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丽媛吵架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见远处有灯光闪烁,便过去敲门投宿。

老妪:“门外何人?”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外事/国家安全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小组组长……”

老妪:“我这儿住不下那么多人。”

也对,铺位少人太多,那就只说一个:“中共中央总书记。一个总行吧。”

老妪:“可以住三位。请进。”

老妪打开大门:“咦,怎么就你一个?”

我支支吾吾解释道:“其他人转投别处了,就剩我一个。行不?”

被老妪看穿了:“不行,你戏弄于我。分明就你一人。”

不得不另寻他处。

老翁:“门外何人?”

记取刚才教训:“中共中央总书记。”

老翁警惕性特别高:“不对呀,咱总书记兼着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你怎么才一个职称?一定是骗子,滚!”

又不得不另寻他处。

大嫂:“门外何人?”

到底怎么说才对?“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

大嫂迫不及待地打开门,一脸惊喜:“呀,这不是习大大吗?”

“可不就是我嘛。”

大嫂热情地让进屋:“这么晚大大怎么不在家陪丽媛嫂?”

“这不吵架了嘛。”

大嫂绯红了脸:“那敢情好。”

吹息了灯刚躺下,大嫂敲门说有事相求。刚想拒绝耳畔响起毛主席教导,为人民服务。

大嫂害羞地问:“大大,‘正中下怀’是什么意思?”

(根据不锈钢老鼠的段子改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