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时代,中共对输出“世界革命”没有什么掩饰,最大的受害者是东南亚诸国,因为不但邻近中国,居住在那里的华人(当时俗称“华侨”)更是手中的革命工具,例如马来西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就是。一直到毛泽东死后,邓小平为了挽救经济,吸收外资,才停止这种扩张行动。但是到了中国经济崛起,就好了伤疤忘了痛,尤其习近平上台,崇拜毛泽东当年的所作所为,企图打造中华大帝国朝贡体系,遂再度觊觎东南亚。此时,经济成为它的重要扩张手段。

印尼九三○事件华人被杀

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其路程是经中亚、中东诸国到非洲与欧洲,但是起头却是东南亚,其中的标志是为这些国家打造铁路或高铁,包括直通泰国到马来西亚泛亚铁路,还有印尼的雅加达到万隆高铁。除此,还有开挖泰国南部的克拉地峡的运河,甚至建造缅甸与斯里兰卡的港口,进入印度洋等等,可谓“宏图大略”。

但是起手式并不太顺利,原因有许多,除了中国宣传的夸张,或由于手段的不正当,乃至于中国的扩张行径引发这些国家的警觉,尤其南海岛权争议不断扩大的时候,虽然在利益拉拢之时也不乏有政治压力,其中当然也有历史的记忆。

法新社报道,印尼政府今年四月十八日召开为期两天的研讨会,讨论发生在一九六五至一九六六年的排华屠杀事件。这是印尼政府首次支持此类研讨会,但官方同时表示,不会就此事道歉。

这个事件指的就是“九三○事件”,即一九六五年九月三十日发生的军事政变后延续发生的排华屠杀。中国说是右派军人的政变,掌权后的印尼官方则说是共党军人翁东中校发动政变枪杀了六名将军后被他们粉碎。经过总参谋长纳苏蒂安上将短暂执政后,就由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苏哈托少将代替亲中的苏加诺出任总统,做到一九九八年大规模示威逼他下台,印尼才实现民主化。

这场军事政变据传被杀的有几十万人,当中有相当数量的当地华裔居民。之所以会出现排华行为,除了因为华人一般较印尼民众富裕,容易被煽起排华情绪;但是从政治上来看,则是因为中共介入当地政治太深,不但与全球第三大的印尼共产党(党员约三百万人)来往密切,中共在印尼也有自己的地下组织。

右派军人的屠杀政策当然是错误的,但是如果印尼共产党掌权,华裔的处境就一定比苏哈托时候好吗?如果看看柬埔寨共产党当政华人被赶到乡下,白骨纍纍,那恐怕还要感谢苏哈托容许华裔从商的“德政”。虽然对华人文化采取强行同化的政策,但是看看共产党在西藏与新疆的汉化与镇压,难道比苏哈托好吗?

印尼有中共创党时期的党员

一九五○年代我在印尼雅加达读初中与高中,就见证学校里的中共地下党员老师,其中一些是一回国就得到证实,有些则是在文革爆发后,造反派冲击中央侨委,有地下党名单泄露出来,华侨中口语相传而知道的,有些二○年代“老党员”的资料,现在上网也可以赫然看到。例如雅加达中华中学教导主任张国基是毛泽东湖南第一师范的同学,参加过南昌起义。我就读的巴城中学教导主任刘耀曾,一九二六年入党,在上海与周恩来见面时奉周之命到南方工作,一九三一年到达巴达维亚(雅加达)。他们在屠杀发生前已经回到中国。

二○一二年在香港出版的《中共在香港》一书,我第一次看到“侨党”这个名词:“抗战时期,中共就已经通过香港,在东南亚华侨中开展统战工作,组织侨党。”香港八路军办事处“陆续派出王任叔、杜埃、陆诒、董维健、金仲华、胡一声等人到星马、印尼、菲律宾、美国纽约等侨居地开展华侨工作。”

中共建国后,由于九成华侨居住在东南亚,“世界革命”影响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因此一九五二年中共解散泰国的侨党,其他海外侨党也“应经过一定步骤做到最后取消”。一九五四年周恩来、毛泽东先后向缅甸总理吴努表示不在华侨中组织共产党,实际上根本是谎言。到了文革,马共、缅共的电台乾脆把基地设在中国,日夜进行颠覆活动的宣传。

