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霜:专制霸权橫行,难求包容耐心

禁言之下何来包容(网络图片)

自诩为“人民共和国”的中国大陆,其新闻自由度在全世界一百八十个国家中排名倒数第五位。4月20日“记者无国界”公布了“2016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其中,中国大陆在180个国家中排名176位,比越南(175位)还低一位。同时“记者无国界”这个颇具权威的国际组织还在说明中重点批评了中国大陆。与此同时,无人不知的是,在中国使用互联网如果你没有“翻墙”软件,你登录的就只是一个“局域网”,只能登录访问中共允许的网站。就連发电子邮件,如果你没有谷哥、微软这类海外邮箱。你发国外的邮件,亦常被退回。人家还理不直而“气壮”地告诉你“找不到该邮址”,对方发给你的邮件也许多时候都被拦截而收不到。而近日谷哥、微软之类邮箱,不“翻墙”根本“登”不上去,登上去了,也时断时续。这是在中国使用互联网的人,都共有的“切肤之痛”。可你能找谁讲理去?!中共官员还公然大言不惭地宣称:中国的网络是自由的,不存在网络审查的问题。它却避而不敢谈刪帖,封号,屏蔽,銷号,防火牆是怎么回亊?那大概就属“囯家机密”了,草民不得过问。否则,“寻衅滋事”乃至“煽动颠覆”就会祸从天降!

正如几十年前鲁迅先生说过的,在中国官方公布的文字里往往总是充滿了仁义道德之词,或多少也要带些仁义道徳的词句。这不?今年4月1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先生在北京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上表示,领导干部要常上网,了解民意,要对广大网民多一些包容和耐心,对于网上善意批评,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善哉,斯言也!在当局近年全力加强监控、打压网络言论自由的力度之际,习近平先生的这番话,显然是对症之药。只是党国官员可否“包容”或有无“耐心”去听,则非笔者所能知也。不过对于其中的“善意”与“包容”笔者认为需要细加探讨。

首先,所谓的“善意批评”,由谁来定义、评判,何为“善意”?何为“恶意”?其具体标准又是什么?如果说,这个“善意”或非善意的标准,只是由官方“一言堂”制定,并由它说了算。那就和当年毛泽东定的划“右派份子”的六条“标准”一样成了圧人的帽子,打人的棍子,可隨意抓的“辮子”。这样的“三子”标准,最多也只能反映一党之私的要求、有时甚至就只是某个高位权势者的好恶。根本不成其为善、恶的标淮。最著名的例子,如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对毛泽东提出的批评是不是善意?现在的中共当局也承认彭德怀当年的意见是正确的,自然也就是善意的。但当时毛泽东认为有损其“天威”便定为“恶意”。由于毛一言可定乾坤,根本无理可讲,更无法申辩。彭德怀终被冤屈至死。在一党独裁的专制体制下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俯拾即是。当年如此,现在亦然。高官尚且如此,可况网上的草民?正如有人调侃的那样:“别忘了,网上批评要让中共和官员听得进去的前提是‘出于善意’,而决定是否‘出于善意’的是中共和官员。”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但是这样的“笑话”,在我天朝早已屡见不鲜。姑且不谈“反右”,“文革”等政治运动中多如牛毛的善恶颠倒,是非不分,害死千万无辜,令人笑不出来的大“笑话”。就看近期,堂堂一国的官方媒体,自然绝对应属民众所有的公权力,竟成为一党之私器,已令人匪夷所思。而网上拥有4000万粉丝的任志強先生,对此提出质疑。请问是不是善意?姑且不要求贵党诸公“从善如流”,至少不可横加打压。然而一时之间。党媒与五毛棍帽齐飞,网上辱骂与恐吓舖天盖地。不但无半点包容耐心,那陣仗必欲将任志强送入大牢而后快。后来多亏了任志強不但是红色“贵族”的二代,更是身家千万的富翁。而今中国有銭也是一种身价,不同于草民。再加大陆网民与世界舆论对打压任氏之举均一片哗然。最后在国內、国际压力下,官方也自知太理亏,才只好虎头蛇尾地打了“退堂鼓”而不了了之。但任志強先生颇受民众欢迎的博客,却一朝被“銷号”,永不得复活。这又是哪一家的“包容”?哪一种“特色”的“耐心”?

