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
习近平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青院改革是典型的“天下归心(习)”》刊出后,有读者对标题提出疑问。这里有必要先解释一下。

使用“天下归心”,谐音为“习”,意思当然是要说明共青团对习近平的归顺。笔者两年多前在本专栏里已经在文章标题中使用过“天下归心”四个字,原标题是《猪肉大葱包子验证“天下归心”》。文中所讲的故事是习近平赶在2013岁末召开的最后一次政治局会议上正式宣布成立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同时宣布自认组长之后,志得意满的率领全体与会者前往国家大剧院观赏御用文人蔡赴朝和号称“天下第一导”的张艺谋奉献上的政治谄媚之作:《天下归心》。

事后有外界评论说,岁末观看戏曲晚会已经是中共领导人“与民同乐”之常态,年年都有,岁岁如此,但这次奉献给习近平为首的新一届党中央的新年戏曲晚会的压轴戏被指定为新编京剧《天下归心》,政治寓意颇浓。该戏改编自两千年前春秋历史,讲古代国君为争权力手足翻脸、兄弟发难的故事。习近平看得若有所思,不时鼓掌。此一年里,习近平刚处理完薄熙来事件,周永康所涉案件如今悬而未决,个中争斗复杂,且配合着外界的“政变”传闻,习近平看此剧难免触景生情。

包装工出身,仅靠“函授”教育即先后取得了“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本科”和“中国人民大学文学博士”的该剧挂名编剧蔡赴朝是习近平指定的国家广电局局长兼中宣部副部长。

在十八大上如愿当上中央委员之后的蔡赴朝感恩戴德之余,对习近平除了效忠还是效忠,十八大召开之后即一心要为“大力宣传习近平总书记深得党心、民心”做出有效贡献。其“新编京剧”《天下归心》的炮制过程是典型的“主题先行”,剧名已经定为“天下归心”之后,到底是选取哪一出中国历史典故才好居然还又酝酿了一段时间。由此可见,获得习近平率领众常委齐声叫好的“京剧新编”《天下归心》的全部政治寓意并不是所谓的“宫廷内斗”,而是剧名本身:“天下归心”。

蔡赴朝当然不会把习近平对他的重用理解为“结党营私、拉帮结派”,而是因为“求贤若渴”,于是便联想起了被毛泽东,也被习近平奉为历史楷模的曹操当年的那首著名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概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

而在现代汉语辞典里,“天下归心”更是被明确解释为“指全国的民心都归于一统,拥戴新的领导者”。“新的领导者”是谁?当然是蔡赴朝口口声声中的“我们敬爱的习近平总书记”。

笔者撰写《猪肉大葱包子验证“天下归心”》一文时,遍览海外中文媒体的相关分析文章,发现所有评论家们都把焦点放在了所谓的“宫廷内斗”,认为该剧影射的就是习近平对所谓“薄周政变”的大获全胜。但事实上该剧的名字之重要远大于内容,所谓“天下归心”是为“天下归习”,所以才会特别安排政治局全体会议结束之后,全体政治局成员都必须跟随习近平前往观戏,如此安排的本身就是要向海外海外,党内党外宣示:天下已经归习!

现如今,无论是团中央的整改还是中青院主动提出恢复一九八五年前的“光荣传统”,也都是整个中共政权内部的“天下归习”的具体体现,而习近平对共青团系统曾经做出的严厉批评,也不过是“严父教子”,因为团从来都是党的儿子,实在不明白海外主流中文媒体居然就“意见高度统一”地齐声认同党总书记要把团儿子乱棍打死的危言耸听!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已经引述了海外媒体一篇题目为《习近平斩草除根 太子党清剿团派大本营》的海外分析文章,事后便又在本网站上读到另外一个专栏的文章《习近平低调点穴 共青团高位截瘫》。文章中援引法新社署名Ben Dooley的文章认为,著名的共青团眼下看来正处于习近平的打击范围内。这个成立于1920年的组织是中共高级领导人的一个摇篮,培养包括胡锦涛、李克强在内的一批政治领袖,历史上看更倾向于改革而非保守。但是它最近频频遭受攻击,其中一些批评来自习近平本人,后者正“全方位地”集中权力,应对将于2017年举行的新一届党代会。

