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洋

被警方抓走离奇死亡的中国人民大学硕士毕业生、环保学者雷洋(网络图片)

看了些关涉雷洋死亡的文字。据说雷洋的尸检已在进行中,不特“昌平警方回避了”,而且还有“公安大学专家监督”,那情形似乎于公众的意思是本案终于能得一个与公平正义无缝对接的结局。

实在不甚清楚这些文字的作者是无奈、无知或竟是无耻,是真的不清楚这是在怎样的人间-一总在杀死人的恶制度能回避得了吗!

冰冷的恶制度权杖下死人早就不算是什么新闻了,但早先被害死去的大都是些维权者或反抗者。这种死亡是总不与雷洋们的世界发生关系的,因而在这国内也常如一箭入海一一总无声无息的。

泰山崩,黄河溢,别人的非常死亡事件,总不能撼动一些人的好世界,哪口实却是冠冕堂皇的:不关心政治。这次却有了新的不同,常发生着的非常死亡是落在了“不关心政治”者们的头上一一也引发了别样的关注。

同样同情并哀伤雷洋先生一家的、令人愤怒难抑的、在这国里屡见不鲜的人祸灾难。于雷洋的嫡亲们,这是人世间最沉重的痛苦,这痛苦终生不得摆脱!无论此前这国中的公平正义现状是怎样的光明或黑暗,于雷洋一家的价值都是毁灭性的。但在这样的毁灭面前,在一个有目共睹的、人人心知肚明的常识性现状里一一在一个冷酷的专制机器面前,不幸的死难亲属们能要求到什么呢!

虽然雷洋死亡之前大家的世界是如此的不同,但这事件发生了后让人看到了些共同的东西,即对这制度性缺失公平和正义社会现状的深度不安。于是便有了几个人,甚而至于几群人的攘臂呼喊一一要求真相,也顺便絮叨着公平正义的要紧。

共产极权专制是当下中国所有的苦难和不义的本源,是所有的反正义、反人道罪孽肇起的根本导因。不公平、非正义,持续而普遍的、多如牛毛的具体的个体的悲苦命运,是这种恶制度所以生存的根本生命能量及条件,这本应是大家不当分歧的。然而,本次人祸之前大家世界的不同却是实在的。一部分人雷震不动地经营着个人的好世界,忽视了显而易见的、属于大家共同的危险一一无法无天而无恶不作的冷酷极权专制恶政。本次人祸灾难后,便使更多的遮覆在“不关政治”面相背后的麻木灵魂看到了另外一些原本即属于大家的共同一一这种恶体制下巴望公平正义及真相实在是缘本求鱼一一便是的个案中亦属幼稚的奢望。什么“昌平警方回避”咧,什么“公安大学专家监督”咧,哪都是于笨牛们的障目术。

是谁的“昌平警方”?是谁的“公安大学专家”!便是那“检方”又是谁的检方呢。今天的中国,若有谁不明白他们悉是夹在同一罪恶黑手里的指间物,哪真是笨的昏天黑地。访民徐纯合为恶警李乐斌枪杀后,不就有“公安大学专家”上央视咬定:人杀得正确,人杀的有理。而对终于不认同杀人是光荣正确的而坚持质疑者竟至凶残打压,且是“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邪恶气焰薰天赫地轰轰烈烈而干干脆脆,全队的文武鹰犬齐上阵一一谁要真相就收拾谁,迄今仍非法囚禁着一群彼时坚持要真相的人。

杀人恶警李乐斌们的凶残胆气绝非无本之木,在对这国有着怎样的公安部、有着怎样的“公安大学专家”的认知方面,他们比许多人要清醒的多。

一个个体生命,于特定的家庭或亲人而言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世界,但于共产极权专制的统治秩序而言一一有时实则就是一伙人甚至就是具体的杀人凶手要的秩序。任何个体的生命,都似随时可被风吹散的糠秕,便连“昌平警方”成员、“检方”人员也例外不了的。

想起前些年我曾接待过一对来京上访的老夫妇。一方面,是我所接待的、来自这冤民大国各地数不清的、为公权力祸害了的苦主中的一例,另则,隔去些时间的原因,对于俩位老人上访缘由惟能记忆个大概,但案件的基本事实脉络是不致偏谬的一一两位老人交谈中的理性及冷静于我印象极深。