至于既非红二代又非富翁的草民如秦火火,拆二立四,边民,乃至虽富、却不沾官气的薛蛮子这些网上的敢言者,只因为说了“我党”不喜欢听的话,那后果就惨了。于是被隨意污名化的定罪,诸如“寻衅滋事”,“造谣”之类便信手拈来扣在你头上,比观音菩萨给孙悟空戴的紧箍咒还更牢不可“脱”。更绝的是,薛蛮子在自己家中与一个女子有私情,也叫嫖娼。这也罢了。更破天荒地把这点私人糗事拿到一贯突出政治的“央视”上“新闻联播”中去。大肆“宣传”了十多分鈡,其细节,不亚于色情片,也顾不得会不会毒害青少年的心灵。官方的“醉翁之意不在酒”,自然已是“司马昭之心”。如此做派,“耐心”肯定大大的有,“包容”则荡然无存!

至于浦志強律师,名记者高瑜等人的遭遇则更令人扼腕。大陆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先生2011至2014年间,只因发出几条微博,评论了温洲高铁严重事故和昆明火车站乘客遭暴恐袭击等事件,便被当局以“煽动民族仇恨”和“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律师资格也被吊销。不仅罪名与事实,牛头不对马嘴,更看不到当局的“包容”精神在哪里。而资深名记者高瑜,更被莫须有的加上了“泄密罪”,其依据的事实竟然是说她向国外媒体泄露了一份党中央的什么9号文件。但吊诡的是这个9号文件早就在大陆网上疯传,而且是中共中央关于意识形态方面的一些表态。既属意识形态,就须广泛宣传以深入人心。有何“密”可“保”?且早已见于互联网上,知者甚多。这样的事竟不能包容,高瑜虽年逾古稀又重病在身也惨遭判刑。弄上央视强迫其“认罪”,如此作踐一个老人,叫人怎么相信你们有欢迎批评的诚意?诸如此类的例子,实在太多,无法一一罗列。

因此包容之说,更让网民质疑是否又是一个“引蛇出洞”的“阳谋”?当年毛泽东不也信誓旦旦地请大家帮助共产党整风么?甚至还说要做到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按照毛氏的这个“标准”,即使是非善意的,说了也“无罪”,而中共还得引以为戒才是。所以当时许多人听了都如坐春风而坚信不疑。结果最后人家-翻脸,党媒人民日报社论《这是为什么》一出笼,就定你为“恶毒攻击”,“向党猖狂进攻”而被“一网打尽”,人家还说什么“阶级敌人总是要跳出来表现他们自己,这是他们的阶级本性所决定的”。这才多久的事?没患健忘症的不会不记得。而犯下这样翻云覆雨,失大信于天下的人,至今并未受到任何谴责与批判。还被奉为“图腾”供人崇拜。那么谁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历史的悲剧不会再次重演呢?

于是当一些人拿着习总的这段语录,兴高釆烈去到网上想对此进行评论、点赞时却意外发现,官方微博已禁止对此条时政要闻进行评论了。在人们的记忆中,中共一向并不厌恶对它的表扬和赞美,此次如此一反常态,恐怕官方自己心里都明白,对习总此言不可太当真。而广大的网民更不是傻子。如敞开网上的评论大门,可能“涌”进来的是种种极富“創意”的“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般的嘲讽。所以为图耳根清净,不如闭门谢客

其实就在习总初登大位,在与各民主党派中央领导座谈时,也曾公开表示过“共产党人要听得进尖锐的批评”。斯时又何尝不令人鼓舞?然而曾几何时,因言获罪者便接踵而至。甚至律师依法为民众维权辩护,公民发声要求官员公示财产,也被罗织成“寻衅滋事”身陷囹圄。无数的亊实已经雄辩地证明,在一党独裁的专制体制下,只有歌功颂德,逢迎献媚的“权利”,却决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言论自由。至于“包容”云云,真让人不敢当真啊!

2016年4月24日完稿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5/2/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