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
政治打压越狠、越频繁、越广泛,受害群体的凝聚和合作动力就越强。

5月11日,北京知名草根维权者野靖环走出拘留所,13日她就带队前往北京西城区检察院递交控告信,控告4月27日西城区法院人员推搡、控制并拘留她15天的行为违法。

今年63岁的野靖环维权始于1998年的“新国大诈骗案”,她在发现自己无法讨得公道后,转而帮助强拆等方面的其他受害者维权,并参与政治打压案件的现场声援。可以说,现在的野靖环已经完成了从个案受害者到人权扞卫者的转变,身边也聚集起了一个约10人的维权者团队。

近20年的维权经验,让野靖环对北京除了监狱外的各式拘禁地点都“门儿清”,此次羁押的东城区拘留所是她经历的第8个此类地点(由于劳教制度废除后羁押人员减少,西城区、丰台区的拘留所都合并到东城区),此前她还经历过崇文区拘看所、朝阳拘看所、西城拘留所、西城看守所、海淀拘留所、海淀看守所、劳教调遣处。

野靖环在这些场所里见证了诸多虐待侮辱在押人员的行为,每一次出来后她都凭借惊人的记忆力和毅力进行持续控告。在她努力的过程中,多名相关责任人去职,北京拘留所和看守所制度也有持续改进。她集中控诉的“劳教调遣处”在劳教尚未废除的2009年即被撤销,改为北京市第三看守所。

野靖环在北京的维权圈和基层维稳警察中可谓声名赫赫,维权圈内曾有个半开玩笑的说法:如果被警察带走,只要说自己认识野靖环,警察就会规矩一点。

野靖环此次遭到拘留,源于要证明“姐姐是姐姐”——她需要与姐姐的亲属证明才能代表家里签署拆迁协议,而所在地派出所却说她提供的资料只能证明她与姐姐同父同母,但不能说明她们是姐妹。

这样荒诞的事情让她不得不走进西城区法院,要求起诉警方的不合理行政行为,而西城区法院拒绝当场立案。野靖环经验丰富的同伴们于是用手机拍下交涉过程,作为对法院人员行为的证据固定。不料法院工作人员指挥法警抢夺手机,并对她们实施人身控制,控制期间也拒绝为她们提供饮食,之后更将野靖环和另一名同伴拘留。

在此前,野靖环连续三年隔周带领她的维权团队到最高法院门前,以喊口号等方式诉求公民立案权利落实。野靖环的团队素以经验丰富、训练严谨为标榜,三年间都不曾遭到严重打击,最高院法警甚至每次见她们来都会迅速安排信访接待。

去年5月,《行政诉讼法》修改,将立案改为登记制,野靖环认为自己的诉求某程度得到了回应,落实情况待观察,才暂停了在最高院的周期性抗议。三年抗议全身而退,在西城区法院实际要求立案却被拘留,野靖环把这称为:“大风大浪经历了,却在小河沟里翻了船。”她已经8年没有遭到这种强制措施了。

从自己多年的抗争经历,野靖环认为司法系统总体上在规范性方面是有进步的,此次意外只是西城区法院的行为失当。但野靖环身边的朋友却为她捏一把汗,担心这位“老运动员”在越发紧张的政治形势下遇到更严重的不测。近两年来,已有数个底层反抗者被警方击毙的案例,同为草根维权领袖的翟岩民也于去年被抓,至今未被释放。

“从访民到公民”的路,在过去数年被草根反抗者所推崇,野靖环是该路径的典型之一。这条路确实描绘著一条令人憧憬的至下而上转型之路,但在政治打压门槛降低、打压力度剧增的当下,从个人安全和运动壮大的角度,这条路径的前景堪忧。

但值得被看到的是,野靖环此次被抓,“709律师案”的家属和人权NGO工作者,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介入,野靖环不久前声援过的女权群体此次也积极声援她。这种跨越圈子和阶层的联合反抗,来源于近年政治打压的受害群体间平时的相互支持。

理论上,政治打压越狠、越频繁、越广泛,受害群体的凝聚和合作动力就越强,Ta们是极权社会中最天然的政治联盟。这种“复仇者联盟”的雏形在当下的中国可以说有心即可看见,野靖环拘留事件、郭飞雄健康问题中都有一定程度展现,但Ta们是否会继续壮大以致真的形成“联盟”,展现出力量,仍需长期观察。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