于他们的不幸经历里,使那些正在雷洋事件中巴望着要真相、要正义的同胞们看清了,那些衣冠禽兽们杀完人后在背后是怎样地为我们安排“真相”的。

老先生是中共原哈尔滨市市长,老俩口是为冤死的三十多岁的警察女婿第十七次来京上访时访问了我。女婿是体育界退役后入警界的,死时是一个交警事故科长(名字不记),死后身长198厘米,可谓高大威猛,体质超常。然而,只因在一起普通的纠违工作中怨怒了个小官,仅几小时后便死在了反贪局。

作为科长,常规情形下他是不用站马路执勤的,偶尔到马路上找同事时意外地参与了一起“特殊”的纠违工作,没想到竟要了他的命。

他们拦下一辆故意违章且连牌都不挂的车,请对方下车接受处罚。不料对方按下车窗晃了一下证件说自己是反贪局的,态度非常蛮横不接受处罚。老人的女婿便上去强调违章必须接受处罚,对方竟说“你要敢处罚我,我两小时内就能要了你的命”。果不然,不一会,他在被反贪局以有人举报受贿为由的强制传唤过程中“心脏病突发而死”。

党的形象,社会稳定,许多情形下只是与凶手们串在一条线上蚂蚱的“领导同志”掩罪灭口的幌子(看看新近为他们自己披露的“河北王”张越专横的恐怖与冷酷。这种只能在偶尔的内斗中大权旁落后公众才能知晓的罪恶,有哪个在上掌权者的凶残及邪恶在张越以下一一其他贪污同类能打倒他便是证据。习对关涉要求彼辞职者的绑架于张越罪恶何异),人被杀死的当夜(实际情形是到了反贪局后在头上给套上了塑料袋,从脖颈上扎紧后活活闷死的。死者生前身份及家庭背景使他们有着得悉些真相的条件),市政法委“领导同志高度重视”,立即采取了两项“强有力”的措施。一是命令公检法三家组成“法医专家”小组,连夜解剖尸体并作出“心脏病猝死”的当地最“权威”的“法医鉴定结论”;一是将死者两个大家族的全部亲属带到一家五星级宾馆软禁起来。集体释放条件是:一,必须签字接受“心脏病卒死”的解剖结论;二,保证不告状、不上访。结果两个大家庭被关了很长时间,“政府花的钱不计其数”,老先生平静地说道。

亚伯拉罕·林肯认为,有什么样的人民才会有什么样的政府。在这个国家里,总有那么一部分人的“糊涂”是雷打不动的。新近显例如为“文革”招魂的“红歌会”这种庄严的荒唐丑剧在人民大会堂里弄得鬼影绰绰,这只是这奇葩国度近几年里为“文革”招魂的众多令人瞠目结舌的妖孽鬼蜮丑行中的醒目一例耳。在还不算小的声责势头面前,鬼魅们纷纷暂遮丑貌,出来分辩各自的无辜及清白,这更显出他们内心的卑鄙及无耻。更有如蚁的糊涂蛋外加职份内的鹰犬们操起一贯的老手法一一为习皇洗地,那些无耻的口实使人饭喷。

向来中国的权杖下总生出两类奴子或鹰犬,即傍上主子的或傍不上主子的奴子或鹰犬。从适者竞生论,前者的狡黠智巧远在后者以上。这一类人观颜觅色、揣摩主子的偏好及私念的本领更在后者以上。但不论前者或者是后者,他们的职份则同。主子襟怀什么卑鄙的热烈大望而又不便自说的,这一类奴才或鹰犬们总能默契合力适时恰当地使主子遂心,在雷洋死亡事件里,我们再次看到这种醒目的合力与默契,目的还是向来的一一牵导笨牛们的舆情而消抚背后主子的不安,后再蓄势待在下一个雷洋命案中表现(我更愿认为,当局对雷洋实为选择性蓄意谋杀,以转移巴拿马泄密事件里“姐夫”们的窘态)。

“不去庆父,鲁难未已。”现在赫然的现实情形是有着一个靠杀人来维持秩序的恶政权,这岂不是过往67年里的实在现实!接受这样的现实,便当接受随时可成了这维持秩序资材命运的现状。只要这样的秩序在,便不会使真相及公平正义真的显身,这是这民族过去67年里经历无数苦楚后得了的经验。寻找、要求这些东西的呼唤声越高,感情越当真,便离成了雷洋命运的危险越近。根本根绝这无时无处不在的、属于每个人危险的唯一出路便是大家合力掀翻这常杀人的坏制度,保卫我们和我们孩子们久远的安全和福祉才能成为现实。

2016年5月17日。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5/18/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