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2016)

在早先笔者所撰写,于《公民议报》上发表的文章《从二二八史观看台湾“红色统派”的内部矛盾》中,笔者以“老红统”与“新红统”两个专有名词来区分从冷战时代以来就认同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的台湾人,以及李登辉与民进党崛起之后,因为受到台独势力的压迫而不得不转向支持中共的前蓝营人士。不过,关于“新红统”的这个称呼,笔者后来也发现确实还有许多值得商榷之处。

许剑虹:“紫统”与“新红统”1

2012年9月保钓大游行中,也有出现年轻台湾少女高举五星红旗,头戴红军帽参加的画面。不过这些女孩其实在光谱上属于老红统的范畴,因为她们是跟着中国统一联盟与夏朝联谊会等左统团体行动,而非新党与中华统一促进党等传统的右翼民族主义党派。事实上,就连老红统阵营近年也有年轻化的倾向。

何谓“紫统”?

首先,很多人认为所谓的“新红统”人士绝大多数都是至少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士,所以给他们冠上一个“新”字首先就容易让人产生误解。其次,则是这些人除了不再反对“现在的中共”之外,他们在冷战时代形成的观念与意识形态并没有遭遇到什么重大的改变。换言之,这些“新红统”不仅对社会主义缺乏信仰,而且对毛泽东时代的中共仍持否定的态度,所以也称不上“红”。

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称呼这一些既不“新”,也不“红”,在历史上认同中华民国,但是又在现实上认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统派”人士呢?笔者认为可能用蓝色加上红色以后形成的“紫色”来形容最为适合。当然,为了与曾经在台湾政坛上出现过的所谓“泛紫联盟”做一个区别,或许用简称为“紫统”的“紫色统派”来形容他们更为适合。

如果从现实上的政治诉求来看,“紫统”并没有一个真正统一的概念。他们对国民党与共产党认同的程度,也各自存在着不同的差异。有些“紫统”已经完全认可了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制,并支持两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号下完成统一,有些则希望争取台湾与大陆在一个双方认可的新国号下成为一个国家。另外则还有些“紫统”,仍没有放弃说服中共接受中华民国国号的希望。

上述三种“紫统”人士之间存在的共同点,就是希望中国共产党贯彻第五次《告台湾同胞书》与《叶九条》的精神,与中国国民党一同推动“第三次国共合作”来完成两岸的统一。也就是说,他们有的在国号上可以牺牲,有的在制度上可以妥协,但是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中国国民党能够在邓小平承诺的“一国两制”下,于台澎金马地区维持统治特权。

李登辉与陈水扁统治台湾二十年来塑造的社会氛围,毫无疑问是催生“紫色统派”的重要原因。为了巩固所谓的本土政权,李登辉与陈水扁两任总统不仅多次提出分裂国土,并且动摇中华民国存在价值的政治诉求,而且还极尽所能的挑拨本省族群与外省族群之间的省籍冲突,令许多原本既反共产党又反台独的国民党、亲民党还有新党党员,还有其他泛蓝支持者产生了高度的危机意识。

由于外省人在台湾人口本来就占少数,而拥有大中国意识的本省人在年轻族群里也十分稀少的缘故,这群“紫统”相信目前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强权的中共是唯一能够保护自己权益的重要力量。甚至,有不少曾经因为自己国民党身份而曾在戒严体制下享受特权的政治人物与商业钜子,也确实希望依靠中共的帮助来维持民主化以后所失去的各种既得利益。

尤其是在中美断交以后,失去美国保护的许多前国民党人士,无论是外省人还是本省人,都出于害怕遭到民进党的清算与报复,而在心态上将中共视为了新的靠山。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更是没有理由敌视现在的中共政权。也因为“紫统”人士都曾在两位蒋总统的保护下,过上了相对于大陆更为自由、安定与富裕的生活,他们也不认为中共实施的开明专制有任何值得批判的地方。

