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红当年薄熙来唱红把王立军唱进了美领馆把自己唱进了秦城,乌有之乡亲们唱红把个好端端的21世纪红都重庆给唱丢了,《开罗宣言》剧组唱红竟把他们心中的红太阳唱出个弥天大窟窿。

今天又有人在希望的田野上唱红,不知这帮红粉蝶欢们又唱出什么故事。

本文为重庆唱红颠峰年代的旧作,今为新题。
~~老酒

恕本人直言,我天生对我们当下祖国轰轰烈烈的唱红运动绝缘,就好像即便全世界女人全都名花有主,我也不会屈尊薄驾,因为我知道这一抹红色不会给我带来任何哪怕是微不足道的的身心反应,哪怕我老无所依。我相信我能恪守酒中天道,包括趋附唱红,哪怕上帝收回人间所有温暖的歌声和美丽的词句,哪怕上帝再一次让我们国人遭遇视觉听觉乃至触觉味觉直至五官之外所有感官的审美沙漠,我依然拒绝唱红并绝缘与红色相关的所谓女人。

我自信自己的想象力足够丰富,我相信本人能穿越时空呼啸未来但我想象不出感觉不到此番唱红高烧的艺术等级,泱泱中华数千年文明,无论“关关雎鸠,在河之洲”那种轻描淡写之人间美景,无论“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那诗意之千古绝伦,无论“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之妙手写意丹青神韵,无论“未饮心先醉,眼中流血,心内成灰”之千古红颜息万般柔情意,无论“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怒为红颜”之裂肺啸天况悠心曲。

也无论“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之归隐心迹田园牧放,也无论“几时你会穿过那边的树林,那亭亭的塔影点点的鸦阵”那一抹伊人夕照尘烟绝色,也无论“停唱阳光碟,重擎白玉杯,殷勤频致语,牢牢抚君怀”之潦倒睡意纸醉闺阁,也无论“苍茫茫的天涯路是你的漂泊,寻寻觅觅长相守是我的脚步”之漫漫春情少不更欢,也无论“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你总是笑我,一无所有”那绝地摇滚仰天长啸,也无论“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那念破念皱折叠不起的千古幽怀,也无论“也许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那一次穿越直达古老的梦境,那一回淋漓畅透之心灵之旅绝响绝欢,绝照甚至绝艳。

不能再无论了,古今中外任意一款随意小唱都令当今的赤化丹红所不可企及,完完全全的不能用文化与之相提,因为这般的红色颂词竟是如此彻底的毫无文化,古往今来有数不清的御用文人颂词,没见过这么不讲脸面顽强唱颂的,历朝历代有过无数宫廷唱班的,没见过这么赤裸裸的读经祝寿无限量万岁的,三皇五帝唐宋元明清见过不计其数趋炎拍马卖身为奴的,没见过这么肉麻到五脏六腑直至八十一层骨髓深处誓不回眸一竿子唰破天的。

中国文化数千来够堕落了,还没见如此万寿无疆的绝版堕落,中国文人多少年多少代的奴颜媚骨已够顶级了,还没见这唱红诗班如此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了,中华民族前赴后继的奴性家底足够会当凌绝高山仰止了,看当今唱红儿女如此多娇,引无数风流竞折腰。

唱红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