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涛:感谢李鹏

Share on Google+

至少有两次,有人亲自对我谈到了对李鹏(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感激之情。

一位是某报社的总编李某。当时该报刚刚创刊不久,报纸没有影响力,经营十分艰难。这位李总编不停地召集大家开会,集思广益,广开门道。他说,应该感激李鹏,现在的时机对我报发展十分有利。某某日报是党报,比较保守,咱们乘机正好发展起来。试想,如果不是李鹏,按赵紫阳搞的那一套,办报纸的人多了,市场竞争激烈了,舆论放开了,什么话都敢说,哪里还有咱的活头?

另一次是在1988年,西安召开全国第9届图书展,新闻出版界、知识界、教育界以及大专院校,高级知识份子云集,各种思潮泛滥,市场交锋与思想碰撞十分活跃。几位多年不见的老校友也相聚在一起──其中几位因出了几本畅销的时政类书籍曾红遍大江南北。老友聚会,

几杯酒下肚,其中二位便开口大骂某些提倡民主化的知识份子,说破坏了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妄图搞分裂,等等,又大骂美国人,说美国人讲民主太荒谬,简直象儿戏,因为一点性丑闻(指克林顿总统的性丑闻案),就把堂堂一国之君搞得狼狈不堪,一点尊严也没有,耽误了国家大事。

话锋一转,一位仁兄说,“我还是要感谢李鹏。共产党还是好。上回出了一本盗版书被发现了,本来想全完了,没想到说了几句好话,最后罚了5,000元了事。还是他妈的共产党好。要是在美国,早就罚个倾家荡产!”(接下来是一阵得意的狂笑。)

我写这篇短文的时候,离“六四”10周年还差10天。在这寂静的深夜里,我的耳边仿佛响起天安门广场隆隆的枪炮声、鲜血被坦克压榨后吱吱的响声,又想起这些“精英”知识份子感激的赞叹,不由得浑身毛骨悚然。

(1999年5月26日凌晨)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阅读次数:90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