印尼是南洋群岛中距离中国最远的,以当时的交通状况尚且如此,如今中共会不渗透吗?其规模又会有多大?因此即使印尼对五十一年前的屠杀事件作出反省,也不应该成为中共再次推行世界革命的机会,因为目前中共在印尼的统战工作,已经做到吓人的程度,还不止是对华裔的统战。

去年三月才介入印尼高铁建设的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在九月打败从二○○八年就开始调查与设计方案的日本,令外界十分惊讶。五十五亿美元的造价,中国不要印尼政府对中国贷款作出还款保证,一旦印尼的合作企业无法还款,等于中国白送印尼高铁,这显然是基于反日的政治需要。

中国抢建高铁有政治考量

中国事先完全没有做前期准备工作,工程如何开展?有评论推测是印尼的贪官将日本交给印尼政府的工程图纸交了给中国,这种消息暂时无法证实。然而今年一月二十一日破土动工后一个星期,即被印尼政府叫停,说是手续不完善,真实原因不明。但是到了三月中旬,印尼交通部正式批准,中国被授予雅万高铁五十年的特许经营权。交通部长约南表示:“这是交通部首次将铁路的特许经营权授予一家外资持股的企业。而且,你们在一月高铁破土动工后不到两个月,就获得了特许经营权,速度之快远高于印尼国内其他铁路项目。”他还表示,交通部将会尽快颁发高铁建设所需的另一个法律文件──施工许可证。新的文件将高铁长度与费用都有所减少。

一个多月后的四月二十七日,印尼军方拘捕七名擅闯雅加达哈利姆机场空军基地的人士,包括五名自称参与建设雅万高铁的中国公民,其中有两人完全不能出示任何有效证件。这条由印尼──中国高铁公司承建的高铁,曾提议将哈利姆机场标记为雅加达段终点,遭印尼空军拒绝。这么多中国职工的来到,还摸到军事基地,自然会引发许多联想。

在印尼交通部长宣布批准后不久,三月二十一日,中铁也宣布,正式启动由中铁投资二十亿美元兴建的“大马城”项目。并以此为中心,推动其在东南亚地区的铁路、公路等基建项目。有分析指出,中铁收购大马城有助其竞标星马高铁,该铁路线路是泛亚铁路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投资自然也引起外界注意。

东南亚国家对中国输出“世界革命”的忧心,还体现在中国对华裔政策的可能转变,那就是中国是不是要承认外国华裔的双重国籍?

去年十二月,北京中关村推出“华裔卡”试点计划,即时引来大批海外华人热议。由于北京当局不承认双重国籍,没有身份证令不少海外华人在中国工作、生活变得十分麻烦,这卡是以变通方法解决实际问题。表面上这是中国内部的问题,然而“中国侨网”也承认,有分析认为华裔卡是“真实承认双重国籍”,并藉此增强海外华人的“国家认同”,因此有许多海外华人建议当局应考虑开放双重国籍。

华裔卡是开放双重国籍前奏?

然而如果承认华裔的双重国籍,就涉及双重效忠,首当其冲的就是东南亚国家的华裔,因为他们在人口中占相当大的比重。目前的海外华裔,即使加入了当地国籍,但是还有许多仍然效忠自己的“祖国”──中国。不要说东南亚华裔的种族优越感,即使入籍西方国家,在选择北京还是入籍国举办奥运时,他们的多数人还是选择北京,缺乏对入籍国家的认同。当年还因为CNN对中国不够友好,美国华人还包围抗议,更加不屑的还充当中国的“第五纵队”。这种吃里扒外的现象,令人不齿。美国正在大力捕捉为中国政府盗窃技术的华裔商业间谍,而东南亚国家就会回忆当年更严重的颠覆活动。

新加坡的《联合早报》电子网今年二月二十二日刊出《北大教授后悔了:当年选择归国太幼稚》的采访报道,采访对象梁英明教授是一九四九年以前我爸妈在印尼梭罗华侨公学的学生,后来是我在雅加达巴城中学读高中时的历史老师。他在一九五五年六月五日搭船回国,我是六月十九日。当年他考进北京大学历史系,立即入党,没有一年的预备期,我才恍然大悟他早在印尼时已经入党了。后来我移居香港,他多次来香港,我们有见面,那是八○年代的事情了。

