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被广州国保遣送上高铁。五六天前,我刚到广州吴律师住处,打算在这里休息十天半个月的,然后再找去处,因为头部伤还没有全好,需要修养。我卸掉手机卡,没有参与饭局,也没有见其他朋友,就是为了安静地休息一段时间,恢复下身体。今天上午,我出去买菜,结果遭遇大雨,耽搁在外面避雨。刚一走,又是大雨如注。我快跑几步,跑到一座大厦下避雨。结果刚停下来,就感觉眼前一阵发黑,站立不稳,我坐在台阶上休息并避雨,又过了好久,大雨才稍稍减缓。我冒雨回到吴律师处,马上躺上床休息。过了一会,吴律师来到我房间,跟我说:“果然是国保要赶走你。”

此前两三天,我已经知道国保在找吴律师,我当时就预感是我本人的缘故导致如此,另一位朋友和吴律师先后纷纷表示不大可能,因为没有人知道你在这里,且没有参与任何公共活动,但我心里一直犯嘀咕。我冒雨回来刚躺下后不久,吴律师也从辖区派出所回来,他说刚跟国保谈完。吴律师向我介绍:国保说你是公安部的监控对象,说上级指令你离开,而且今晚之前必须离开广东。在这个法律归零的时代,驱赶早已是一种“常态”。我不得不收拾东西下楼,跟着吴律师来到辖区派出所。里面坐着三个国保,其中一个被称为“徐大队”(姓氏不一定真实)的,身高约1米75,年龄约三四十岁,肤色较黑,说普通话,另两个年龄约三十岁许。国保驾车将我送到广州南站,当天的票已经没有了。后来,他们买了次日(5月21日)的车票,通过站内派出所将我通过特殊通道送上火车。上车后,火车就开动了。乘务员惊诧莫名:你怎么坐明天的车?我说是广州市国保强制遣送我上车的,我本来不想上这个车。乘务员和列车长都不知道“国保”是啥,一头雾水。

刘士辉2016年5月20日19时于高铁上

刘士辉:我再次被广州国保驱离广东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