文中还说:本周一中纪委网站曾经发表《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这被认为是共青团在习近平盟友王岐山的地盘上作出前所未有的长篇自我检讨。中纪委通报了今年二月对共青团中央专项巡视反馈报告整改情况,严厉抨击共青团上下干部,办事不力兼人心散涣,存在「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等「四化」问题,并处分五名共青团中央直属单位领导干部…去年七月,习近平本人曾经嘲笑一些领导干部“贵族化”。

文中引述香港中文大学林和立的观点:所有迹象都表明,习近平努力在十九大之前削弱共青团系统的影响。对习近平来说,共青团是一个政治威胁,这个组织只要负责年轻人的意识形态工作就好,不能成为人才的汇聚地。除此之外,近期有消息确认,共青团中央直属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将停招本科,恢复成早期单纯的“中央团校”角色,中青院教师杨支柱曾经在网上发文质疑,在没有生源危机和其他任何重大事由的情况下突然停办一所大学,完全不顾历史与现实的合理性。这被外界普遍视为习近平代表的政治派系对团派的打击举动。

以笔者之见,得出如上分析的人士如果能够仔细研读至少一遍然后再去深刻领会一下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也许就能够得出另外一番结论。

共青团中央被中纪委巡视之后,立刻发出整改信息,宣誓一定要向习总书记看齐。而习近平在此之前对共青团“贵族化”的批评不过是基于“恨铁不成钢”的角度,与他在中央党校对全国三千多所党校提出的“高标准,严要求”,出发点都是一致的。不要说整个团中央系统至今还没有抓出一个副部级以上的大贪官来,就算抓出一个,甚至好几个,不过也是一个“净化队伍”的过程,与过去已经把周永康在公检法系统的几大金钢都“请君入瓮”的目的是要“纯洁队伍”,而不是要“砸烂公检法”同出一理,整顿共青团的目的当然也是要让它“党性更强”,就算从内部权力争斗的角度能够分析出习近平的“别有用心”,那他的用心也不过就是要让一直被认为是他的“太子党”是政治上的对立派系的共青团从旁系变为直系。

外界关于想当然认为习近平正在“打击”甚至是“摧毁”共青团的评论者,首先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李克强、李源潮等“共青团出身”的习近平党内同僚等同于共青团。但事实上先不说关于习近平和李克强“矛盾越来越不可调和”的说法本身就经不起推敲,退一步说,就算李克强等“团系”同僚并未打心底里认同“天下归习”,甚至对习近平心有反骨,那么习近平的“党内斗争”对象也只是李克强一个或者几个单独的个体,就象前面已经说过的,将周永康等人“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的目的并不是要摧毁整个政法系统,将郭伯雄下狱的目的不但不是为了“毁我长城”,而是为了让解放军在“纯洁队伍”之后更听党(习)话。

共青团的团章里明文写道: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先进青年的群众组织,是广大青年在实践中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学校,是中国共产党的助手和后备军。

全中国的共青团团员人数与共产党党员人数大致相当都是八千多万,上看九千万。而共青团的“后备军”少先队的队员则高达一亿五千万之多。

笔者在不久前的李锐先生一席谈文章里已经介绍过:李锐先生说共产党的组织机构是短期内没有哪个党派能够取代的。四十多年来,已经形成了共产党的一张细密的组织网络。

而八千多万共产党员,八千多万共青团员和一亿五千万少先队员就是这个组织网络的最主要组成部分,从中央到地方,从军队至民间,从政府到高校;从工会到妇联,从老年到儿童,里三层,外三层,一层紧扣另一层,一环紧咬另一环。所以,根本就无法想象共产党不再需要共青团,就如同无法想象维护共产党专制政治不需要专政机器一样。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