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坦白,我差点“成了”国保线人。

大概是2011年我第一次被喝茶的时候,那个国保大队长称赞我的文章写得好,说以后写了什么好文章发给他一份,他很喜欢看我的文章。我说我的文章都发在博客上了,你可以去我的博客看嘛。他说你博客的文章不是经常被屏蔽、删除嘛(那时候我还没学会翻墙,没有脸书、推特帐号),那我就看不到了,越是这种文章我越想看。我一想,说得也是啊,既然他喜欢看,我给他洗洗脑也好啊,反正我公开发表都不怕,也不怕发给你被你拿来当证据。我就问怎么发给他,他说发到我的邮箱吧,并且给了我一个邮箱地址。于是我后来就发了几篇新写的文章到他的邮箱。

但是有一天我想起这事,总觉得有点问题,经过一番思考,我突然反应过来:这是一个计!是个陷阱!

这个陷阱是这样的:在必要的时候,国保可以对某个民主圈里的人说:“徐琳是我们的线人,你看,这是他与我们的邮件往来。当然,真正秘密的东西我不能给你看,我只能给你看这些不涉密的邮件。”于是那个民主圈里的人就很可能会相信我真的是国保的线人。国保这一招一方面可以诬陷我,使得我不再被同仁信任,没法参与民主圈里的活动、发挥作用;另一方面也可以对那个民主圈里的人造成心理压力,诱使他就范,等等。总之可以用来达到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有点慌乱,后悔当初没识破这个阴谋。但是我又想,既然已经上了当,结果会怎样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但愿不会造成不良后果。不管怎样,反对专制这条路我是一定要走下去的,哪怕被同仁误解、疏远,大不了我一个人做我能做的事。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往那个邮箱发过文章。但是我那时没想到应该跟同仁们说一下这个事,一方面预防同仁被国保拿我那些邮件蒙蔽而上当,另一方面也免得同仁再像我一样上当。今天想起来,特意写出来告诉大家。

共军真是狡猾狡猾的,防不胜防。但他们再狡猾,也挽救不了这个邪恶的专制制度的灭亡,那些阴谋诡计顶多只能得逞一时。

——徐琳 2016.5.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