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2016年5月9日讯)

于世文君是我敬重的执著于理想且对当局抱有美好幻想的谦谦君子。尽管我们同为89一代人,尽管我们同居一座城市,尽管我们都关注社会公共事务,但我们从来没有过交集。直到三年前在高文超先生主持的一个有关环保问题的沙龙上,才有幸结识于世文先生。

于先生对中国传统文化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他称中国是世界民族大家庭的长子,他对中国目前的执政寄予了非常高的期望。那次的邂逅于世文兄给我的印象是单纯和天真,不过,他解释他的认知仅仅建立在他个人的长期思考,他对世界历史和中国历史并没有系统地研究,因为他视力不好,看书相当困难。不过,那次的邂逅我对他的了解并不深,直到2014年2月2日他在河南滑县已故中央领导人赵紫阳的故居举办祭拜六四英烈怀念耀邦紫阳的公祭活动,我才对他有了全面的了解。于世文先生和他的夫人陈卫曾是89学运南方学生运动的领袖人物,于世文夫妇曾因此身陷囹圄,并失去工作的机会。共同的理想和人生命运让两人出狱后成为患难伉俪,艰难中两人相依为命,并执著于六四的平反昭雪。

没想到一场寄托哀思的祭奠活动却导致郑州多人系狱,时称郑州十君子,因祭奠逝者而被问罪古今中外古往今来闻所未闻,可见权力这头猛禽多么地颟顸,多么地愚蠢。因为没有任何罪证十君子中其他人陆续获释,而无罪的于世文却被起诉到郑州管城法院,管城法院受案后在将近两年的时间内不审不判不管不问非法羁押于世文先生达一年之久,持续的违法使得维权无路的于世文先生不得不采取牺牲自己健康生命的方式绝食抗议。作为于世文的朋友和于世文入狱前授权的辩护律师,出于对于世文先生的生命和健康的关注,出于对管城法院违法行为的义愤,本人恳请于世文先生停止绝食,敦促管城法院尊重法院停止违法公审于世文,同时,本人宣布从5月9日零时至5月10日零时绝食二十四小时声援于世文先生及因病得不到治疗的新时代公民运动的先驱郭飞雄先生。

常伯阳9日零时于江苏无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