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鲁迅活在今天,他会说我劝青年人少看或不看中国电影,多看象《美国队长3》这样的外国电影。

一百年前盘在头上的那根老神辫据说迎风一甩能置洋大人于死地决无后生,只要洋鬼子敢犯我大清半步,一支刀枪不入的神辫敢死队可以小试牛刀让武装到牙齿的洋枪洋炮洋伙计们来多少灭多少一个个有的来没的回,雪我大清百年之牛耻正在此时。

百年之后的今天原以为我们的脑愤青会力挺国粹精品《百鸟朝凤》,不想上映三天今版滑铁卢血战中华情,千里狼烟万里哀鸿。

但是后来,当浩浩荡荡的八国联军携兵临津门,一场血战洋枪洋炮点到之处,我们的神辫大军还没挥辫,风潇潇雨菲菲人茫茫,所谓血肉之躯之刀枪不入皆为虚话。

中国人历来不缺坚守,中国电影一直在坚守,中国的意识形态坚守到了今天还在坚守。曾有说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生,的确是几千年过去了我们的阵地没亡,我们的信念没亡,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全新洋乐队嚣张西洋风,我们只有蓬头垢面的百鸟朝凤,我们只剩下散落的鸟勉为凤朝,我们何以为继。

这管英雄老炮儿吹出了最后的漫天血雨,天地动容人间苍凉,所有沉默的叹息找不到天明的出口,故人仙鹤落木潇潇滚滚长江水竟倒流,唯见山河披愁,鸟却枝头。

的确是一个年代的绝唱,绝的天高地凉。

我们可以跪求院线经理支持不朽的国货诗章,我们可以复制那年让《阿凡达》提前下架让《孔子》火山上架的今点绝活,我们还可以……该可以的我们可以了,不该可以的我们也可以了,很不该可以的,我们管它洪水滔滔的也可以了。

一百年了,那根老神辫韵归何处?

当年鲁迅大喊救救孩子,结果除了几根陈芝麻烂谷子没救活几个孩子,今天老酒葫芦说,要救孩子先救中国电影,要救中国电影得去西天取经,要去西天取经先破自家心经。

别信你的中国队长,中国没有队长。

2016-05-21/凌晨美兰湖

By editor