫一样地流行着。而每一个“神”的出世,都给中国带来一场场的大灾难。

独裁者越强势对民众危害越大

在胡、温当政时期,是中共在大陆夺取国柄后,“神”的色彩相对最弱的时段。胡、温虽然也奉行的是一党专政,却没有搞“个人崇拜”,单就这一点而言,比毛皇与邓、江两朝都要好。不过偏偏有人(包括自认为是倡导民主的人士)批胡温软弱、平庸。殊不知在独裁专制(特别是共产极权专制)下,一个强势的独裁者对国家和民众才具有更大的危害性。也就是说,独裁者越强势,对外财大气粗,以为只要甩出一大把订单,就可堵住批评中共人权记录不佳的国家的“嘴”,乃至令美国也得让它三分。对内自然动不动就以今天抓人,明天抓人来“维稳”。在这种情况下,他就会今天要“三个自信”,明天要“七不准讲”。对任何希望社会变革的意见,都会横加打压。这样“一言九鼎”集大权于一身的权势者,也就必然产生想成“神”、成“圣”的欲望。

十八大后呼之欲出的“神”

有人曾半开玩笑地说:中国最不缺的“人才”就是马屁精。还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便有自称为“救党派”的几个马屁精,说从高层得到内部消息,这位“新君”上台后将“举重若轻”(其原文如此)地“去毛、非毛化”,即清除毛泽东思想对中共的影响,以此显示新君的开明。并说已在中央政治局通过了相关文件,连文件编号都说了出来,真是有鼻子有眼,叫人不相信都难。然而“新君”上台后却给了这些人一记响亮的耳光。此君不但不“非毛,去毛”,而是热衷于尊毛,崇毛。其作派基本上都继承了毛泽东的那一套。几乎是言必称毛,行必仿毛。不仅毛语录、毛诗词常不离口,而且诸如什么“整风”、“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批评与自我批评”……,无一不在“毛规习随”。而且习“学毛”的重点在于集权于一身。除了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将党、政、军大权集于一身,这些中共的“传统”外,更成立了诸如“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等六个这样的“小组”,均由习总担任组长,这些所谓的“小组”实际上是绕开了人大、国务院甚至中共政治局、中常委,直接由“小组”来决策指挥。这完全近似当年中央文革领导小组主宰一切的翻版。实则是废除常委集体领导,集权于一人。

自二○一五年七月以来,更疯狂管控新闻言论自由,打压知识分子,大抓维权律师至少已有二百五十名。同时封网、销号、删帖,以污名化的莫须有罪名迫害网络名人,甚至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合法行为,亦均在打击之列。今年二月十九日,习近平更御驾亲征,一日之内赴《人民日报》、央视和新华社三大官媒进行闪电式的视察,高调指示党和政府主办的官媒“必须姓党”。央视则诚惶诚恐地在其办公大楼内的电子屏幕上打出了“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的迎接口号。此情此景与当年毛泽东检阅红卫兵,发“炮打司令部”的号召何其相似乃尔!人造之“神”已呼之欲出。

造“神”遇难产

不过今日的中国已不可能再像毛年代那样闭塞落后,民众更不会那样愚昧无知易于受骗而接受造“神”了。尤其在中国已进入互联网时代,更不可能再像毛泽东年代那样,官方的“一言堂”就可以统管天下舆论。互联网年代不仅民众眼界大开,民众的认知能力与见解更已趋多元化,而且一切真相与民意可以通过网络、微博、推特、微信、QQ等平台瞬间传送万里之外,进入万众耳目。甚至一台电脑、一个手机就可以成为一个“媒体”。例如这次虽然习总亲自出马号令官媒必须“姓党”,但立马便遭到体制内人士、网络大V名人任志强在微博发文予以驳斥。虽然北京市委控制的千龙网、中青网众多党媒立即组织力量疯狂打压,说任“妄图通过资本控制政权”、“危害国家安全”,甚至称“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大概还要想揪背后的“黑手”吧!而任所在的北京市西城区党委也发出威胁要“严肃处分”任志强。随后任拥有三千八百万粉丝的微博被封号。

但网上仍有不少敢言网民,以调侃或嬉笑怒骂之语表达对任志强的支持。几天以后,中纪委网站发表文章称:“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明显是在针锋相对。接着《人民日报》也发文称“有的领导怕丢面子,不愿听群众逆耳之言”。甚至到了中共的“两会”上,政协主席俞正声也说“坚持求同存异……不强求一律、尊重差异而不扩大分歧、包容多样……”。这些话是针对谁讲,说给谁听的?只要不是傻瓜都应该明白。于是要“严肃处分”任志强的威胁,也从此没有了“下文”。

这个典型的事例充分说明,今日的中国不但整个社会的民心、社情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因此谁要想控制舆论宣传,令媒体“姓党”,为“我”所用,反而会置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有人曾说过:一切重大的历史事件都会出现两次,不过第一次是以悲剧出现,第二次则是以闹剧出现。把毛泽东捧上神坛肯定是中国的一场大悲剧,那么谁想“效颦”毛皇,他就只能以闹剧收场!

文章来源:《争鸣》2016年4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