不过,“紫统”毕竟还是接受了两位蒋总统反共教育长大的一批人,他们固然认同了今日中共的政治体系,但是在看待大陆的时候,还是存在着许多台湾人所特有的优越感。再批判民主政治的同时,过惯了自由生活的他们也无法接受大陆现行的政治体制。因此“紫统”们虽然未必通通都反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号下完成两岸统一,但是他们绝大多数都是“一国两制”政策的维护者。

而在台湾经济与文化优势不断流逝的今天,“紫统”们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无条件的要求中共支持与保护自己。所以,他们只能够争取中共政权正视自己在道德的优势,这也意味着“紫统”十分重视中华民国在历史上的正当性。毕竟绝大多数“紫统”的父母亲,甚至于他们本身都参加过国共内战,或者是曾经遭到中共清算斗争,因此否定了过去的中华民国,也意味否定自己存在的价值。

那么,究竟要如何去调和这种“肯定历史上的中华民国”并且“接受现实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之矛盾呢?“紫统”们所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强调自邓小平推动改革开放政策以后,中共已经以拥抱市场经济,并且部份肯定国军抗日的方式向两位蒋总统“忏悔”了。尤其是北京当前推行的经济开放,政治保守路线看在他们眼中,更是中共开始“经济学台湾”,“政治学台北”的最好证明。

“紫统”的这些错乱的认同虽然看似十分的精神胜利法,但是却也证明了他们对中华民国尚存在着一定程度的认同与坚持。只是,他们显然对于孙中山、蒋中正与蒋经国等先人奋斗的目标存在着很大的误解,并不知道无论是“军政”与“训政”也好,还是“戒严”也罢,通通都只是中国国民党的领袖们为了确保民主建国的目标而在非常时期使用的“非常手段”而已。

所以,“紫统”们只对中华民国的“过去式”存在着认同与坚持。与父母辈还有早年的自己不一样的是,现在的“紫统”早就已经不再胸怀向大陆推广三民主义的理想了。他们不断呼喊两岸统一口号的目的,也纯粹只是为了保障自己在岛内的权益,并且与民进党争取中共认同的手段而已。毕竟“紫统”们所最恐惧的事情,就是哪天中共突然抛弃他们,转而将绿营视为统一谈判的对象。

许剑虹:“紫统”与“新红统”2

爱国同心会会长周庆峻是最有代表性的紫统人士,他们认为即便两岸最终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旗号下统一,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也应该以台湾特别行政区区旗的名义保留下来。

何谓“新红统”?

那么,“新红统”又是什么?他们与“紫统”还有“老红统”又有哪些不一样呢?首先,几乎所有的“老红统”与“紫统”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人,而且在性别上以男性居多。而“新红统”则绝大多数都是出生于80年代以后的台湾年轻人,他们当中男女比例明显较为平均。不过,他们与“紫统”还有“老红统”的主要差异,还是体现在意识形态上。

从年龄层来看,没有经历过冷战,并且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完全无缘的“新红统”并不是因为信仰社会主义或者马克思主义而认同中共政权的。他们愿意将中华人民共和国视为祖国的原因,更偏向于极右派的民族主义甚至于法西斯主义。虽然同样强调大中国主义与民族优越感,“新红统”与“紫统”却还是有一个根本上的不同,那就是他们完全的否定中华民国,无论是现在的还是过去的。

正是因为完全否定中华民国存在的价值,“新红统”对中国国民党通常也持否定的态度,甚至将之视为排在民进党之后的“次要敌人”。在政党倾向上,“新红统”的代表性政党为张安乐领导的中华统一促进党。目前的新党,虽然主要的领导干部只能算是“紫统”,但是其年轻党员与干部则都有严重“新红统”化的迹象。

尽管敌视国民党,但是在选举的时候为了避免民进党壮大,“新红统”还是会在自己的政党领袖或者家人的要求下,将手中的选票投给中国国民党的候选人。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新红统”与“紫统”都很容易被与泛蓝的支持者混为一谈。事实上,在中共尚未于岛内培植一个真正强而有力的代理政党以前,他们也确实只能暂时充当泛蓝政党的铁票支持者。

