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悔之:“爱国生意”在中国为何红火?

Share on Google+

2014-08-19

1996年,几个从日本曾经的畅销书《日本可以说不》一书中得灵感的年轻文人,用二十多天时间捣鼓出一本很神奇的书——《中国可以说不》。书中,这几个很讨厌美帝、小日本,公开发誓不坐“波音737”的作者将爱国主义大旗舞得呼呼作响(坐不坐波音747、777他们没说),民族自豪感直冲牛斗——他们这样告诉自己的同胞: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没半途中断、一直绵延五千年的文明古国;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对人类贡献最大:世界上的一切解放运动,无一不沐浴着中国思想的阳光;世界上的一切文明进步,无一不得惠于中国的功德。由此,他们号召同胞们不要在汉奸学者们的崇洋媚外言论面前丧失了民族自豪感和爱国主义激情,号召国人既要高度警惕美帝野心狼的阴谋和亡我不死之心,更要敢于对美、日为首的西方说“不!”……等等。

此书一出笼,很快风靡一时。“中国可以说不!”成为当年青年人中最励志的一句话。虽然有人很不屑地说此书是《日本可以说不》的拙劣摹仿,但并不妨碍它创下300万册销量的神话。作者和出版商打了场极为漂亮的经济翻身仗。

十二年后,作为《中国可以说不》的“升级版”,《中国不高兴》再度隆重推出,并迅速成为当年畅销书。当然,该书几个作者和出版商同样捞得盆满钵满。

再后来的《货币战争》同样如此……

于是不少人发现:只要高举“爱国”大旗,只要敢于对美、日为首的西方说“不”,不仅能赢得鲜花和掌声,雪花银子也随之滚滚而来!于是,像王小东、宋晓军、刘仰、宋鲁郑、张将军、罗将军、戴大校、芮主持一类高举“爱国”大旗,敢于对美、日为首的西方说“不”的文人、专家、记者、主持人便越来越多起来。

而凭《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一文“火”起来的年轻人周小平,则成为近年新涌现的“爱国”牛人——虽然他写文章的功夫很“悲摧”:所撰之文不但“通篇煽情忽悠,满纸荒唐言”,病句俯拾即是,更不懂逻辑为何物……但由于他极“爱国”,所以在国人中受欢迎的程度,着实让一些认死理的老夫子顿足捶胸:据人民网统计,《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一文仅在2013年6月14日至2013年7月11日之间,在博客、微博、微信、论坛等平台的阅读、转发量达7000万人次。从太多的评论中可看出:支持周小平者不在少数。在周小平个人博客和主旋律媒体网站中,支持者更是“东风压倒西风。”对此,“爱国天赋”极高、年纪轻轻却很成熟的小周在人民网做客时作出一副思想者神态感慨道:

“有这么多支持者,或许正是说明,爱国主义在这个时代并没有过时。”

上述一句话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奥妙无穷——一句“爱国主义在这个时代并没有过时,”既把他那塞满了私货的“爱国主义”认定为这个社会的“主流共识”,又巧妙地把自己定位在“爱国主义者”位置上。

再看一句同样“高水平”的话:

“有人说我是左派,五毛,我自己倒不这么认为,我就是个保守的爱国主义者。爱国,有错吗?”

真正后生可畏,快赶上外交部发言人水平了——一句“有人说我是左派,五毛,我自己倒不这么认为”,便将自己从“左派”、“五毛”阵营中切割;又一句“我是个保守的爱国主义者”,则进一步强化了“爱国主义者身分”;再一句“爱国,有错吗?”则再次暗中打了那些嘲笑、漫骂、朝他背影吐口水的人打一闷棍——对如此一位“爱国者”进行嘲笑、讥讽、漫骂,朝他背影吐口水,当然也就太不理性、太偏激、太不爱国了。

小周更“高明”之处,在于他“爱国”爱得很低调、很“原生态”——在人民网做客时,他这样告诉人们:“所以我周小平无数次的跟人讲:不是我有多爱国,而是由于人性和民族的天然存在,所以我只能选择和我的国家站在一起。”——先表明自己的爱国不是刻意装给大家看的,而是“人性和民族的天然存在”(莫笑这句话太令人费解,小周的语文就是这水平),所以“我只能选择和我的国家站在一起”,既使得他的“爱国”更原汁原味,更真实可信。

很多网友有鼻子有眼地嘲讽说:周小平这小子是假爱国,真营私——“黄网”开不下去了,便做起了“爱国生意!”如此“反动谣言”,确是有点杀伤力。为让众人相信自己不是在做“爱国生意”,而是真正“爱国”,当着人民网主持人,周小平差点指天发誓:“我看网上有人说我要去美国,我说我可以负责任的从人格上来讲(可能不是党员,否则他可能会”以党性保证“了),就算中国哪天特别动荡,回到一百年前我都不会离开这个国家!”

“爱国”爱到如此地步,怎不让太多“不明真相的群众”感动呢?如此“爱国”的年轻人,能赢得太多支持者也就不奇怪了。

有人说支持周小平的都是战斗在宣传战线的职业网评员们,不能说明什么。其实问题并不那样简单!——如果说网络虚拟空间支持周小平的都是宣传战线的同志们的话,只要稍为细心观察现实中经常接触的人,会发现持周小平相同或相似观点者太多。乃至多得让你要吃降火药!

