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1

舒心:周有光——《我所度过的时光:周有光百年口述》

周有光——《我所度过的时光:周有光百年口述》

“上帝把我忘记了,把我遗忘在世上了。感谢上帝,让我在这个年纪还有一个清晰的头脑和思考能力。虽然我对个人生与死早已淡薄,但我所记忆的历史还在前行。”

这是著名的语言文字学家、银行家、思想家周有光在完成自己的口述历史时说的一句话,充满睿智与乐观风趣的幽默感,他今年已经110岁了,他的一生是智慧的一生、亲眼见证中国一百年来最重要历史转变的一生,也是充满奇迹、不可思议的一生。周有光的思想有光,人生有光,最重要的、亦是最可贵的,就是他的独立思考能力与分析能力。

舒心曾经在这个节目中介绍过周有光的访谈录,而这一次要向读者推介的,是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我所度过的时光:周有光百年口述》,这本书是周有光从未发表的最完整的回忆作品,他从自己的家庭渊源开始谈起,细数由清末至今之历史演变,以现场亲历者的身份,透过敏感的眼光和超强的个人记忆,讲述包括抗日战争,太平洋战争,文字改革,文化大革命,唐山大地震,开放改革,香港回归问题等百年中国历史的关键时刻及其对个人、社会的深刻影响。

今年正值抗战胜利70周年,看看周有光在书中所谈论的抗日战争问题,也有非同一般的特别意义。他指出,当年苏联不敢刺激日本,还要讨好日本,苏联和日本签订中立条约,“意思是说苏联决计不会帮助中国来打日本,相当于承认日本在中国的胜利…这件事情引起中国人的反感,并引发了持续不断的针对苏联的抗议活动。”后来美国在日本投下原子弹,苏联才对日本宣战,“当时,中国后方的一些报纸,欢迎苏联宣战,但是总觉得这个宣战是投机性的。美国以前拼命拉拢苏联,希望它对付日本,所以跟苏联讲好了,朝鲜北部由苏联占领,南部由美国占领。”温故知新,而这些是中共一向避谈的史实。

在谈到中国收回香港的问题,周有光指出,“今天的磨擦可能是这样一个问题,英国想把香港交还给香港人,这叫‘还政于港’。它不想把香港交给中国政府,它反对‘还政于中’…我看许多磨擦就在这个地方,它觉得应该还给香港人,不是还给中国,特别是中国还是共产党执政,它是反对共产党的,这一点是很清楚的。那么香港的老百姓呢?我看许多香港的老百姓不倾向于中国大陆,不是不倾向于中国,而是不倾向于共产党。比如最近,有一位香港的60多岁的家庭妇女就告诉我,爱国跟爱党是两回事。我们爱国,但是我们不爱共产党。”“她是香港不问政治的一个家庭妇女,说明她有代表性,香港多数人是不倾向共产党的,但他们爱国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们提倡爱国,把爱国跟爱党混在一起,他们不满意。这是香港老百姓跟大陆老百姓、香港老百姓跟大陆政权的观点不一样。”由此可见,百岁老人周有光,依然目光如炬,头脑清醒,对香港目前的问题看得透彻,分析精辟,切中要害,他在书中的一言一语,都能发人深省。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