虽然,梁英明谈了他的回国经过,不但当时已经与祖母永别,后来甚至也与父亲永别。(我则是父亲在一九七四年来上海帮我申请出国时见过一面,我到香港后,因为当时无法以合法手续回到印尼而在父亲病逝时无法再见一面。这些是因为我们回国时,都盖了十个手指印发誓此生再也不回印尼,当时我们都是义无反顾的。)

梁英明承认当时“太幼稚、太天真,但那不是罪过,是成长过程必有的阶段”。他没有表示后悔,这点前述标题有误。而这些其实不是采访的重点,重点就是双重国籍问题。他说:“今天见到中国官员主动把海外华人当‘华侨’,他持保留意见。”“他在受访时指出,近年,随着中国经济的起飞和民族自豪感的上升,一些中国官员在东南亚国家发言时,开始含糊地把海外华人统称为‘海外侨胞’,无视中国政府对华侨(海外的中国公民)和华裔(拥有他国国籍的华人)的明确区分,甚至有意无意释放海外华人应回到祖国怀抱的信号,这样让印尼官员感到不舒服,当地的华人社群也感到不妥。”

北京要海外华裔效忠中国

报道还说:“他也提醒说,当年,一些东南亚国家提防中国动员海外华侨来影响所在国政治,例如通过马来亚共产党等组织颠覆东南亚国家政权。为消除东南亚国家的顾虑,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于一九五五年在印尼万隆举行亚非会议期间,与印尼签订《关于双重国籍问题的条约》,取消华侨的双重国籍身份。中国在一九八○年颁布国籍法时,也确定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反对双重效忠。”

梁英明还特别指出:“近年来,已故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和美国原驻华大使骆家辉分别从各自国家的立场发表对中国的批评时,部分中国民众很不理解,认为他们是‘数典忘祖’。但在梁英明看来,李光耀和骆家辉既然分别是新加坡公民和美国公民,代表本国利益说话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我在二○一二年十二月号的《动向》杂志写过一篇《新加坡排华,华排骆家辉》,就是以戏谑的口气批评这些中国人的观念,看来我与梁老师的观点相当一致。而且我也担心双重国籍问题一旦发酵,东南亚国家就可能再度爆发排华浪潮,倒霉的就是当地的华裔。一九九八年印尼再度爆发排华浪潮时,当时中国政府就推说这些华裔已经入籍,由印尼政府全权处置。这就是中国政府对华裔的态度,可以利用时充分利用,关键时候将他们抛弃。这些国家的华裔,如果不吸取教训认识共产党急功近利与忘恩负义的特性,因为“爱国”而愿意被利用,真的最后掉了脑袋还不知道是怎么掉的,就像一九六五年那样。

而现在周游列国的中国人,不少是近年官商勾结的暴发户,不但不懂作客之道,而且言行嚣张,神憎鬼厌,连非洲人都讨厌他们,未来如果发生“排中”事件,当地的华裔难免也会被拖累。这点,各地的华裔居民应考虑与中国人作出适当切割,以免遭殃!

新加坡对族群问题最敏感

因此梁英明认为:“放宽绿卡政策比恢复双重国籍更理想,也不应以华裔卡之类的形式为华裔提供特别的方便,应对各种族海外人才一视同仁。这一方面可避免东南亚国家再生疑虑,另一方面也能避免其他种族的海外人才感到受歧视。”不知道中国政府是否会重视他的意见,因为中国政府对“炎黄子孙”有特别优越感。

目前这个双重国籍问题还没有引起其他国家注意,但是却引起新加坡的注意而由《联合早报》采访,只是编辑题目可能引起误解。新加坡这点最敏感,因为李光耀反共起家,也非常注意新加坡内部的族群问题,因为华人占新加坡人口的四分之三,但是绝对不许以多欺少,以大欺小,才保持这个小国的和谐,这是李光耀治国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这点中国人很难做到,尤其崛起之后,真以为自己是天朝与天子。而正在兴起的独立与自治运动,可能要改变中国的命运。

文章来源:动向2016年5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