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魏则西事件”背后的黑金医疗帝国

Share on Google+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二十一岁大学生魏则西,因受骗百度广告,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尝试了一种假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花费了二十多万医疗费后,才得知这个疗法在美国早已宣布无效被停止临床运用,四月中旬魏则西终告不治。

依靠金钱和谎言装扮的“竞价排名”百度虚假信息,与涉嫌“莆田系”假医及其承包军队医院,共谋戕害年轻的生命,它们组成庞大的医疗黑金帝国。

百度共恶企业文化

二○一一年谷歌被百度和政府联手逼退中国大陆市场,使得百度独占中国搜索引擎垄断地位。但也正是这个看似开放而广阔的知识入口,却被金钱吞噬。百度推出金钱主导的“竞价排名”广告模式,不顾真假善恶等基本职业操守,矇骗欺诈用户,成百亿骗钱。二○一三年百度广告收入二百六十亿元,单以医疗诈骗起家的“莆田系”投放广告费一百二十亿元,其中“竞价排名”七十二亿。

加上同样卖身给资本的百度贴吧,百度搭建了一个等同谎言和欺诈的巨大网络,传播虚假信息,与流氓假医“莆田系”,肆无忌惮攫取用户金钱、甚至生命。很多走投无路患者把身家性命寄托在百度。

在开放的网络世界,人们通过自由信息获取真相,互联网最核心的价值是信息自由──寻求真相和共享信息。百度垄断信息搜索入口,并非因为开放市场竞争的结果,而是依仗政府权力一家独大。作为权力私生子的百度,其作恶动机出自政府维稳对信息控制的需要,只选取权力需要的所谓“正面”信息,抹杀真实,惯于用谎言替代真相,虚假医疗广告只是百度共恶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在政府长城网络防火墙和百度虚假信息共同作用下,人们丧失依据真实信息而获得正确判断的能力和机会。魏则西的悲剧也因此而起,也是网民借机愤怒讨伐百度的原由所在。

谷歌早年也曾因虚假医疗广告,而被政府监管机构重罚五亿美金。这可视为搜索公司发轫初期应对虚假广告经验不足,后起的百度之垄断地位和政府监管不力,共同纵容其主动作恶、抛弃商业诚信和治病救人医道。百度和医院“认钱不认人”,甚至主动洗白“莆田系”,合谋欺诈患者。百度、假医、医院和患者构成金字塔金钱输送链条,患者沦为大输家。

三方疯狂逐利

政府听任“莆田系”假医在大陆各地存在三十多年,政府放弃公立医院基本社会公益作用,将医院完全市场化,科室承包、独立核算。军队和地方监管双重缺失的军队、武警和消防医院,被“莆田系”假医全面攻陷,坑蒙诈骗。三年前,笔者曾在广州军区总院就医,一个月后复诊时,电子病历居然在主治军医电脑不复存在;军医非常镇定地说,今天忘带听诊器了,给你号号脉。这位军医见笔者表示不满,带去隔壁科室免费做个检查,最后在药费单加盖“军人”大印,让笔者冒充军人在军人专用窗口优先交费。正规军医尚且如此,武警医院使用假医术治死魏则西,不足为奇。

百度“竞价排名”,像病毒一样占据电脑屏幕,对潜在患者吸金敲髓;电视机、收音机、公交车和户外广告牌,同步充斥这些医疗广告。然而,每年几百亿的假医假药宣传费用,最终都是就医者埋单。固然,资本的天性是逐利,但政府监管缺位无疑进一步助长了资本的贪婪。百度、莆田系和医院,三位一体,构成每年数百亿计的欺诈利益链条。

网络流传莆田系离职员工给所承包军队医院各级领导送礼详实名单和医院名录,一次节日送红包动辄二、三十万,这还不计上交医院的部门承包费和医疗服务费。这些非正常支出最终以高昂医疗费转嫁给患者,这份红包名录涉及几百所军队医院。另有百度内部员工证实,其医疗广告收入日进数千万。二○一五年度百度总收入六百六十三点八二亿元,几乎全部来自网络,但从未披露竞价排名的单项收入。不似谷歌尚有开发新技术带来的收入,同时带来科技进步造福人类,反观百度赚钱为重,用户利益其次。

失控与严控

魏则西在发现治病被欺骗的绝望中,把就医经历述诸文字,其中质问: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愤慨于虚假广告与医院。政府不作为,等同于直接纵容百度、医院和莆田系作恶,轻易断送患者性命。

笔者曾撰写《百度六宗罪》一文,其首宗罪:剽窃谷歌知识产权、模仿其产品、懒于创新;第二宗罪:竞价排名毫无商业底线;第三宗罪:产品质量越做越烂,丧失社会责任;第四宗罪:共恶企业文化,认钱不认人;第五宗罪:官方偏袒并纵容下主动作恶;第六宗罪:网民义务贡献成为其敛财渠道。

其它广告方式不及百度广告传播率高,军队医院信誉度高,“莆田系”藉此胡作非为。资本逐利不能忽略企业责任,西乔女士评价:“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加剧了信息占有乃至智识上的不平等。这种对弱势群体对普通大众的经年累月的作恶,是最深的恶。”

政府审查六、七亿网民异议言论,历来都是严酷即时,更是动辄抓人喝茶、删帖封号,但却放纵百度、医院和莆田系通过网络,间接谋财害命。可见,对于虚假欺诈医疗广告,政府非不能监管,而是不愿监管。虚假医疗广告泛滥与网络言论监控严密,两相比对,暴露政府偏重“维稳”的立场。政府惰政的深层原因是,百度、医院与网民内斗,可有效消解、转嫁对制度政治不满。监管失责的国家网信办、工商总局、国家卫计委三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核查“魏则西事件”。监管不力致人死命的犯罪者,以行政调查者身份替代司法介入,注定将是一场头痛医头、恶恶循环的闹剧,魏则西还会源源不断出现。

“魏则西事件”是个导火线,将人们长期积聚的对网络封锁不满,医院收费高昂、服务不佳,莆田系假医草菅人命,统统暴露出来,与教育、食品、住房、养老等严重社会问题投射在大众心理,映射公众普遍缺乏社会安全感的极度焦虑。网络欺诈的终极解决方案是,互联网开禁,谷歌、维基百科进入中国大陆,网民和患者有更多可信选择;清查公立、军队和武警医院混乱现状,回归社会公益角色,扶植真正的私立医院;以法律手段彻底清除各类医院的莆田系。但是,岂止医疗行业烂透了,整个社会都烂透了。鉴于“魏则西死亡事件”引发社会极大回响,中央军委纪委不得不采取行动,宣布介入调查武警北京二院,同时向军委机关部门和各战区派驻十个纪检组,这在中共军队历史上属首次。魏则西要得到安息,民间仍须努力。

文章来源:动向2016年5月号

阅读次数:62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