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镇强:“中国人患有民主不适症”是专制的无耻辩白

追求民主是中国百年梦想(网络图片)

近年,中国大陆纸媒和网上不断出现反民主的怪论、谬论,真是辩不胜辩,驳不胜驳。

2016年4月22日,博克中国发表了周碧华先生的文章,题为“中国人患有民主不适症”。文章虽然不长,但颇有迷惑性,有必要予以辩驳之。

我要首先指出,作者一开头就自相矛盾,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文章开头说,“民主就如同美人的小脸蛋儿,人人都想摸一下,没有谁说自己不爱民主的。就连街头的行乞者,你若说他不讲民主,他会与你急,会把刚讨来的饭团砸向你。看来,每个中国人都具有强烈的民主意识。”应该说,这段话,从逻辑上和客观现实上是没有错的。遗憾的是,作者话锋一转又说:“中国人追求民主的过程有了百多年,可如今为何有一些精英正声嘶力竭地叫喊民主呢?显然,他们心中有个模式,模式与现状对比,便有些失望的,甚至愤懑。”“我就想笑,笑这些人只会翻书和背诵,并不了解自己的国家,不了解这片国土上的人民。他们并不知道,中国人对民主从骨子里是患有不适症的。如同喝牛奶,洋人的孩子喝了长得很强壮,中国的孩子也学着喝,就大都喝成山胖胖。”

你看,文章开头斩钉截铁地说,“每个中国人都具有强烈的民主意识……中国人追求民主的过程有了百多年”,转过头来又说,“中国人对民主从骨子里是患有不适症的”,这究竟是听他前面所说的,还是后面所说的呢?既然每个中国人都具有强烈的民主意识,中国人追求民主的过程有了百多年,怎么立马又说中国人对民主从骨子是患有不适症的呢?这从逻辑上是说不通的,事实也不是这样的。

作者想以台湾为例来证明中国人对民主从骨子里患有不适症的观点。他说:“如精英们大力吹捧的台湾社会,台湾曾被日本武力征服半个世纪又历经70多年治理,该移值了不少西式民主思想吧,但是仍有变异。你看英国选举时,议员们文质彬彬,台湾则不同,每次都发生肉博战,男议员把女议员的奶罩都扯掉。”

但笔者认为作者此言大错特错:

(1)民主从启动到成熟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英国从1215年颁发“大宪章”启动民主化到现在已经有800年的历史了,台湾从蒋经国宣布还权于民,启动民主化到现在不过20多年,20多年与800年怎么有可比性?非要比较,岂非太荒唐了!

(2)立法机关的议员们相互拌嘴打架,主要是少数议员的文化教养、理性修养不够和个性特异所致,并非普遍现象和常态,更不是民主制的固有属性。随着民主制的发展和成熟,此种现象必然自形消失,正像英国议会那样。以此证明中国人对民主患有不适症是根本不能成立的。

(3)台湾民主已经在亚洲甚至全世界创造了奇迹。2016年1月的台湾的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的选举同步进行,投票率创新高,选举进行得非常激烈而又平和,没有发生重大舞弊案,选举结果宣布后,胜者不骄,败者不馁,互致祝贺和共勉,平静地实现了政权和平转移,政党轮流交替,已被国际公认为亚洲甚至世界的民主典范之一。这是台湾人的光荣,也是全中国人的光荣,它彻底粉碎了作者所谓中国人对民主从骨子里就患有不适症的赤裸裸的谬论。

至于所谓“前不久中国大陆警方从肯尼亚逮几十名台湾骗子,结果出现了令世人瞠目的事,外国只可能抢人才,台湾地区的政客们却抢人渣,全然忘了大陆受骗者遭受的苦难,又哪有什么公理?”作者也想以此来证明台湾人对民主患有不适症,由此也证明中国人对民主患有不适症。

首先应该指出,这件事同民主或人民的素质毫不相关。这本来就是一些台湾人和一些大陆人在肯尼亚一起搞电信诈骗,被肯尼亚政府破获和逮捕,台湾政府认为肯尼亚政府应该将台湾犯罪嫌疑人移送台湾当局处理,而肯政府在大陆政府的压力下直接把台湾犯罪嫌疑人移交给大陆政府,当然引起台湾当局的反对和抗议。这在本质上是涉及台湾当局与大陆政府两个政府的管辖或统治权的问题。台湾当局认为这是大陆政府剥夺台湾当局对台湾的治安和管辖权的问题。所以它与台湾人和中国人患有民主不适症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

