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以后的你:一尊铜像
不是卑微地坐在地上摆摊
而是——像个伟人——坐在藤椅上
面朝桌上一叠真切的诗集。人民路
因你而优雅了一些。海有了灯塔
从远处看
你更像块礁石
涌动的梦在那里能听见波浪破碎的声音

大理

大理,2016年元旦

醒来。2015变成了2016
窗外的苍山被一栋新建的法院遮蔽
被法院背后楼群的迷宫

两条被子抵抗着大理的冷
我读新西兰妻子发来的短信
浪漫如读一封十九世纪的欧洲情书

“……我们在岛上。睡在帐篷里
今晨徒步行走,看见躺着的海狮
多好,稀疏的人,简单的生活!”

此刻我应该和家人待在一起
但一个叫“故乡”的电视节目把我扣在了这里
它禁止我说“故乡不是浑浊的空气”

法院!阴云是我昨夜仰望的星空
我静静躺成一头悠闲的海狮
孩子的喊声由远渐渐而近。涛声!

葵花有一种喧嚣没有的自信

坐着,面对冬天的太阳
感到我正穿越一条通往星空的阴沟
感到我是雪夜的火炉
独处的方式
一个人与上帝对话的方式
或相反:与喧嚣保持距离
外面的车喇叭弹奏奏着肖邦的夜曲
雾霾是多美的雪峰——
可以用肺触摸
闭眼。面对太阳,或莲花一样娇嫩的内心

来源:诗网络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