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家浙江乐清大荆,属雁荡山东谷,群山环抱。从家中楼头能见荆山、接客僧岩、白峰尖、谢公岭。成年后在杭州求学,相对西湖山水,绵延柔和,深感与雁荡大异其趣。中年之后,因工作性质,遍游南北各地名山大川,一生与山石可谓有缘。除名山外,亦钟爱大小名石。如北京颐和园玉渊堂青芝岫,御花园太湖石景,临淄蒲家庄灵璧石、三星石、蛙鸣石,宁波天一阁英石等。苏州个园四季叠石尤見匠心:以石笋配翠竹寓“雨后春笋”造春景,以孔石配玉兰树取“绿树桐阴”造夏景,以“黄石枫树”构成黄山红叶秋景,以裂纹石腊梅,取裂冰冬景。

江南三大名石,传说为宋徽宗花石纲遗物。其一为上海豫园之玉玲珑石,似青灵芝,若于石下焚香,则孔孔生烟,若于石上淋水,則孔孔滴水,剔透如此!主人爱之,造“玉华堂”以相对。其二,为杭州绉云石,细腰长身,原在广东,據云是落魄英雄吴六奇报答慧眼文士查继佐之物,此事曾为江西才子蒋士铨演绎成剧本《一片石》。此石实为不祥之物,凡为石主者均家破人亡。后被舍入桐乡福严寺,又使该寺在文革中拆得片瓦不留。近年将石运往杭州,置立于植物园景区。大约是杭州佛地的威力吧,至今相安无事。其三,为苏州留园冠云石,立留园后院。留园所有门窗均缕空透明,就为了能使处处可见冠云石。

全国名石何止于此,如杭州刘庄的蕉石鸣琴,南屏山的三生石,等等。内蒙古的松风石,上有天然狂风偃枝图,唐武宗于盛夏抬入殿中,就觉寒意袭人。醒酒石能醒酒,辟蛀石能防书虫。海底潜英石,天寒生温,汉武帝以此雕李夫人像置帐中,温如生人。米芾对灵璧石呼“石兄”,跪而拜之,出则同游称“握游”。苏东坡有彩石二百九十八枚,著前、后《怪石供》以石供佛。其他历代如陶渊明、欧阳修、米万钟、郑板桥以及近代许多平民百姓都有许许多多石头的故事。

我喜爱纹理形状色彩均佳的美石,也曾拥有不多的几块,但特别注重寄物以情。五、六岁时,曾到南阁乡堂姐家小住。南閤章綸公为明大学士,村中尚留有屬于他宗族的五座木牌坊及章綸墓地,姐夫章纪标是其后代。现章綸子孙都是农户,姐夫以种果园为生。他家院外的另一章姓人家,据说曾去过南京,是那时村中唯一具知识家庭。他家也有一个小姑娘,我时往与她玩耍,其家几上有一盆养在水里的石头。女友说,此石是活的,会喝水,我对此非常羡慕,一天拿了一颗,乃是颗晶莹透明、椭圆略扁,约如大衣扣大小之石,归后亦养在盆中以水“喂”之。那次我在南阁得了重病,高烧、昏迷,堂姐雇小轿抬送回来,我竟不忘带此石回家。现在想来这是一颗普通的雨花石,但这是我收藏石头之始。

约七、八岁时,与二哥在家里厨房外经营花园,几年之中,凡牡丹、芍药、满天星、黄杨木、美人蕉、菊花、兰花等,搜罗有卅多个品种。一日,于蒲溪之旁,得到一座高可盈尺,乳白色多孔美石,抱回养在缸中,再繁植以水草,更从黄岩县買了數頭金鱼养之,见鱼进出石孔水草间,非常欣慰。

一九六零年随陈朗流放西北兰州,城南有五泉山,属皋兰山脉,为兰州唯一胜地,相传有霍去病饮马处,有喇嘛寺院,历代碑刻,林木蔥蘢,人称塞北江南。此处离我们住处约二、三华里,为在兰州时常游之处。约六四年秋某日,全家又往游,于山门外见有农民卖石卖花,有石长尺余,高可七、八寸,兼具奇、漏诸德,灰黑色,有青苔。大喜过望,当即付款购买,可是囊中无多钱,付了石款,只得抱石携孩,步行回家。此石置房门外走廊下天井中。直到一九六九年春,兰州大驱“九类分子”下乡,陈朗已早遣往青海红古农场。我与孩子随友人徐乃静跨省到陕西富平农村落戶。随身所帶乃劫后破烂家当,除铺盖被褥、一只红木书架外,仅一只大木箱,在五泉山购买的这块石头,即装入箱底,随我乘坐几昼夜火车,前往人地两疏的富平。

富平在秦川八百里北部黄土高原上,洛河泾川之间,石川河穿城而过。这些河道长年无水,为黄土丘陵塬、梁、峁、沟、川地带,人们饮用水都以轱辘取自几十丈之深井中。我们抵达之时,正值春荒,农民有外出逃荒者,连地里的嫩草都视为补品,无粮无水。户口既落富平,无奈只得又带了孩子再次上路暂回南方,别寻生路。此次上路,只带了条棉被,作孩子们长途跋涉中御寒之用,所有家当並那块石头只好都留在了富平。