不过,相对于嘴巴上高喊统一口号到大陆接受招待,但是却从来没有在岛内将理想付诸行动的“紫统”而言,“新红统”显然更狂热的支持两岸共建一个强大中国的想法。也因为这个原因,他们认为在现实上实践了此一理念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显然比只会讲空话的中华民国更能够代表自己心目中的祖国。因此,他们认为两岸的统一,必须也只能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得到实践。

“新红统”会如此激进的原因其实也不难推敲,因为他们大多数成长于李登辉与陈水扁推动“去中国化”与“本土化”教育的时代。平常在校园,原本只是单纯支持两岸统一,而没有什么特别颜色,甚至还比较倾向于蓝色的他们很容易遭到同学的异样眼光看待,甚至于群体上的抵制与排挤。在心理上找不到出口的情况下,他们唯有拥抱“新红统”的偏激思想来寻求心理上的慰藉。

也因为“新红统”出生时,两岸实质上已经结束了对立的态势,国民党的主要竞争对手已经由大陆的共产党转变为了民进党,所以国共两党过去敌对,甚至于在战场上廝杀的历史,看在他们眼中是难以想像的。面临由民进党、台湾团结联盟与建国党所挑起的族群纠纷,他们更是听信了立场大多已经转为“紫统”的家人,从接触政治开始就认为共产党与国民党顶多只是闹过意见不合的兄弟。

由于父母辈不断告诉他们,国民党要依靠与共产党的合作,甚至于依靠共产党的帮助与接济,才能够在岛内面对台独势力的挑战。因此,在情感上已经无法接受国共两党曾经大打出手的“新红统”们,更是反对国民党与共产党重新走回对抗的道路,哪怕只是意识型态的竞争也不乐见。所以在马英九于2008年当选中华民国总统的时候,他们确实一度对两岸的和平统一怀抱希望。

当时还尚属“紫统”或者“蓝统”的“新红统”们相信,国共可以依照“九二共识”的默契维持现状,在意识型态上和平竞争。就算真的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旗号下统一,台湾也可以在“一国两制”的体制下与大陆井水不犯河水,保障现有的民主制度。他们所最忌讳的,就是中华民国继续依靠美国与日本等外来势力与中共对抗。

只是,马英九执政后,虽然扩大了与大陆的经贸与文化交流,但是却仍秉持着“不统,不独,不武”的精神,持续推动“亲美,和中,友日”的战略。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仍然是中华民国最重要的安全伙伴。许多经由一系列中共“让利”政策所赚到的钱,马上的就成为了马英九政府用来采购美国武器的预算,导致“新红统”从根本上认为中国国民党已经背叛了民族大义。

不过,最令“新红统”感到绝望之处,倒还不是马英九的对外政策,而是国民党政府在面对民进党意识形态上的挑战时,选择百般的忍受与退让。他们尤其不能接受马英九在要求中共正视抗战史实的同时,自己却不断的对二二八事件道歉,或者是去参拜八田与一,配合独派的史观百般肯定日本过去在台湾的殖民统治。

对现实的国民党失望,尚还不至于让这些年轻人转“红”,顶多只跟他们的父母一样转“紫”。真正让他们完全舍弃中华民国的原因,可能还是在于发现到原来历史上的国民党,与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只有在既定的“历史观”完全崩溃的情况下,对过去或者现实上的中共多少有些排斥的蓝营支持者才有可能去完全的拥护北京当局。

而要对历史上的国民党,尤其是蒋中正与蒋经国的国民党产生否定的主要因素同样也是来自于民族主义。来自于家庭里的爱国教育,让这些立场原本偏蓝的“新红统”们相信,国共过去无论在内战战场上打的多么激烈,当面对日本或者其他帝国主义列强的时候,都会携起手来一致对抗外国势力以维持中国领土主权的完整。

