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哄而起办“世界一流大学”

北京政府大言不惭地吹嘘“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如果从清华大学一九八五年提出“建设世界一流”算起,到现在已经三十一年了。三十一年的时间够他们说多少大话、做多少面子上的事情!他们首先把各大学的名字改来改去,专科改本科,学院改大学。其次是在各个学校里修了很多漂亮的楼房,然后不停地扩大招生数额,确实一直都没闲着。李克强在二○一五年和二○一六年的“人大”会议《报告》里,都要提一句“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然而十分不妙的是,时间耗了这么久,钱不晓得烧了多少亿,在他们治下的中国大陆,“世界一流大学”的影子都还看不见。官员们有点着急,为了证明他们烧钱烧得正确,于是公布了“时间表”,北京大学说是“到二十一世纪初叶把北京大学建成世界一流大学”,清华大学则明确提出“二○二○年达到世界一流水平”。这两所大学是北京最拿得出手的“面子大学”,甫一宣布,其他那些学校也跟着起哄,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山东大学纷纷发誓“二○二○年达到世界一流”,令人想起毛时代的大跃进──他们在农村“放卫星田”,第一个公社宣称亩产水稻一万斤,其他公社接着保证亩产两万斤甚至三万斤四万斤。时间过去五十多年,中共好大喜功吹牛撒谎的习性依旧,又一次搞起了“大跃进”。只是这次不是乱吹水稻产量,吹的是堂堂“世界一流大学”!

以“相对论”诡辩的自负

二○二○年,距今只有三年多的时间,眼看着“大限”越来越近,北京政府在几年前已经在谋划这场荒唐的闹剧如何收场。他们的“有识之士”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居然想出了两个“锦囊妙计”,以此来为这次“大跃进”善后。一个是“接近”,即把原来赌咒发誓的“达到世界一流”,悄悄改成“接近世界一流”。二○一○年三月初,在他们公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二○一○──二○二○年)》第七章里,不声不响地亮出了一句“若干所大学达到或接近世界一流大学水平”,这是“接近”二字正式公开亮相。接着,在二○一一年四月的一次会议上,教育部长袁贵仁(就是那位“绝不让西方价值观教材进课堂”的好汉)宣布,中国高等教育搞得非常好非常出色,“若干所大学达到或接近世界一流大学水平”。袁大人话音未落,多家官媒同时捧场发表,题目居然就是:“中国若干所大学达到或接近世界一流大学水平”,比袁某的胆子还大。然后,袁又在今年三月八日回应南开大学原校长饶子和关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讲话,再次宣称:“接近或达到国际一流都可以”算作“世界一流大学”。北京官方自认为“接近”是神来之笔,“接近世界一流”,就是只比“世界一流”差一点点,“相当于世界一流”。爱因斯坦不是有个“相对论”吗,所有东西都是“相对”的。根据这个“相对”,他们的哪所大学不可以说成“接近世界一流”?岂止是二○二○年才“接近”,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接近”了。接近一釐米是“接近”,接近十万八千里凭什么不叫“接近”?关键是看你站在什么“立场”上。

“中国特色”的绝地反攻

他们推出的第二个“妙计”,是在“世界一流大学”前面加个定语“中国特色”。目前看来首先发明这一“计”的是习近平,他在二○一四年五月四日提出:“办好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必须有中国特色。”老大发了话,手下自然必须紧跟,二○一五年九月二十四日《人民日报》载文宣传“我们的目标是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然后国务院在二○一五年十一月五日公布《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进一步明确“构建完善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如果说他们推出“接近”二字,多少还暴露了有一点无奈和认输的话,那么,他们接着提出的这个“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那就是以守为攻,妄图绝地大反攻,一举扭转整个颓势了。他们从此把“世界一流大学”分为两种,一种以哈佛、剑桥等等为代表,另一种曰“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这自然只有北京政府办的学校才有资格,必须要照共产党的规矩办才“合格”,比如“坚持党的领导,实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教学指导”,等等,这既是了不起的“中国特色”,全世界只有他们赵家人才玩得最内行,“水平”最高,同时也比哈佛、剑桥辛辛苦苦地研究什么数学、物理、哲学、艺术之类要轻松多了。依照习近平的这个“发明”,从今往后中国几千所大学不费吹灰之力都可以随便弄成“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想要多少就弄成多少。哈佛、剑桥累死累活,在这方面也只能“接近”他们,要叫全世界的“一流大学”也尝尝“追赶”他们的味道……不要“友邦惊诧”,他们确实就是这样设想的,就是打算以此为他们所谓的“建设世界一流”来个漂亮收场的。

目标与措施完全相对立

赵家人一天到晚不准别人“妄议”,其实他们在一党专制的情况下要“达到世界一流”,才是一个天大的“妄议”。他们“妄议”了几十年,他们的学校与世界一流大学之间的差距不是在缩小,反而还在不断扩大。这不是书记、校长们不卖力气,更不是“西方敌对势力”破坏,而是充分证明了在他们反民主的政治制度和教育制度之下,以对抗世界普世价值为目的的“创建一流大学运动”,不过就是当代世界教育史上的一个大笑话。他们一方面空喊“赶上世界一流”,另一方面宣布“七不准”,拒绝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学实行多年的教授治校和民主办校,拒绝人类先进思想和知识进入课堂,使教师们动辄得咎。如果在这种极端落后的制度下也能弄出最先进的“世界一流大学”,进而诞生全世界最先进的思想、文化和科学技术,使他们真的成为“战无不胜”的力量,那就不仅是中国人民的悲剧,而将是整个地球人类的悲剧了。如果真的有这种可能,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吗?

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学,绝不可能出现在独裁者的鞭子之下。不管赵家人吹嘘得多么天花乱坠,也不管他们有钱修建了多少幢摩天大楼。对这一点,世人应该绝对放心。

文章来源:动向2016年4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