一九七二年,在杭郊留下代销店谋生,于邻近农家得一山石,形体与留落富平者相似,只是更为青郁,长有虎耳草,我甚珍爱。不久到离留下六华里的西溪边何家河头小店谋生,又于农家得一极大之紫砂盆,贮石其中,相得益彰,虎耳草長得更為茂盛了。何家河头旧称“御临镇”,因清康熙宠臣高士其于此筑室号高庄,康熙南巡时曾亲临其庄,故称。此镇已败落,现只若干户农家,但于地头宅边时时能见屋基、石栏雕刻并断碑残迹。这只大紫砂盆大约为高家遗物吧?这盆山石置杭州阁楼阳台上,至一九八七年阁楼拆建,我也已“落实政策”分配新居,阁楼阳台所莳花草繁多,此时则一一分赠于人。此石与紫砂盆为大女婿维健搬往江城路居处。现我们全家远离故土,近闻江城路一带亦将拆建,此山石的去向就不得而知了。

八十年代初,我得以回城任教职。有友人许自强者,甚喜搜集佳石。其时杭州南屏山,原为部队驻地,封闭达半个世纪之久,待部队遷出,始得开放,得睹三生石、蓬花峰、司马温公“家人卦”(石刻)诸景,然游人仍甚少。此山产佳石。由许自强带路,附藤攀葛,数度入山,得大小石头形状各异者百十块。家中几上、桌上、阳台上无处不石。南屏所产属太湖石范畴,为溶蚀后的石灰岩,岩石的纹理、裂痕经长期溶融扩大,逐渐形成大小不一形态突兀、多孔之岩石。此类石南方太湖一带與北方房山一带均有生产。呈灰色或铁色,多孔穴,含有砾石特点。北京之青芝岫及江南三大名石都是太湖石。尤其是南方气温高,雨量丰沛,溶融现象较北方为甚,故孕育良好,块块奇特,都可与《聊斋》之《石清虚》篇所述者比拟。

北京友人红学家周汝昌,嗜石如命,他曾得邯郸上水石,削如剑状,不甚喜爱,盼我们能在南方为他寻找佳石。于是我们将南屏山太湖石择取大者盈尺,小者似拳,可供随手赏玩者八、九,装入厚紙箱內,委托友人大范自杭运至北京。周汝昌得石,摩挲终日,夜与共被,写有咏石诗多篇相寄。

许自强又赠高盈尺者二石,一似蕉石鸣琴,有远山阔水貌,另一交峰叠嶂,百多余孔,此二石均置芷阁阳台上。杭州钱塘江边多山,唯龙山伏江而过,山产异石,亦属太湖石范围,褐黄色,线条及孔洞都较浑圆。我又得龙山石数十块,其中一石,如拳略大,其状肖灵芝,我请桐乡叶瑜荪雕刻竹座,奉献钱塘词家徐行恭先生以祝九十寿。先生原自收藏有殒石一,黑色圆形,有红木座。又灵壁石一,铁灰色叠嶂,有红木座,以坚器击之,脆铿有水声。先生得龙山芝石后,喜而赋《千秋岁·题石龙山芝石》一词相赠。录如下:

千秋岁 题石龙山芝石

石龙昂首。清唾婵娟叩。非雨露,非琼玖。仙芝绕入抱,丛莽偏缠肘。江畔路,崎岖易触青鞋剖。

亿万年前构。驰梦频推究。风孕育,云操守。包涵灵异物,传颂荒唐口。欢举赠,情高华祝天生就。

调寄千秋岁奉酬素子诗媛见遗石龙山所得石芝,即希正声。是山为定山支脉,并记之。

丙寅夏五玄叟上稿

徐先生年九十尚黑发,自称“玄叟”。先生著有《竹间呤榭诗》和《竹间呤榭词》各线装分装两大函。此两函蒙赠陈朗与我。先生于一九八六年夏高温天气中,一夕而逝。陈朗有[夜飞鹊]词,我有[浣溪沙]词悼之。录[浣溪沙]词如下:浣溪沙悼徐行恭先生

片石灵芝祝所尊。换来佳什十分珍。雕镌竹座是瑜荪。词苑难求玄发叟,吟坛岂少白头人。高楼其奈遇高温。

又许自强赠龙山“月岩”一,高可七、八寸,乳黄色,似花岗岩,有直纹,顶部有圆形透洞,酷似南宋风凰山御花园月岩,因借名之。杭州南宋故宫宫殿建筑,俱无存,唯御花园中天然岩石无恙,摩崖刻石亦在。原在中秋,宫中人均在此赏月,月至中天,光从圆洞照入,映入岩下池塘,是为壮观。此块“月岩”留杭州芷阁。

一九八七年,由桐乡叶瑜荪介绍结识屯溪方满棠。方畢業于天津南开大学中文系,后任安徽《徽学通讯》主编。八八年我访屯溪,会悟之下,始知原为杭州师范校友。承满棠兄推许,聘我为《徽学丛书》及《徽学通讯》编委,多次邀我游历徽州,我得以徜徉于徽州六县之建筑、戏剧、古版本、版画、文房四宝、古今人物乃至山水饮食文化氛圍之中。一九八九年再赴徽州,于休宁宋佩筠废园乱石间得一山石,高可尺余,纹理似页岩直纹,乳白色,无孔,无峰无棱,然典雅浑朴,我称为“佩筠石”,入藏芷阁。石固无恙,只是我友方满棠,于一九九六年秋忽然失踪,数年間杳无音讯。近日得绩溪颜振吾先生信,“满棠君,是徽州唯一有灵有智人士,一去数载,鸿飞冥冥,迄今未闻下落”云。石在人杳,感慨系之。

此文于2010年02月21日做了修改

文章来源:素子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