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我在任何时空大笑和跳舞之于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

Share on Google+

最白的纸
最黑恶的字
最宽阔的道路
遭遇最狭窄的羊角抵制
最大的是非被最小的算计枪毙

人民不可以日!

罪恶开始即诅咒开始
下去吧,别怕
硫磺在火中燃烧
地狱有足够大,深无所谓底
装得下你或你们的一切贪嗔痴狂
装得下对你或你们的一切审判

我不会告诉你报应是什么
没有人能说清楚报应的形状,以及
长多少米
宽多少米
高多少米

或许,报应也不在明天或土地之下
但我会在你们看得到听得见的任何时空
大笑和跳舞
跳舞和大笑
哈哈报应啊
报应
报应
报应

2016-4-25

阅读次数:1,11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