笔者就曾在Facebook上一个讨论冷战时代,中共解放军航空兵击落多少架美军军机的讨论串上,看到一位来自台湾的年轻“紫统”网友,一点也不感到奇怪的追问中华民国空军同一时间打下了多少架“美帝”的飞机。仿佛在那位“紫统”人士的历史观中,中华民国在韩战与越战时是与中共、北韩还有北越并肩作战抵抗美国阵营的。

然而,历史的事实与这些年轻的“紫统”想的完全不一样。随着阅读到的书籍或者网路史料越来越多,并且与来自大陆的朋友交流之后,他们迟早也会知道中华民国政府不只在韩战与越战期间与“美帝”站在同一阵线,而且还组织黑蝙蝠中队与黑猫中队协助中央情报局蒐集中共的军事,甚至于发展核子武器的相关情报。

这令许多青年“紫统”们发现,原来充当“美帝”围堵中国“马前卒”最佳伙伴的,从来就不是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台湾共和国,而是自己从小拥护到大的中华民国。在原有的历史观全面崩盘的情况下,这些“紫统”将心中那还剩下的最后一半蓝色给彻底的扬弃掉,不再追求保留中华民国最后的一丝尊严,死心塌地的追求两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旗号与体制下实现统一。

由“紫统”蜕变为“新红统”的人,不仅将1949年后撤退到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视为美国离间两岸人民的棋子,而且也相信若国民党没有被毛泽东赶出大陆,中国不会取得今日世界第二大强权的政治与经济地位。也因为他们完全相信共产党是对日抗战的中流砥柱,国民党在这场反侵略战争中最多只是扮演配角的原因,他们也不认为中华民国有继续在台湾苟延残喘下去的正当性。

相较于希望在最有尊严的条件下,争取实现第三次国共合作的“紫统”,“新红统”认为中国国民党唯一的出路,就是尽早承认自己输了内战,然后臣服于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之下。他们认为,唯有这样做,中国国民党才有可能争取到和平统一与一国两制的待遇,为过去协助美日侵略祖国的行为“赎罪”。其他在旗号上的要求,史观上的坚持还有意识形态的主张,都只是无谓的讨价还价而已。

许剑虹:“紫统”与“新红统”3

图说:新红统是由一群长年遭受台独打压,但是对马英九在统独立场上向绿营退让不满的深蓝或者紫统所转变而成,他们与紫统的差异在于全面的否定中华民国过去反共的历史,但是仍希望国民党未来的领袖,如洪秀柱带领台湾走上第三次国共合作的道路。

结论

乍看之下,除了不信仰社会主义之外,“新红统”与50年代遭到国民党整肃的“老红统”有许多的类似之处。不过若仔细研究两者的诉求,会发现“新红统”与“老红统”在如何完成统一上还是有相当大的差异。对于曾经在党外运动时代与独派人士合作的大多数“老红统”而言,心中所永远难以忘怀的头号仇人永远都是中国国民党,这也自然使他们对民进党的激进行为或多或少存在着理解。

从“老红统”的角度来看,他们一生中所追求的目标是让两岸在社会主义的制度下统一。即便是要实施让台湾保留资本主义的一国两制政策,中共也应该优先与过去一同反抗蒋家政权,包括独派力量在内的党外势力协商,而邓小平所提出的“第三次国共合作”看在他们眼中,则毫无疑问的是对台湾人民的背叛。这也正是为什么许多“老红统”,在80年代摇身一变成为了台独急先锋的原因。

伴随着连战访问中国大陆,“老红统”对国民党不再像过去那般仇恨,但是对他们而言,两岸统一的大门,应该要对台湾内部所有的势力敞开。如果泛蓝阵营要跟中共谈统一,他们不反对,但是同样的如果民进党愿意放弃台独回归一个中国的路线,“老红统”们则更是举双手欢迎。毕竟对他们来说,真正完美的统一必须要建立在中共与台湾绝大多数人民所达成的共识上。