第二,作者对“为什么中国人天生就对民主患有不适症”的解答也是不能令人信服,甚或牛头不对马嘴。

作者说,中国人天生就对民主患有不适症,“乃文化基因使然,基因有变异,但很难突变。”而他所谓文化基因就是他认为的“唯系中华的坚固纽带是‘人情’。即中国社会就是一个‘人情社会’。古代有‘刑不上大夫’之说,不是大夫没有犯错误,而是大夫们天天在皇帝面前晃悠,脸熟了,碍于面子。而那些从未谋面的庶民,则可以随意杀之。”

“因为人情故,即使再伟大的人物也难脱其俗。延安时期有两个作家,王实昧和丁玲,都写了不合时宜的文章,两人中必有一死,但毛泽东保了丁玲的命。不是丁玲比王实昧更有才华,说白了,丁玲是毛泽东的湖南老乡,还是杨开慧在周南中学的学友。为粉碎一切不公平制度而闹革命的毛泽东,在这件事上同样吃了人情。”

首先,我要先指出一点,“人情”和“人情社会”乃地球上所有人作为社会人的一种本性或共性,并非中国的独产或独特现象,只不过程度不同而已。难道西方民主社会就完全不讲人情了吗?非也!

其二,“人情”和“人情社会”绝对不妨碍建立民主制度和民主社会。人情和人情社会当然带有维护狭隘的小圈子利益气昧,但它并不会阻挡人们接受民主制度。因为民主意昧着维护和尊重所有人的权利、利益和尊严,鼓励每个人的自由发展,过上幸福生活。所以,人们一旦对民主有了本质认识后,就会欣然接受和实践民主。现在世界上近200个国家中已经有130多个国家不同程度地建立了民主制度就是最有力的证明。谁能说,这130多个国家中原来都没有中国式的“人情”和“人情社会”呢?无数客观事实证明,只有民主社会才能把所有人都当成真正的人,平等地看待和尊重之。而人情和人情社会则根本不可能与民主社会比拟。

其三,作者所谓“古代有刑不上大夫之说”,是因为皇帝与这些大夫脸熟,碍于面子,毛泽东杀了王实昧,不杀丁玲,是因为毛与丁玲是湖南老乡等;以此来证明他的中国的人情社会不适宜搞民主的论点,更是荒谬可笑的。

谁都懂得,从古到今,中国的所有专制独裁者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与所有被统治者的关系,本质上都是争夺个人、家族或集团的统治权力、利益和巩固其统治地位的你死我活的斗争,哪有什么“人情”可言?中国古代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就是最好的历史见证。

中国历代皇朝中,为了争夺皇位,兄杀弟,弟杀兄,父杀子,子弑父可谓家常便饭。京剧“赵氏孤儿”中的晋文公因不满其已故父王的忠臣赵盾劝告他不要荒淫无度,不理朝政,他却听信谗臣屠岸贾之言,将赵家三百余口全部抄斩,连被人隐藏的不满周岁的小男孩也不放过。这哪里还有一丁点人情味!

说古代人太远了,现代人又如何呢?众所周知,至今还被许多中国人视为文质彬彬、温文尔雅、非常敬重的大好人、前总理周恩来,在上世纪30年代初,竟亲率他所统领的特工队伍将他原来的亲密副手、叛逃国民党的顾顺章一家十几口人全部斩尽杀绝,连一个两岁的男孩也不放过,其中还包括他的亲侄儿。请问,这又哪来的人情味!

说到毛泽东,他不杀丁玲,绝不是因为丁玲是他的湖南老乡,而是因为丁玲在延安本来就同毛有频繁的非同一般的亲密接触,她又在政治上思想上支持毛泽东,毛泽东怎么会杀她呢?毛泽东的天性几乎没有人性和人情味可言。他是人类历史上搞阶级斗争政治斗争的最精到最残忍的老手,在江西肃清所谓AB团就杀了十万人。他统治的27年,整死饿死了8000万中国人,他把一贯抬举他的湖南同乡刘少奇、彭德怀等等活活地折磨至死,对后来最忠诚地维护他的最高统治地位的周恩来也以不批准他手术治疗癌症的隐蔽手段将他折磨至死。这一切怎么能证明毛泽东也是讲人情的呢?毛泽东之所以这样干,只有一个目的:预防和阻止这些人夺取或分享他的最高统治权。

由此可见,作者所谓专制独裁社会的专制独裁者之所以不杀某人,是出于“人情”和“人情社会”的原因,既违背基本的历史,也不明白一切专制独裁者的权力欲和自此而生的残忍本性。进而借此否定中国实行民主的可能性,实在是既无知又荒唐的谬论!

