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化平(挪威森林):光荣背叛——好汉刘本琦

Share on Google+

奥威尔在《1984》里如此表达过:“没有觉醒,就不会反抗;没有反抗,则无法觉醒。”对刘本琦而言,生活并非别无选择——他只是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觉醒了的刘本琦,对现体制反戈一击:曾经效忠党国的军官,成了反抗暴政的一线勇士。

挪威哥哥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转业军官刘本琦开始了从精神到肉体上的揭竿而起。人们赞美忠诚,而人类社会的进步,却时常伴随着不断的“光荣背叛”;伴随着不断有人从旧体制中出走。

那年夏天(2012年7月),挪威哥哥到了镇江。一天下午,刘英告诉我:刘本琦被带走了。7月18日,格尔木警方刑拘了公民刘本琦:“煽颠”。

当天,我致电带走刘本琦的警官王xx,手机无人接听。留言如下:“王xx警官:你好。请你和你的同事在法律框架内行事;作为执法者,严格遵守程序正义是本份。没有法治,你我都不会安全,没有法治就没有明天。请你和你的同事们善待异议者刘本琦。我要说的是:如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谢谢。”

很多人至今仍无法理解:一个政府,为什么要将社会里最有责任意识、最敢于公开表达的公民失踪关押?

MZ党刘本琦2012年17日17:05:25:“昨天格尔木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支队长平xx跑公司来拿走电脑,利用工作之便吓唬我的老美女同事,还把我们公司扯进去,狗娘养的还想一箭多雕呢……想株连九族?……清末,武昌首义,跟打击革命党人一样,在清军中打击一大片,逼得军人反了一样……刚才我去格尔木公安局纪检投诉其人,办公人员,做了记录,并给平xx通了电话,我没有见到平xx,他们答应给我回话。

刘本琦,湖北红安人。生于1968年农历8月27日(身份证是1969年10月2日)。毕业于军方重庆通讯学院,学的是通讯电子技术。在西北边疆服役十几年。

转业后,刘本琦被安置在青海省西宁联通公司。服役12年的转业军官刘本琦,并不习惯也不喜欢这份职业,他拒绝了被分配,自谋生路开始新的人生。他在西宁开过电器维修店,只是做生意的方式与需要应对的机构太多,刘本琦适应不了。

在网上,刘本琦非常活跃,其实他表达的方式非常少,也很少写文章,主要就是在Qq群里大胆公开言真相、说常识;第一时间打电话,问候受难的同仁与他们的家人,打电话责问作恶的警察。

军校毕业从军十几年的刘本琦,理解并倡导永敏先生提出的“全民和解”概念。真的不明白,一个如此理性温和的前军官,竟成了某帮派的敌人而被关押。

李化平(挪威森林):光荣背叛——好汉刘本琦

(2012年4月25日,武昌秦永敏先生家。右为秦永敏、左为刘本琦、中为挪威哥哥)

那年4月底,为父亲守七七之后,挪威哥哥离开故乡湖南,去武昌探望为国人受难二十几年的秦永敏先生。是时,刘本琦已从大西北到武昌。

见面的地方就在秦先生家,武钢三中对面的公寓。秦先生亲自动手给我们做饭,碗也不让我们洗。我过意不去要帮手。然,刘本琦处之泰然,大大咧咧说:他自己从不烧饭,也不干家务。呵呵。

当天,秦先生主要谈的是中国当前社会力量对比分析,主题词是“全民和解”。前提当然是执政党要承诺:遵奉普世价值。挪威哥哥没办法认同,在我看来,和解是民主转型后的关键要务,而非今日之主题。没有真相,何来和解。和解这种文明的博弈方式我是赞同的。问题是执政党在意的只有自己的权力,一直在制造仇恨、撕裂族群,和解哪里跟得上独裁制造仇恨的脚步?而独裁能听得懂的语言非常之少。

晚餐时来了一位武昌的张先生,才觉醒的公民。之后,张兄送我们去公交站。在车上,刘本琦给我说了许多事,一些想法,其实,这个时候我俩才开始真正交流。铿锵之言,思路清晰,能感知到刘本琦内心信仰的坚定。我笑言:本琦天生大将军的料,只可惜在党军浪费十几年时光。

挪威哥哥住国际青年旅舍,本琦借住在汉口朋友家,来回好远。我就邀本琦下车同住。后来刘英给我说,那天夜晚你自己睡茶吧沙发,床位给刘本琦睡。呵呵,其实,睡沙发是因为我打呼噜。

我们还计划去红安,看病中的熊飞骏先生。因为熊先生当时在江西景德镇,第二天晚上,我独自去了江汉平原的潜江,探望被软禁中的姚立法先生。

刘本琦骄傲的说,从没人找他喝过茶,他根本没将那些特务放在眼里。我告诉他:不要小看某帮的邪恶,只有我们不敢想的,没有他们不敢做的;任何没有底线的事,他们都有本事做得出来。人家知你不怕喝茶,可是人家天天在给你记帐,到时说动你就动你,表达方式要注意。

然,刘本琦不以为然。我知道,好汉刘本琦已经战胜了恐惧,这位勇敢的战士,为自由中国的到来义无反顾。

那年五月底,挪威哥哥到了成都平原,某个夜晚,刘英来电话:她没收了刘本琦的手机……刘英说了好长时间,要我劝本琦不要离家,孩子才几岁需要父亲,刘英自己也下岗每月一百多块生活费……作为一线抗争者,我理解他们的困扰、纠结……

刘本琦被刑拘之后,刘英发贴为老公讨公道请律师,几天之后却被劳教一年……后来,丁家喜等律师奔赴格尔木,也无法会见刘本琦。在没有律师介入的情况下,公民刘本琦获刑三年,煽颠罪。2015年7月,受尽折磨的刘本琦回到大监狱。

2016年4月18日,刘本琦、朱承志去赤壁旁听“袁小华袁奉初煽颠”,一下火车就被当局非法抓进警署,朱大哥手指骨折坐老虎凳几十小时,分别被遣返回……

奥威尔在《1984》里如此表达过:“没有觉醒,就不会反抗;没有反抗,则无法觉醒。”对刘本琦而言,生活并非别无选择——他只是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觉醒了的刘本琦,对现体制反戈一击:曾经效忠党国的军官,成了反抗暴政的一线勇士。

2016-04-21修正于成都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1期2016年04月25日

阅读次数:2,39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