他们尤其不愿意见到自己心中光荣神圣的两岸统一,成为两岸资本利益财团与既得利益者分赃的工具。从这个角度出发,“老红统”与当今反对国共论坛的民进党、时代力量、自由台湾党等绿色势力还真存在了一些共同语言。然而,脱胎自“紫统”的“新红统”在这方面的立场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无论有多痛恨国民党,他们终究无法否定自己的蓝色渊源。

与由经历过日据时代的本省人所组成的“老红统”不一样,“新红统”的成员不是来自于外省军公教家庭.就是在国民党教育下而对中华传统文化有着高度认同的本省人。从小到大,压迫他们最强烈的对象始终都是以民进党为代表的本土势力。对于中华民国与中国国民党,“新红统”或许十分看不起,但是却无法像“老红统”那样有刻骨铭心的仇恨。

更何况,受到“紫统”身教与言教影响下的他们仍旧认为,中共要谈统一只会找国民党谈。或者讲更实在的,只有以“第三次国共合作”为基础的统一,才能够让本身是国民党后代,或者受到蓝色思想影响较深的本省人相信自己的利益在中共统治下得到保障。也就是说,无论是“紫统”还是“新红统”,他们与民进党争取的,不过只是统一后中共在台代理人的宝座。

因此虽然左喊统一,右强调民族情感,但是“紫统”与“新红统”所最害怕的从来都不是民进党政府真的宣告成立台湾共和国,而是有一天独派突然觉悟放弃了台独,并且早国民党一步就两岸政治整合议题与中共协商。毕竟在出现一个有足够能力与民进党竞争的红色政党以前,“紫统”与“新红统”在台湾所能够依赖,还是只有中国国民党。

事实上,“紫统”之所以会如此痛恨中国国民党,甚至于转变成“新红统”的一个最大原因,就是在于他们认为马英九没有在过去八年利用执政优势去与中共协商党对党谈判完成统一。如今蔡英文再度上台,他们嘴巴上虽然担心民进党政府推动法理台独,进而“配合”美日对抗中共,但私底下所最忧虑的还是绿营与北京达成协议,导致自己被彻底的边缘化。

所以可以想见的,在蔡英文接下来执政的时间里,更多的“紫统”将转变成“新红统”,并且想尽一切办法的破坏两岸关系,扩大民进党与共产党的对立与矛盾。就如一位叫Feng Cheng-yu的网友所讲的:“以前认同中国统一在青天白日满地红下,但是看绿吱太过嚣张了,如果以后的大陆也有民进党在,这问题将会很严重。”

为了确保自己不被边缘化,“紫统”或者“新红统”在积极鼓励洪秀柱领导下的中国国民党走亲共路线的同时,也会想尽办法说服北京当局相信民进党所追求的不只是要打倒马英九与国民党而已,同时也还要消灭在大陆的中国共产党。也因为民进党本身与共产党没有仇恨,他们势必要用尽浑身解数促使两者走向不可调和之路,而且不惜延迟甚至破坏客观上的两岸统一进程。

以下这位叫董玲玲的“紫统”网友在脸书上关于蔡英文的发言,就可以说明这种复杂的心态:“她可以恨透了国民党、恨透了马英九…同理…自然也是恨透了中国共产党…此生没有用台湾的一切推倒中国大陆…台湾第一女总统怎么扬威呢?所以…一定要激化台湾与中国的对立、并把中共打趴在国际的舆论上…这才是她的真心目的!”

许剑虹:“紫统”与“新红统”4

目前绝大多数台湾的蓝营选民为在现实上认同中共,但是在历史上又坚持民国史观的紫统,对于他们而言,无论对马英九有多大的厌恶,都还是没有办法轻易舍弃掉对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情感。他们希望经由第三次国共合作,让中华民国在有尊严的条件下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归一统。

编者按:本刊所发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观点;本刊鼓励各种正反意见热烈争鸣。

《公民议报》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