话到这,便想起一件“吐血”的事:今年四月中旬的一个晚上,一位在广东阳江市一家银行工作的朋友打来电话吐露苦水,说最近的一个多月中,行长经常组织员工们学习周小平的文章《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不但学习,还要求每位参加学习者要写出心得体会……接着,这位朋友还告诉了一个“吐血”的现实:在单位中,赞同周小平观点的人占了绝大多数,我几乎成了孤家寡人,真正吐血!

周小平《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一文最火时,一位在中学任教的朋友在一次饭局中也说了一件“吐血”的事:他所在学校的同事们经常就周小平文章的观点进行辩论,结果发现支持周小平者竟站了七八成——虽然有些人也承认周小平的文章逻辑性很差,列举的例子很多太夸张,但却认为周小平“用心和出发点是好的”,是“爱国”的,所以“大方向是对的,要肯定这一点!”

前些日子,与一位在政府单位当差的老同学聊天时,他这样亮出自己的观点:“周小平的文章虽很多缺点,但他这年轻人很爱国,这就难得了。为何求全责备呢?”

时下中国,认为周小平、王小东、宋晓军、刘仰、宋鲁郑、张将军、罗将军、戴大校、芮主持一类人“很爱国”者实在太多。“爱国生意”不红火也难!

话到这,不禁又想起时下网络上流行的一个新词:“悲催!”——如果说那些每天被生计所困,无法从再学习中获取更多有益信息的普通民众容易被周小平一类人所忽悠是在所难免的话,读书人扎堆的政府机关、事业单位、教师群体,周小平一类人的文章、观点仍然大有市场,这就真正是“悲催”了!

有人说,周小平一类人的文章或观点之所以在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和教师群体中大有市场,是屁股决定脑袋而揣着明白装糊涂所致。窃以为,如此认定过于简单化——确实,周小平之流的支持者中,不乏“揣着明白装糊涂”之人,但真糊涂之人,要远远超过“揣着明白装糊涂”者!为何如此认定?理由是:对一个从娃娃开始便接受“吃水不忘掘井人,翻身不忘×××”一类的本末倒置感恩教育,以及非黑即白、“敌人亡我之心不死”意识形态灌输的人而言,进入社会后如果缺乏再学习自觉性的话,不但长期被扭曲的世界观极难得到矫正,思想和思维也极容易定格在一个僵死的模式之中。再加上历史真相长期被屏蔽,“真糊涂”便在所难免。——而当今中国体制内人士,绝大多数就是这类人。

真糊涂者如此之多,跟中国传统政治文化也有很大关系:在读书几乎成为普通阶层跻身体制唯一出路的现实下,自古以来,绝大多数中国人读书之目的,并非为追求真理,也非为“格物致知”,更非为了“思维的乐趣”,而是“学而优则仕!”再加上自秦始皇以来的两千多年间,中国政治生态一直极为恶劣。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严峻现实下,自古以来读书人一旦进入体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也就往往抛之脑后,而沦为庞大官僚机器上的齿轮和螺丝钉。不过有一点想指出的是:尽管如此,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之前,在长期的、深厚的儒家文化传统背景下,读书人(也就是中国语境下的知识分子)和官吏群体中还是不乏忧国忧民、匡世济俗情怀者。纵然在毛时代,读书人和官吏群体之中,胸怀乌托邦理想主义者仍然不在少数。只有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在乌托邦理想彻底破灭、举国面临空前信仰危机的条件下,中国的读书人和官吏群体,才普遍沦为彻头彻尾的极端利己主义者的。

而在21世纪的今天,在官场生态日益恶劣的现实下,对太多跻身体制内的读书人而言,不但理想、抱负成为迂腐的东西,连良知、正义、操守也成为奢侈品了:上班时间,极尽手段讨好上级;业余时间,沉迷于棋牌游戏、声色犬马。纵然有上进之心者,其精力和聪明才智,也非用在再学习以填充自己的知识缺陷上,更非用在忧国忧民上,而是用在如何投机钻营上。如此一来,思维的惰性便不断滋长,世界观便日益陈旧,思想便日益落后,思维便日益僵化……如此之下,不糊涂也难!

也正因为如此,现实中国经常可看到这样一个令人无奈的现象:面对脚下土地上举目皆是的不公;面对每天发生于眼皮底下的太多苦难和悲剧;面对周边随处可见的中国特色荒诞现象,太多读书人出身的体制内人士却视而不见;然而每看到台湾立法院吵架、打架,以及百万围城、学生占领行政院、立法院等新闻时;每当电视出现泰国和乌克兰等国家“民主乱象”的画面,他们或指指点点,或摇头叹息,或冷嘲热讽……之所以这样,既有屁股决定脑袋因素,也有世界观太陈旧、思想太落后、思维太僵化的因素。这就是周小平、王小东、宋晓军、刘仰、宋鲁郑、张将军、罗将军、戴大校、芮主持一类人的文章和观点在这个群体也大有市场的原因所在。也是“爱国生意”在中国特别红火的原因所在。

责任编辑:沈言

来源:共识网

阅读次数:82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