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9

秦永敏3

图片:武汉异见人士秦永敏前往武汉市政府上访。(参与网)

中国武汉人权活动人士秦永敏被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拘押一年,至今仍未开庭审理,并不许会见律师。其代理律师李春华5月18日到武汉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秦永敏,得知他被以代号“701”羁押,该案已送检察院审查。秦永敏的哥哥说,自去年一月起,他们曾向派出所及国保查询,但都一无所获。

中国民主人士秦永敏自去年元月被失联后,其妻子赵素利也被“失联”。家属经多方打听,终于得知,秦永敏已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移送武汉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秦永敏的辩护人之一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李春华律师5月18日发通报称,他当天赶到武汉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秦永敏,但被负责接待的领导告知,看守所未接到解除会见限制通知,无法安排会见。李春华律师为秦永敏代交伙食费时,该看守所电脑系统却无法查到秦永敏的名字。李春华律师按照该所领导的要求,在交费处报上号码“701”后,终于交上费。

秦永敏的三哥秦永昶5月19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称,他也是刚刚得知上述情况:

“这一年多找不到人,对一个家庭来讲,不是小事。没有渠道可以找到人,明知道他下落的人就是不说,连警察都不说有这个人。你问他,他回答说好,蛮好”。

记者:现在他被羁押期间,听说是给他一个代号?

回答:对,给他一个代号701,他们是高度保密的。我们在这一年多,到派出所去问,找任何人,他都说不知道的。

李春华律师表示,其他人只要报上姓名,看守所的电脑即可显示被关押人的信息,唯有秦永敏是高度保密的。李律师对记者说,看守所告知,未接到检察院的书面文件,因此不能会见秦永敏:

“我先到(看守所)外的电脑查询,要给(秦永敏)交伙食费,就交1000元。电脑查询就是没有秦永敏的名字。我就进去问里面的警察,他跟我说,秦永敏现在还没有接到检察机关解除会见限制的书面文件。他说,要接到书面文件以后,才能会见。我提了一个要求说,能不能帮他交伙食费?他说可以,他说你出去(交钱),就说是701可以了”。

李律师说,检察院人员称,办案检察官在外地出差,等回来后安排会见秦永敏。由于律师未见到案卷,因此不了解案情。李春华又向检察院案管中心查询秦永敏妻子赵素利的情况,但对方告知:从没有接到过有关“赵素利”的案子。

李春华律师在通报中表示,他代家属秦永昶为秦永敏交了1000元,代其朋友徐秦为秦永敏交了1000元的伙食费。中国人权观察秘书长徐秦对记者说,秦永敏被武汉当局秘密羁押一年半,最近才得知案件移送司法程序,对此感到愤怒:

“他(秦永敏)的妻子赵素利至今没有下落。因为他的妻子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被关一年六个月。现在(检察院)告知,不知道她在哪里,现在也不给律师会见。强烈呼吁,国际媒体和中国公民谴责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秦永敏夫妇”。

秦永敏于去年1月9日被武汉市青山区新沟桥派出所公安带走后,受到行政拘留十天的处罚。但拘留期满后,秦永敏并未获释。同年8月26日,武汉市公安局传询湖北宜昌异议人士石玉林时,通知书列明是因与“秦永敏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有关,要求石玉林配合调查。秦永敏从1970年开始被当局数度判刑、关押,入狱时间累计长达22年。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嘉华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