作者在论述“人情”和“人情社会”使中国人从骨子里就患有民主不适症之后,也承认互联网的兴起,“加速了中国民主化进程”,但马上又说,“有变化,但难从骨子里改变。”网络里每天骂战不断,骂得最凶的恰恰是一些追求民主的人,只要别人的观点稍与他的观点相左,便破口大骂,我谓这种现象为“语言暴力”,圣神甘地也说过:“不宽容本身就是一种暴力,是妨碍真正民主精神发展的障碍。”

很奇怪,作者的主题明明论述的是中国人患有民主不适症,在这里突然又扯到互联网上那些追求民主的人大骂与他们观点不一致的人为“语言暴力”,妨碍中国民主精神的发展,这与中国人患有民主不适症何关呢?

于是,我不得不谈三点看法:

(1)互联网上对民主的争论是任何一个不民主或民主不成熟的国家必然出现的现象,很正常,而没有这种现象,反而有点不正常。

(2)在争论中,不管是追求民主的人或反对民主的人,讲点粗话,骂点娘也是难免的,因为这对有些人来说是新事物,一时理解不透。作者在文章的开头不也骂台湾的议员们不如英国议员那样彬彬有礼,动手动粗叫架吗?

(3)中国现在的互联网上动辄说粗话、骂人的人究竟是谁?据我的长期观察,绝对是那些反对在中国搞民主的所谓左派,守旧派特别是既得权贵利益集团及其后代和忠实追随者。因为他们反对在中国搞民主的理由根本不值一驳,每次辩论,都显得理屈词穷,只有强词夺理骂人一途。笔者是民主派,每篇文章都是以历史和现实为据,充分讲理,从不骂人或给人扣帽子。于是,有人无计可施,只好说:“你是汉奸”、“老不死的”。他们唯一希望是让你快点死,这还有人性和人情味吗?

周先生的文章还说:“微信兴起后,特别是一些微信公众号的原创文章设置了‘赞赏’功能后……有些篇章结构都不懂、诗歌还未入流、时评观点一点也不深刻的人反而获得超高人气,为什么?因为人情故,大家都是圈子里的人,天天互动着、抬头不见低头见,不赞赏说不过去,至于是不是真正的佳作,才懒得管……所以,你来我往,微信里的点赞竟成了面子工程。”

我又要问周先生,你的文章既然是谈中国人对民主从骨子里患有不适症,而这些同民主不适症又有何关呢?为何要在你的文章里唠叨这些东西?难道这就是你所懂别人都不懂的文章结构,你的文章观点深刻,别人的时评观点一点也不深刻吗?

至于你所谓的微信里的点赞,都是因为人情故,大家都是圈子里的人,不赞赏说不过去,所以成了面子工程,我才不相信。事实上,点赞的人来自全国四面八方,对于被点赞的人几乎都未谋面过,都不认识,他们只看观点对不对,是否与己一致,哪来的都是圈子里的人,不赞赏说不过去。笔者点赞的文章,80%以上的作者是我不认识的。有没有圈子搞点赞呢?有!但那恰恰是所谓极左派、五毛党的佳作。去年某月,笔者在博克中国发表一篇支持民主的文章,三天内就有约6000人支持我的观点,五毛们害怕了,第四天突然出现反对我的观点者超过了支持的人数。有网民公正地指出,这是五毛们搞的鬼!

周文最后说:“中国人如些讲究人情,理性就会缺失,就会不讲原则,公平正义就会大打折扣”,这在逻辑上是正确的。但接着又说:“因此,我们每个人都是民主的践踏者。我这么说,不等于不追求民主了,而是想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2000多年的封建专制文化已深入我们的骨髓,不刮骨,除不掉毒。”对此,我基本不能接受。

正如我在本文前面指出的,就算中国是个人情很重的社会,它也不是阻碍中国民主化的主要因素,而真正阻碍当今中国实现民主化的顽固势力是最强大可怕的共产主义理念、制度和它的忠实信徒及执行者——中国赵家人及其利益同盟者——部分新兴资本势力。所以说“中国人患有民主不适症”是为专制的无耻辩白。

至于周先生是否追求民主,我觉得还难以置评。但从你所谓“中国人对民主从骨子里就患有不适症”,2000多年的封建专制文化已深入我们的骨髓,不刮骨,除不掉毒,以及你根本没有意识到阻碍中国民主化的真正可怕的力量是谁等综合来看,我肯定你不是一个真心实意追求民主的人,而你的认识和言论客观上却在阻碍或拖延中国民主化的进程。

2016年4月25日写成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5/2/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